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行露  

2011-01-12 13:23:44|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厌浥行露,(1)               (讨厌道路两边的露水,)

岂不夙夜,                    (使我不能在早晚赶路,)

谓行多露。(2)               (只是怕沾上许多的露。)

 

谁谓雀无角?                  (谁说那麻雀儿没有角?)

何以穿我屋?                  (没角凭啥进出我的屋?)

谁谓女无家?                  (谁说你还没有成过家?)

何以速我狱?(3)             (又凭啥将我送进“牢狱”?)

虽速我狱,                    (就算你能送我进“牢狱”,)

室家不足!                    (想让我甘心我决不服。)

 

谁谓鼠无牙?                  (谁说那小老鼠没有牙?)

何以穿我墉?                  (没牙凭啥打穿我墙土?)

谁谓女无家?                  (谁说你还没有成过家?)

何以速我讼?                  (又凭啥将我告到官府?)

虽速我讼,                    (就算你将我告到官府,)

亦不女从。                    (我也决不会顺从屈服。)

 

 

(1)陈奂:“浥,湿也。厌浥,古语。厌、浥、湿,三字声同。”

(2)马瑞辰:“谓,疑畏之假借。......谓行多露,正言畏行道之多露耳。”

(3)朱熹:“速,召致也。”

(4)朱熹:“而求为室家之礼,初未尝备。”

 

 

浥(yi)邑     女(ru)汝

 

 

     诗出《诗经》《国风》之《召南》,对本篇的解读历来歧义颇多,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毛诗正义》有云:“《行露》,召伯听讼也。衰乱之俗微,贞信之教兴,强暴之男不能侵陵贞女也。”意思是说:《行露》这首诗,是歌颂召伯听讼断案的。当时之世,一些衰败混乱的习俗衰微,贞洁诚信的教化兴起,使欲行强暴的男子,也不能侵害凌辱贞洁的烈女。看来毛公也无法否认,该诗是写一个女子面对强势男子的施暴,奋起反抗所发出的一声怒吼;尽管我对毛公生拉硬拽的扯上召伯颇有微词,对扯上“衰乱之俗微,贞信之教兴”也无法苟同,但总体上来说,我还是比较认可他对此诗的解读方向。

    自古以来,对一些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咱们的文化就有“露水夫妻”一说。那么,被用来起兴全篇的“厌浥行露”一节就好解释了,女主人公一定是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秀色可餐,也可能在日常生活当中,她已经遭受过一些权势男子的骚扰和侵害,以至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连早晚道路边草叶上的露水都怕沾染,看来该女子虽然色艺俱佳,但明显不属于水性杨花一类,对爱情、对自己未来的夫君,她明显有着自己的判断和价值取向,哪怕你是一个有权有势,能将我送上公堂,而且能左右诉讼结果的“大人物”,我不爱你,我对你没感觉,我怎么会低下高傲的头颅,向你屈服?何况你已经有了家室,已经有了老婆,你还要处心积虑的想娶我给你做小老婆,这怎么可能?“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各两句,被用来做后两节起兴之用,同时也被用来形容那个猥琐的男子,就像麻雀和老鼠一样,到处穿墙打洞,沾花惹草。“谁谓女无家?”比较好解释,“何以速我讼”也不难说得通,唯独一个监狱的“狱”字,恐怕难住了不少学者大家;多数人都将它解读为“牢狱”,这样说,我也没什么意见,但我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还是将它打了一个引号,为什么呢?我揣测,女主人公恐怕是将那个欲娶她为妻的男人的家比喻为牢狱的吧?不管什么时候,真正的牢狱,只要是个人,就不会把它当做自家的厨房那么喜欢;而被娶进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的家,可不就是进了“牢狱”?否则,就算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法律条款不够完善,就算是那个社会已经开始男权至上,就算是那个男人惯于仗势欺人,巧取豪夺,也不至于像如今的一些“人民公仆”一样公权滥用吧?我一直相信,古代的人们信奉“离地三尺有神明”,就凭这一点,就吓退了多少非分的念头,就让多少龌龊肮脏的想法被扼杀在萌芽状态,而如今的人们,特别是一些“肉食者”,怎么就不信这些了呢?毛主席破除封建迷信的号召也有副作用哦。

    看看,扯着扯着,我就又习惯性的扯到对当今社会的不满上来了,咱早就不年轻了,干嘛还要强出头,当什么愤世嫉俗的愤青呢?好在有“古为今用”一说撑腰,咱捎带着说一两句也不为过吧。回到《诗经》中来吧,不知我这样的解读,有缘看到的各位是否明白?如果你也有了自己的发现,那不妨说出来咱们一起探讨,要知道,《诗经》成书的年代,可正是咱中国“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大好时光,你想说什么,几乎没有什么限制,也大概不会受到什么迫害;不像后来的时代,“文字狱”长盛不衰;更不像如今的网络,你说的话,你写的字,稍不留心,就有可能触犯了某些人的禁忌,动辄得咎。

    没办法,习惯了,不借着这块还算有几分产权的自留地,时时的发发牢骚,我觉得自己会被憋疯。所以,尽管会让您受委屈,我也顾不得那许多了,抱歉!

 

 

 

 

 

                                              2011.01.12.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