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雄雉  

2011-01-13 17:08:07|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雄雉于飞,                     (雄野鸡悠游的飞翔,)

泄泄其羽。(1)                (啪啪的舒展那翅膀。)

我之怀矣!(2)                (我所想念的人儿呀,)

自诒伊阻。(3)                (我和他却各天一方。)
  

雄雉于飞,                     (雄野鸡悠游的飞翔,)

下上其音。                     (上上下下的在鸣唱。)

展矣君子,(4)                (那个舒展的人儿呀,)

实劳我心。(5)                (害我不断地在怀想。)

 

瞻彼日月,                      (望着那太阳和月亮,)

悠悠我思。                      (我长久的陷入幻想。)

道之云远,                      (谁说道路又远又长,)

曷云能来? (6)                (何时才能来我身旁?)

 

百尔君子,(7)                  (你们这帮官老爷呀,)

不知德行。                       (有什么品德和修养。)

不忮不求,(8)                  (能不害人也不贪财,)

何用不臧?(9)                  (就算是有人的摸样。)

 

 

(1)陈奂:“隐元年《左传》:‘其乐也洩洩。’杜注云:洩洩,舒散也。与诗泄泄同。洩即泄字。”

(2)朱熹:“怀,思也。”

(3)毛亨:“诒,遗。伊,维。”

     朱熹:“阻,隔也。......而我之所思者,乃从役于外,而自诒阻隔也。”

(4)毛亨:“展,诚也。”

(5)陈奂:“实当作寔。寔,是也。此女望君子之词,言诚以君子久役之故,我心是劳也。”

(6)郑玄:“曷,何也。何时能来,望之也。”

(7)朱熹:“百,犹凡也。......言凡尔君子,岂不知德行乎。若能不忮害又不贪求,则何所为而不

     善哉。”

(8)朱熹:“忮,害。求,贪。”

(9)毛亨:“臧,善也。”

 

泄(xie)邂      诒(yi)移

 

    诗出《诗经》《国风》之《邶风》,表达了一个缠绵悱恻,凄清幽怨的女子,对常年奔波在外的夫君的怀念,也找到了害他们夫妻心悬两地,人各一方的原因所在。《毛诗正义》却说:“《雄雉》,刺卫宣公也。淫乱不恤国事,军旅数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旷,国人患之,而作是诗。”意思是说:《雄雉》这首诗,是讽刺卫宣公的。卫宣公日以淫乱为能事,对国家大事不管不顾,战争蜂起,军队调动频繁,男人们长期在外服役,导致国内女怨男旷,老百姓担心一直这样下去,会弄得不可收拾,所以做了这首诗。咱先不要说,诗中从头至尾就没有一个字提到了卫宣公,就算是这首诗最初的流传是在卫国,它针对的恐怕也不仅仅是一个卫宣公,“百尔君子”一句,就是明证。

    “雄雉”,也就是雄野鸡,体格健壮,羽毛华美,善跑能飞,是刀耕火种时代的最好猎物,用它来起兴和比喻自己的夫君,在那时候的女人眼里,大概与现在女人们常常吊在嘴上的“猪”、“心肝宝贝”一类的昵称,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由于战争的缘故,他们不是在前线刀兵相见,就是在保证粮秣辎重的运送途中,不管哪一种情况,他们都与自己的家人和妻子关山阻隔,常年不得相见;也正因为此,作为妻子的女人,也就只能常常面对“泄泄其羽”、“下上其音”的“雄雉”,感叹她与“我之怀矣”的“展矣君子”,常年“自诒伊阻”,而“实劳我心”了;只能在“瞻彼日月”的时候,幽幽的释放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悠悠我思”,在幻想中缩短了空间上的距离,与她的“展矣君子”作短暂的,虚幻的幽会了。但幻想和虚拟终究会有醒来的时候,而在醒过来的一刹那,她能不怨恨那些强迫她的“展矣君子”去上战场的“百尔君子”吗?“百尔君子”代表了一级又一级的统治者和官僚体系,在其位却从不注重德行培育,相反还变本加厉,变着法子的折腾人,变着法子的聚敛钱财,弄得国内民怨沸腾,国与国之间战火连绵,最后只好用有些无奈的口气,有些乞求意味的口吻,说出了:“不忮不求,何用不臧”,也就是你们若能够不害人不贪财,也就算是一个好人的判断。可见,自古以来,天下乌鸦一般黑,为官作宰的“肉食者”,从来就不会放下身段,体恤民情,因此,你我也用不着怨天尤人,对眼下活跃于官场的种种怪现状口诛笔伐了。对上了,那是你命苦,没办法,就算是你的一个劫难吧;侥幸躲过去了,就算是上天有眼;躲不过去,那也只好逆来顺受,忍气吞声;实在没办法,也最好不要针锋相对;所谓忍一时气,行万年船,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我知道,说这些多数都是废话;我也知道,作《诗经》一类的翻译和解读,与当今的流行背道而驰;这从我这里越来越冷落的门庭,就可以窥斑见豹;但我还是喜欢,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在写作中,当一个个见棱见角的方块汉字,被整齐的码放在电脑的桌面上的时候,我从内心深处体会到成就感带给我的喜悦,体会到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缘得遇的乐趣,于是,继续乐此不疲!

 

 

 

 

 

                                             2011.01.13.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