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干旄  

2011-01-14 14:47:38|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孑孑干旄,(1)                (打起招贤的旄旗,)

在浚之郊。(2)                (在浚邑郊外游弋。)

素丝纰之,                     (扎上洁白的素丝,)

良马四之。                     (再带上骏马四匹。)

彼姝者子,(4)                (那个贤德的人才,)

何以畀之?(5)                (让我拿什么给你?)

 

孑孑干旟,                     (打起招贤的旟旗,)

在浚之都。(6)                (在都城周围游弋。)   

素丝组之,                     (捆上洁白的素丝,)

良马五之。                     (再带上骏马五匹。)

彼姝者子,                     (那个贤德的人才,)

何以予之?                     (让我拿什么给你?)

 

孑孑干旌,                      (打起招贤的旌旗,)

在浚之城。(7)                 (在都城核心游弋。)

素丝祝之,                      (绑上洁白的素丝,)

良马六之。                      (再带上骏马六匹。)

彼姝者子,                      (那个贤德的人才,)

何以告之?                      (让我拿什么给你?)

 

(1)朱熹:“孑孑,特出之貌。”

     马瑞辰:“是古者聘贤招士,多以弓旌车乘,此诗干旄、干旟、干旌,皆历举招贤者之所建。”

     陈奂:“旄与牦同。《说文》:‘牦,犛(li)牛尾也。’”

(2)毛亨:“浚,卫邑。”

(3)闻一多《诗经新义》:“纰、组、祝,皆束丝之法。”

(4)毛亨:“姝,顺貌。”

(5)闻一多《诗经新义》:“畀之、予之、告之,告与畀、予义同。”

(6)陈奂:“周制,乡遂之外置都鄙。都为畿畺之竟名。其实削县皆有封邑。侯国封邑,亦在四郊之

     外,亦有县都之号。”

(7)陈奂:“是诸侯封邑大者,皆谓之都城也。”

 

 

孑(jie)节    旄(mao)毛    浚(jun)峻    纰(pi)皮    姝(shu)枢  

畀(bi)庇   旟(yu)余   告( gu)谷

 

 

    诗出《诗经》《国风》之《鄘风》。鄘(yong)这个字,对于大家来说恐怕都很陌生,这应该也是周王朝的一个封国。《鄘风》产生的地域,旧说一般以为是在纣城朝歌以南;但据王国维考证:“余谓邶即燕,鄘即鲁也。邶之为燕,可以北伯诸器出土之地证之,邶即远在殷北,则鄘亦不当求之殷境内,余谓鄘与奄声相近。......奄地在鲁。......而太师采诗之目尚仍其故名,谓之邶鄘。然皆有目无诗,季札观鲁乐,为之歌邶鄘卫,时犹未分为三,后人以卫诗独多,遂分隶于邶鄘。”王氏的见解比较可信,鄘地所在,当即周公东征所灭奄国,当在邶国以南,也就是现在的河北南部,河南北部,与鲁国毗邻,国家不算大,但流传到现在的诗歌,竟然有10首之多,令人叹为观止;而这首诗,通篇都以招贤纳士为主题,就更是让今天的我们叹为观止。你想,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家,竟然有如此的高风亮节,竟然有如此的坦荡襟怀,竟然有如此的胸襟气度,能不令人叹为观止吗?《毛诗正义》说:“《干旄》,美好善也。卫文公臣子多好善贤者,乐告以善道也。”意思是说:《干旄》这首诗,是赞美那些喜欢贤良的人的。卫文公和他的臣子多数都喜欢举荐有才能的贤人,乐于将很高的待遇给予那些贤良有才的人。对毛公这样的解读,我举双手赞成,虽然《鄘风》是从《卫风》脱胎,虽然这件事情可能并不一定发生在卫国。

    如果王国维老先生的判断没有错,邶、鄘二国,作为卫国的邻居,可是占了老鼻子便宜了。历史上的卫国,也并不为一般人所熟知,我所了解的一点关于卫国的知识,似乎都与荒诞淫靡相关,似乎都在说,卫国的风气并不太好,尤其是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然而,仅仅是因为《卫风》中的诗歌过多(三国《国风》加起来有39首之多),就匀出来一些,按在邶、鄘二国的头上,不仅使《卫风》达到了瘦身的目的,又使邶、鄘二国借由《诗经》,在中国的历史上占有了一席之地,那真是有些歪打正着的意味哦;历史,常常就是这样的吊诡,你想流芳千古,它偏让你淹没于历史的尘沙之中,遍寻无迹;你不想露出任何痕迹,它却又偏偏不让你湮没无闻,总会让你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崭露头角。

    然而,卫也好,鄘也罢,这打着高高的“干旄”、“干旟”、“干旌,”,扎上漂亮的“素丝”,带上一次比一次多的悬赏之骏马,大张旗鼓的“在浚之郊”、“在浚之都”、“在浚之城”,日复一日,不辞辛苦的去招贤纳士,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这得有怎样认真而负责的态度,才可以有类似的举动啊?这得是一个多么公而忘私,有悲天悯人情怀的官员之楷模啊?而且他作为一个统治者,最起码也是最高统治者的代表,那是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完全可以像今天的那些“肉食者”,占住了“茅坑”,窃据了高位,在那里欺上瞒下的装糊涂,打马虎眼;在那里朝九晚五的混日子,拿工资;完全可以饱食终日,尸位素餐,哪还用得着时时的担心,时时的在内心纠结,怀疑悬赏够不够吸引贤才的眼球?可咱的老祖先,还真就有人这么干了,按我的理解,“干旄”、“干旟”、“干旌”可能是用来招摇宣传的;但“纰之”、“组之”、“祝之”在其上的“素丝”,还有说明叫响的“良马”,在古代可都是不可多得的名优产品,相当于时下女人们神往的香奈儿或是LV,也相当于男人眼中的奔驰或是劳斯莱斯,货真价实,名满世界,真正的叫“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能人志士,垂涎欲滴;如此丰厚的诱惑,实在是太叫人感动了,实在是太叫人喜出望外了。反观咱眼前的这些乌龟王八,在公务员序列有个一官半职者,当然会想方设法的照顾自己系统内部人士的子女;在国有垄断企业有些权势的,当然也不会忘了老同事、老同学、老朋友,只要有机会,那还是用咱们自己的孩子比较放心不是?以至于今日之中国,“官二代”继续掌权,“富二代”继续数钱,近亲结婚,自体循环,纯粹就与封建社会的世袭制别无二致;“民二代”、“穷二代”呢?你们该种地的还是去种地,该要饭的还是去要饭,你要是胆敢犯上作乱,咱不但有专政机器等着,还有冠冕堂皇的法律伺候,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贤德有才能的人又怎么样,你以为你是诸葛亮呀?手摇鹅毛扇,口吟《隆中对》,酒酣高卧,就等着刘备那小子上门即可,你也不想想,从古到今,也就几个开国的流氓皇帝,有求于人的时候,才会放下身段去礼贤下士;而坐享其成的后来者,花天酒地,玩弄政治权谋还来不及呢,心的话:这玩意,让谁干不是干,有什么难的?吊个馒头,狗都会干,要你那些经天纬地的本事干嘛?既然不痴不傻的都能干,你怎么证明你就比别人高明呢?

    无以为证,就不能说明任何问题,那你还是继续高卧隆中,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吧,而这就是现实,任你是谁也无法改变。

 

 

 

 

 

                                            2011.01.14.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