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与时间和解  

2011-01-02 12:37:11|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转眼,在我敲这篇文章的时候,2011年已经缺失了34个半小时。世间的多数人都追求完整,都希望有一个完整且完美的人生;可是这世间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静静地矗立在那里,等待你享受这份完整。正如我们在很多年以前的地理课上所学的那样,宇宙在空间上无边无际,时间上无始无终一样,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时间都在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单向度流动着,一去不复返。“逝者如斯夫”,老夫子站在几千年前的河水面前感叹,想到的究竟是些什么,我们恐怕没有能耐一一呈现在你的面前,但当我们如他一样站在时间的河水面前,我们一样感觉到无可奈何,无可奈何到一种恐惧的程度;这种恐惧,有时候会叫我莫名其妙的浑身颤栗,仿佛前面就是深不可测的时间黑洞,会将我几十年来一点小小的成就,收纳的无丝毫踪迹可寻。

    童年是懵懂的年纪,对时间没有任何清晰的概念,基本遵从饿了吃、困了睡、玩腻味了此换彼、闹腻味了哭换笑的循环轨迹,一副混沌未开,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开心模样,似乎人生来就是盼望着过年,盼望着新衣服,盼望着美味佳肴,而时间最好是加快脚步,快一点的流逝,才对得起我们对它的依赖和尊重,并以此存留在你我的记忆当中,成为每个人人生当中从来都不曾忘怀的经典。长大一点的时候,开学的钟声,成为系在我们头上的笼头,教室门的开关闭合,晨昏午晚的按部就班,将时间切割成一块块属于语文、数学、物理、化学、音乐、体育等的独立时段,让我们开始对时间有了一些了解,但了解也仅仅是了解而已,我们仍旧习惯性的做着过年疯玩疯乐的梦,做着邀朋约友、男羞女涩、青黄不接的游戏。紧接着就是上班了,那时候20郎当岁,就像刚刚升起一竿子高的太阳,光芒四射,精力旺盛,不时的就想将那些无处发泄的、多余的东西,向这个世界进行一番释放和排泄,哪还顾得上搭理时间这个无形的、抽象的、稀奇古怪的东西?花前月下,男欢女爱,前程无限,选择无穷,时间就应该是自己的奴隶,就应该任由自己摆布,一切都会以自己为圆心,又怎么会对时间产生哪怕是一点点的怜悯和体恤?结婚生子可谓一个坎儿,婚姻最初的激情和家庭生活的新鲜劲儿过了以后,我们回头一看围城之外,生活的自由,青春的尾巴,都还在原地向我们抛来摄人魂魄的媚眼;而等到有机会、有心情、也有一点深度的时候,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一下那个属于自己创造的生命,才恍然发觉时间不饶人,发间隐隐冒出的头皮,额上平添的皱纹,再环顾一下周围的柴米油盐与鸡毛蒜皮,你可能还是会有一张煮熟了的鸭子的嘴,但在没人打扰的深夜,你会不会在时间老人的面前,感觉到脊背发凉呢?孩子在一天天成长,岁月在一天天流逝,人到中年,奔四望五的阶段终于不请自至,鬓角发际闪烁着的银亮白丝,尽管在每次的理发过程中,都请巧手的小姑娘做了最适当的处理,终究还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就算是最高端的染发剂,也还是改变不了发根无法恢复的苍白,用不了几天时间,那些触目惊心的底牌,一样会呈现在众人的面前,一览无余;而在这样无情的现实打击之下,你还会从内心深处,渴望着过年的红火与热闹吗?同龄人在一起,实际上就是彼此的一面镜子,在对方身上,你所看到的无非是自己的老之将至,你还能对时间无动于衷吗?心底里的一声长叹过后,大家或是彼此都心照不宣的会心一笑,或是化成一句习惯性的问句:这不刚过完年嘛,怎么又要过年?

    时间,在我们的心中越来越像一块沉重的砝码,度量着人生的轻重偏向;死亡作为终极,已经急不可耐的将重心拉向属于它的那一端,并且不可逆转;成功者自然可以志得意满,但失败者也无须灰心丧气,更多的,既谈不上成功,也算不上失败的普罗大众,就更没必要将自己上升到哲学的高度,面对时间的河流,发出类似于孔夫子一样的感叹;因为大家都经历了生活的风风雨雨,都知道生活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我们只需要在生活之余,放松身心,大胆的拿起昨日的兴趣,过往的爱好,在属于自己的天地里,开拓奋进,纵横捭阖也就够了,夫复何求?

    时间的单向度,决定了它的不可逆转。既然这是无法改变的,那我们就应该顺应时间的秉性,与时间讲和,给自己空间,在耕耘的快乐之中,淡化清晰的方向,淡化功利的目的。我之为文亦若此,不怕大家笑话,我的文章多有率性而为,随便涂鸦的成份在,没什么一定之规,也说不上什么固有的框架,有兴趣,坐在这里,叮叮咣咣的敲一通;贴上去,愿意看的瞄一眼,不愿意看的尽可以三过家门而不入,这有什么关系呢?你觉得时间是最重要的,人家为什么不可以觉得空间才是最重要的呢?如此而已。

    时间的长河里,我们只占有其中的一小段,短暂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我们并非没有行走过;空间的维度里,我们可能只是一介微粒,渺小到几乎可以视若无睹,但我们肯定无疑的存在过。

    我们走,在时间的长河中,尽量搅动属于我们自己的波澜,但绝不惹恼它。

 

 

 

 

 

                                               2011.01.02.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