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瞬间  

2011-01-03 15:13:24|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瞬间,究竟有多短?这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时间计量单位,含混,却又是那样的精确,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准确的度量,也就是眼睛一眨的功夫吧。当然,眼睛一眨的那点时间,到底又是多长,一般人是不好给它一个明确的定义,何况每个人的眼睛有大小,眨一下眼睛所走过的距离有长短,眼睛的润滑程度也是不能不考虑的因素;但这段时间毕竟很短,短到没有人会去认真细分的程度;比如说我,眼睛小一点,眨巴一下眼睛,恐怕就比一般人所花的时间要短。我们不是西方人,对待此类问题,我们的处理方式一般都是能模糊的就模糊;模糊未必是坏事,清晰也未必就一定是好事,但在一些命运攸关的重要时点,瞬间,绝对是一个不可马虎的时间段。

    往大了说,宇宙的爆炸,地球的诞生,国家的存亡,战争的胜败离不开瞬间的决定;往小了说,原子的碰撞,草木的荣枯,蝼蚁的繁衍,生命个体的孕育也有瞬间在作怪;世间万事万物,似乎都离不开一瞬间的决定。由此,我们又如何敢小看这每一个可以忽略不记的“瞬间”呢?

    网友“顺其自然”,在我昨天的一篇日志《与时间和解》后面,写了这样的一条评论:“从哲学的根源来看,时间本来是不存在的事物,这是人类自己规定的刻度,因此也是人类永恒的宿命。”他将这个即抽象又很具象、既没有任何踪迹可寻,又无时无刻不存在于我们身边的诡异物件,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没错,时间,在某种程度上说,可以说是人类套在自己头上的一具枷锁,并将一直戴在自己的头上,不可能有片刻卸下的功夫,不可能有松一口气的任何机会。可我们都是普通人,不是我小看活跃于我身边的普罗大众,我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对哲学恐怕都是粗通六窍;哲学可以是一个饭碗,但相对于多数人来说,饭碗又绝对不可能与哲学有关,至少是不可能与哲学直接相关。

    还是以我自己为例吧。在我小学毕业典礼的那一刻,作为孩子,我们当时都沉浸在一种庄严和肃穆当中,初次感觉到了什么才有可能被叫做神圣;然而就在那一瞬间,十多公里以外,我的母亲正经受着生命即将结束的熬煎,事故发生的一瞬间,母亲会有本能的挣扎毫无疑问,但一切都已经被注定,在这一瞬间,母亲的生命在瞬间消亡,不可逆转;在这一瞬间,母亲的母亲,我的外婆将失去她的长女,心痛如割;在这一瞬间,我们兄妹四个将失去家慈的呵护,塌下半边天来。当母亲的遗体盖着一床被单,被陈放在那里之前,相对于母亲来说,她的时间已经就此停止;相对于外婆来说,本就伤痕累累的生活,又将被撒上一把咸涩的盐巴;相对于我们来说,人生的甜蜜尚未品尝,漫长的痛苦却就此开始。如果我们知道这一瞬间将会发生,我说的是如果,不要说我们,就算是与我们毫无关联的陌生人,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可这一切,在那一瞬间还是发生了,这就是宿命,瞬间的宿命。

    工作以后,其实命运待我不薄。仅仅一年多一些的时间,我在油田基层干最基础的修井,其后便很快跳出了体力劳动的范畴,几年之后,更是得到了当时油矿领导的赏识,成为一个令许多人羡慕,从事文字写作的企业干部,也就是现在俗称的“白领”。一个连入党申请都还未交,更谈不上组织培养对象;一个连工作关系都还未转,却已经被正式下文任命的毛头小子,岗位却在一听就会叫许多人肃然起敬的党委办公室,这中间不知道有多少个决定我命运的瞬间在发生。然而,多年以后,在我知道了许多幕后的暗箱操作细节以后,我还是不由得震惊了,震惊于那一个个诡异的瞬间。当时,我的文字水平大概是羊群里的骆驼,鸡堆里的凤凰吧,厂办打过我的主意,工会办公室也动过我的心思,一份材料打响以后,局宣传部也有直接抽调的动议,但最终还是油矿党委办公室先下手为强,近水楼台先得月,将我的命运用一份正式的文件,在一个我没有任何知晓的瞬间,就牢牢的拴在了它的羽翼之下。据说,时任党委副书记的某人,还对知道一点内幕的所有相关人士说了:任何人不能将这些消息透漏出去,谁要是说出去,让***知道了,我就拿谁是问云云。就是这样一个瞬间,我的命运再次被无情的决定;就是这样不经意的一个瞬间,让我的人生从此有了一个不一样的改变。要是去了厂办,对行政工作更有兴趣的我,会不会更容易出成绩呢?要是去了工会,善解人意的我,会不会又是一番气象呢?要是去了局宣传部,毫无疑问我的接触面会更高更广,自然不会与留在油矿同日而语。然而,我的命运还是被瞬间所决定,以至于几年后,我像一个怀着深深恐惧的逃兵一样,离开那个消磨了我三四年青春的部门的时候,我内心深处,在一个瞬间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释放。

    瞬间的决定,往往只有在许多年以后才能得到检验。折磨着我的办公室文员生活,使我疲惫无力,情绪低落,无精打采;记得是一个上午,快下班了吧,同在一个楼层办公的组织科科员,我非常要好的朋友拿着一张纸匆匆走过,我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他也只是随口告诉我,1994年的成人高考名额分配下来了。我突发兴趣,借关系之便,作为局外人,第一个看到了这个应该属于部门机密的东西,并对他说:陕西工运学院——市场营销专业的这一个名额,非我莫属。尽管其间也有过一些波折,尽管离考试已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我在这之前没有一点点的准备,连复习资料也是临时抱佛脚,从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士那里借的,但我有不错的基础,终于还是以不错的成绩如愿以偿。两年毕业后,回到原单位,对市场营销没有任何认识的劳资部门的官僚们,又是一瞬间的决定,将我打发到了他们认为最合适的单位,也就是我最后买断工龄的那个“三产”单位。由于他们一瞬间的决定,由于与单位领导的意见分歧,当然也不乏自己的原因,我在那里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三年多时间,前景茫然的我,无所适从,经过深思熟虑,经过反复权衡,又是一瞬间,我决定买断,走自己能够左右的路,未尝不可。

    买断工龄,现在用理智的眼光看,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好在我一开始就有目标,瞄准了原单位在邻近城市的一处房产。2000年,房地产还处在萌芽状态,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样的大城市,恐怕也没有人敢断言它一定会有什么光明的前景;我也不敢夸海口,说我就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耐,只是考虑到买断之后的生活,咱总得吃饭不是;考虑到当时的价格,基本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考虑到房产所处的临街位置,模模糊糊感觉到将来一定会有不错的升值空间而已。一种朴素的直觉告诉我,这样的一栋房产,仅仅是三套居民住宅的价格,虽不一定是便宜,但绝对不可能亏本。基于这样的认识,前后两三个月的谈判,不知道又经过了多少惊心动魄的瞬间,尘埃落定,签字画押,大功告成。又是一瞬间的决定,延续至今,使我不但生活无忧,似乎还一脚跨进了小老板的行列;使我不仅可以成天优哉游哉,而且可以自由支配时间,捡起我这个搁置多年的爱好,与文字为友,与网络为友,将一个简简单单的生活过得风生水起,我当然可以无憾了,甚至可以自豪的说一句:这样的生活,就是我要的!

    瞬间,就是这样无数个决定命运的瞬间,摆弄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瞬间,就是这样无数个决定命运的瞬间,让宇宙成了现在的模样,地球成了现在的景象,国家成了现在的格局,生命个体成了现在的状况,面对如此的诡异,还有人会对此无动于衷吗?

    与时间和解,与瞬间和解,顺应时间的摆布,在不可能之间找到瞬间的可能,我们必将受益匪浅。

 

 

 

 

 

                                                2011.01.03.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5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