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鸨羽  

2011-02-24 11:12:53|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肃肃鸨羽,(1)                (大雁“肃肃”的扇翅膀,)

集于苞栩。(2)                (群集于丛生的栎树上。)

王事靡盬,(3)                (公家的差事没有个完,)

不能艺稷黍。                   (让我不能在家种食粮。)

父母何怙?(4)                (我父母拿什么来依傍?)

悠悠苍天!                    (无边无际的老天爷呀,)

曷其有所?                    (哪里有我安身的地方?)
  

肃肃鸨翼,                    (大雁“肃肃”的扇羽毛,)

集于苞棘。                    (群集于丛生的枣树上。)

王事靡盬,                    (公家的差事没有个完,)

不能艺黍稷。                  (让我不能在家种食粮。)

父母何食?                    (我父母拿什么来吃饭?)

悠悠苍天!                    (无边无际的老天爷呀,)

曷其有极?                    (这到何时才有个收场?)
  

肃肃鸨行,(5)                (大雁“肃肃”的排成行,)

集于苞桑。                    (群集于丛生的桑树上。)

王事靡盬,                    (公家的差事没有个完,)

不能艺稻粱。                  (让我不能在家种食粮。)

父母何尝?                    (我父母拿什么来奉养?)

悠悠苍天!(6)                (无边无际的老天爷呀,)

曷其有常?                    (啥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1)朱熹:“鸨,鸟名,似雁而大,无后趾。......民从征役而不得养其父母,故作此诗。言鸨之性

    不树止,而今乃飞集于苞栩之上。如民之性本不便于劳苦,今乃久从征役,而不得耕田以供子

    职也。”

(2)朱熹:“苞,丛生也。栩,柞栎也。”

    毛亨:“集,止。”

(3)王引之:“盬者,息也。”

(4)毛亨:“怙,恃也。”

(5)朱熹:“行,列也。”

(6)朱熹:“常,复其常也。”

 

 

鸨(bao)保    苞(bao)包    栩(xu)许    盬(gu)古    怙(hu)户    行(hang)杭

 

 

    诗出《诗经》《国风》之《唐风》,国家役使百姓,差遣没完没了,以至于都无法奉养老迈的爹娘,让被役使的人们如何能不怨声载道?《毛诗正义》虽然没法否认百姓的呼声,却又有点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鸨羽》,刺时也。昭公之后,大乱五世,君子下从征役,不得养其父母而作是诗也。”意思是说:《鸨羽》这首诗,是讽刺当时当世的。昭公之后,连续五任皇帝致使国内大乱,一些身份比较高贵的“君子”,也被强迫放下身段去作征伐的后勤工作,没有办法奉养父母双亲,所以做了这首诗。是这样吗?我们不排除个别高贵的“君子”会被国家征用,去做被役使的苦力,但其中的主力无疑是底层的百姓;百姓不会作诗,但肯定也有不少的能人,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那些“农民诗人”、“草莽歌手”一样,如我等一般无二上不了台面的“半瓶子醋”、“半吊子爱好者”,奓着胆子弄两句“顺口溜”,“打油诗”我看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一直有这样的疑问,《诗经》的原型,一定不是现在的模样,只是经过孔老夫子以及后世文人学者的删减润色,才变得像现在一样晦涩难懂了。

    《诗经》当中,运用比兴手法来一咏三叹的比比可见。大雁,是一种群居动物吧,用它来起兴,跟那些被役使的人们集体劳作是不是很像?大雁扇动翅膀,发出“肃肃”的声音,跟人们干活时的动作,干活时发出的声音又有多大的区别呢?战争,不可能总是停留在一个地方吧?总是要活动的吧?与大雁从栎树、枣树飞到桑树上,本质上并没有多少不同。转移的时候,人们不也如大雁一样排成行列?这样形象而贴切的起兴手法,如果没有长期的生活体验,没有塌下心来浸润其中,闭门造车,我看还没几个人有这等本领。“王事靡盬”一句,看上去非常的文言,非常的晦涩,尤其是“靡盬”一词,简直叫人不知所云,我揣想,这应该是一句方言土语,意思大概与“没完没了”相同。后面的几句不太难懂,“怙”,有依恃的意思,“食”不用讲,“尝”可以引申为奉养;“艺”可以理解为“手艺”,“手艺”做什么用?当然是用来种庄稼的;“曷”比较灵活,根据后面所要表达的意思,翻译成“哪里”、“啥时候”都没问题,“所”有住所之意,“极”有极限之解,“常”自然说的是正常了。这样一掰扯,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认同,但我想应该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读了这首诗,不知道大家会有怎样的感想,就我来说,深感当今的时代已经足够幸福了。我们是要纳税,税负的沉重程度,也的确叫人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但我们不用像老祖先一样,每天早上还没醒来,鼻子里闻到的是血腥,眼睛里看到的是伤口吧;不用像老祖先一样,一起身挥动的就是刀光剑影,一入梦也少不了枪林弹雨吧。对于咱老百姓来说,战争这玩意,带来的不是利益,没有什么好处,脑袋掖在裤腰带上夺取的政权,与你有关吗?付出了血与汗水抢来的地盘,能让你的餐盘中丰盛几何呢?我反对战争,无论什么意义上的战争,正义的、非正义的,师出有名的、师出无名的一切战争,都在我的反对之列;尤其是诱导、裹挟或是强迫老百姓加入的战争,不管它披上怎样华丽的外衣,都掺杂了一些人的勃勃野心,一些人的个人目的,有时候,这种成份还占了相当大的比重。相安无事多好,就算是有纷争,坐下来谈,有什么不可以解决?就算是无法避免,也还是适可而止的好,不一定非要搞得双方头破血流。实在要打,你们找一封闭的空间,自个儿去打好了,放老百姓一条生路,成吗?

    我知道这是做梦,所以,趁现在的好时光,抓紧时间享受码字、偷菜、斗地主的乐趣。有些颓废,但总比美国政客和我们当中的有些人,一门心思的挑事端,整人好吧。

 

 

 

 

 

                                              2011.02.24.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