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汝坟  

2011-02-27 17:12:50|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遵彼汝坟,(1)           (我走在那汝河的堤岸上,)

伐其条枚。(2)           (把眼前挡路的枝条砍光。)

未见君子,                (却还是看不见那个人儿,)

惄如调饥。(3)           (愁得如清早的饥肠在响。)

 

遵彼汝坟,                (我走在那汝河的堤岸上,)

伐其条肄。(4)            (把新生的枝条也砍个光。)

既见君子,                (我终于看见了那个人儿,)

不我遐弃。(5)            (他没远远地把我扔一旁。)

 

鲂鱼赬尾,(6)            (鲂鱼游呀游累红了尾巴,)

王室如毁。(7)            (官家的差遣像火样可怕。)

虽则如毁,                (尽管差遣像火一样可怕,)

父母孔迩。(8)            (你也不能不将父母牵挂。)

 

(1)王先谦:“《鲁》、《韩》说曰:‘遵,行也’”。

    毛亨:“汝,水名也坟,大防也。”(汝水,在今河南省临汝县至新蔡县一带。)

(2)闻一多《诗经新义》:“枚之言微也。......故枝之小者谓之枚。”

    孔颖达:“大木不可伐其干,取条而已。枚,细者。可以全伐之也。”

(3)陈奂:“《释文》引《韩诗》作愵。《方言》:‘愵,忧也。’《说文》:‘愵,忧貌,读与

    惄同。’《释文》:‘调又作輖。’......其义训朝,谓即朝之假借字。古人朝食曰饔,夕食曰

    飨。朝饔少阙,是为朝饥。”

(4)闻一多《诗经新义》:“《传》曰:‘斩而复生曰肆。’案:斩而复生之枝,亦小枝。”

(5)毛亨:“遐,远也。”

    孔颖达:“犹云不遐弃我。”

(6)毛亨:“赪,赤也。鱼劳则尾赤。”

(7)毛亨:“毁,火也。”

(8)马瑞辰:“盖王政酷烈,......言虽畏王室,而远从行役,独不念父母之甚迩乎?”

 

 

惄(ni)匿    赪(cheng)称

 

 

    诗出《诗经》《国风》之《周南》,一首十足的怨妇怨歌。对于这样明显的主旨,《毛诗正义》仍然认为:“《汝坟》,道化行也。文王之化行乎汝坟之国,妇人能闵其君子,犹勉之以正也”;意思是说:《汝坟》这首诗,是歌颂道化通行天下的。文王的教化之道,在汝坟一样的边远小国得到推行,连妇女都能够鼓励其丈夫以国事为重,勤勉王事,不可懈怠。不是我小看女士们,也不是说当时的女士当中,就没有人写得出如此高水准的作品,相反,我认为作者是女士的可能性还比较大,因为只有身在其中的他们,才会有如此真切、如此细腻的体验。

    “遵彼汝坟,伐其条枚”,首章一开头就交代了,在高高的汝河大堤之上,有一位凄苦的妇女,正执斧割草砍柴。采樵伐薪,属于重体力劳动,应该由男人担负的任务,现在却让本应在家织补浆洗的妻子来承担,究竟是什么原因?随后便是答案:“未见君子,惄如调饥”句,从侧面道出个中缘由,她的丈夫要么是久已在外服役,要么是苦于国事差遣,已经多日奔波在外,总之一句话,因为丈夫不在身边,才让这位女士如此的劳苦,如此的憔悴,如此的无精打采。以至于早晨起来,无心炊事,饥肠辘辘;这句明面上的意思是无人关心,肚子有点饿;而在古代,“朝饥”还有一层隐含的意思,往往被引申用来作男欢女爱时的隐语;既然丈夫常年在外,可怜的女人无法享受到来自丈夫实质性的眷顾和关爱,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第二章,“遵彼汝坟,伐其条肄”句,与首章前两句只有一个字的改变,似乎有简单重复之嫌;“肄”,是指树木砍伐后新长出的枝条;新枝条长出来需要一年的时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一个字的改变,就告诉了我们一个一年已经过去的信息,岁月轮转,放在历史的长河中,一年实在是有些微乎其微,但对于过日子的老百姓来说,就算他们是感情不怎么深厚的米面夫妻,恐怕也没有人敢熟视无睹;如此忧愁悲苦的生活,到底有没有个头啊?岁月漫漫中的期待,都快让一个人绝望了,此刻却意外出现“君子”归来的身影!“既见君子,不我遐弃”句,一般人都认为是:久役的丈夫终于归来,仍如从前一样想我、爱我,也从没有将我远弃。我也不敢放肆,将人家的理解一概推翻,只是我觉得生活中,意外之喜虽然有,但那多是小概率事件,没有什么必然性。我宁可相信这是妻子的幻想,也没什么像样的理由,主要是缘于女士们那远高于男士的联想能力,常常将一件还没有影子的事情,弄得跟真的一样。

    第三章,《诗经》中惯见的起兴手法再次出现,用鲂鱼游食累红了尾巴,告诉我们她的丈夫也是如此的辛劳;而之所以辛劳,完全是由于官家可怕的差遣;但不管官家的差遣如何可怕,哪怕是如火一般教你难以控制,你也该回家来看看父母吧。“虽则如毁,父母孔迩!”的意思,我想这样来解释才更为贴切;女士们说话,一般都不会直奔主题,往往都会绕一个很大的弯子;诗作者在这里玩的是同样的手法,她很想念自己的丈夫,很想重温两个人卿卿我我、恩恩爱爱的夫妻生活,但她又不直说,而是将父母亲情推到了前面,要求你回家看望父母,可以说是最冠冕堂皇的理由,而盼望丈夫回家来,夫妻团聚才是她真正要表达的意思。而这也正是我认为该诗作者应该是一位女性的最重要的理由。

    描写汝州风土人情的《汝坟》一诗,用语简洁,比喻奇特,绵绵思念和缕缕哀怨缠绕其中,弥漫于字里行间,纯情感人,女性色彩浓郁,女士们读了或可一掬同情之泪,男士们也该为此而唏嘘一番,少见的儿女情长一把了。

 

 

 

 

 

                                            2011.02.27.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