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羔羊  

2011-03-04 15:36:39|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羔羊之皮,(1)                (穿着那羔羊皮的皮装呀,)

素丝五紽。(2)                (白丝线横的竖的缝起它。)

退食自公,(3)                (吃罢公饭这就下朝回家,)

委蛇委蛇。(4)                (悠闲的晃荡着咱多潇洒。)

 

羔羊之革,(5)                (穿着那羔羊皮的皮革呀,)

素丝五緎。(6)                (白丝线横的竖的缀起它。)

委蛇委蛇,                    (悠闲的晃荡着咱多潇洒。)

自公退食。                    (吃罢公饭这就下朝回家,)

 

羔羊之缝,(7)                (穿着那羔羊皮的衣服呀,)

素丝五緫。(8)                (白丝线横的竖的连起它。)

委蛇委蛇,                    (悠闲的晃荡着咱多潇洒。)

退食自公。                    (吃罢公饭这就下朝回家,)

 

 

(1)孔颖达:“小羔大羊,对文为异。此说大夫之裘,宜直言羔而已,兼言羊者,以羔亦是羊,故连

    言以协句。”

(2)毛亨:“素,白也。”

    陈奂:“五,古文作X。当读为交午之午。”

    严粲:“紽,缝也。缝音逢。”

(3)马瑞辰:“按宝应刘履恂据《春秋》襄二十八年左传,公膳日双鸡。杜注卿大夫之膳食,释为公

    家供卿大夫之常膳。以退食自公,谓自公食而退。较《集注》以退食为退朝而食于家为善。”

(4)马瑞辰:“委蛇二字叠韵。毛公以为行有常度,故云:‘行可从迹。’从迹,即踪迹也。徐行者

    必纡曲。......徐行有度则必美。故委蛇又有美义。”

(5)马瑞辰:“革、鬲,古同音。革,当为鬲裘(合为一字)之同音假借。《说文》:‘鬲裘,裘里

    也。......古者裘皆表其毛而为之里,以附于革,谓之鬲裘。’”

(6)毛亨:“緎,缝也。”

(7)朱熹:“缝,缝皮合之以为裘也。”

(8)方玉润《诗经原始》:“总,合众皮为一也。”

 

 

紽(tuo)驼    蛇(yi)夷    緎(yu)域

 

 

    诗出《诗经》《国风》之《召南》。初读这首诗,我的眼前就有一个鲜明的人物在活动;一个衣锦着绣,外罩羔羊皮大氅的“公务员”,从专门供官员就餐的餐厅里吃饱喝足以后,擦着嘴巴,口衔一根牙签,背着手,挺着便便大腹打街上招摇而去。那副志满意得的嘴脸,那种相对于“屁民”的优越感,那种目空一切、睥睨众生、踌躇满志、洋洋自得的满足感,叫我们这些吃不着葡萄的狐狸,顿生厌烦。《毛诗正义》却说:“《羔羊》,鹊巢之功致也。召南之国化文王之政,在位皆节俭正直,德如羔羊也。”意思是说:《羔羊》这首诗,有着喜鹊巢一样的功效(这句的翻译我实在没有把握,权作一说吧)。召南国实行文王教化之道,使在位的官员们全都节俭而正直,德行有如羔羊一般温顺和蔼。我不知道毛公他老人家有着怎样的追求和志向,是怎样的一种性格,有着怎样的人生历练和体验,但我非常的理解毛公,毕竟他所处的那个时代,言论自由的程度,还远无法与现代文明的社会相比,何况,毛公是文化人,“学而优则仕”,他难道不想混个一官半职?难道不想混到如诗中所言的官员一样,天天胡吃海塞,白吃白喝?说点好话准没有错,不定哪时侯让吏部或是皇帝老儿看了,一高兴就赏咱一顶乌纱帽,多好!人性的缺陷谁都无法避免,我也不例外,而且时至今日有越来越强烈的做官欲望,搅得我食不知味,睡不安寝。这样一想,再看毛公及后来的许多人对《诗经》不惜笔墨的粉饰,甚至到了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程度,也就可以理解了。

    可疑的是,清代以前那么多的文人学者,竟然大多都认为这首诗要么是赞美在位谋政之人的。而所赞美的内容,有的说是纯正之德,如薛汉《韩诗薛君章句》就说:“诗人贤仕为大夫者,言其德能称,有洁白之性,屈柔之行,进退有度数也。”有的说是节俭正直,宋代大儒朱熹在他的《诗集传》里有说:“南国化文王之政,在位皆节俭正直,故诗人美衣服有常,而从容自得如此也。”《诗经》的作者,我认为多数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淳朴善良没得说,但你让他无缘无故地去赞美那些压榨他们的“官大爷”,可能性微乎其微。我们不能迷信专家学者,古代已经扬名立万多年,已经盖棺论定,确有非凡成就,令后人高山仰止,放下前蹄子来追赶也难望其项背的高德大儒,对他们,我们也没必要亦步亦趋,他们的有些说法,一样会牵强不可信。方玉润,著作《诗经原始》,此人我不大熟悉,大作也未曾拜读,但他对前人批评的批评,有这样两句话——“固大可笑”、“附会无理”,我还是比较认同的。《诗经》批评,一直有“美”、“刺”两说,就这首诗来说,从字面上你很难找到“刺”的蛛丝马迹,但你若能站在诗的背后来细细咂摸,一个无所事事、饱食终日、无所作为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官员形象就已经跃然纸上。你要是还有所保留,那就请你重读一遍我们都比较熟悉的《魏风·伐檀》,“素餐”,也就是白吃饭,难道他们中间没有什么相通之处吗?

    国人观察一个人,多是先从穿戴说起。冠冕堂皇,正襟危坐或是迈着八字步,器宇轩昂的一般都认为有官像;衣衫褴褛,衣冠不整,行走坐卧有些畏畏缩缩的就与官像相去十万八千里;只有羡慕与否,谈不上什么褒贬。由此,这位穿着羔羊皮皮裘的老先生,依其穿戴来看,无疑是位有着相当地位的“官大爷”。“退食自公”,没的说,就是刚用完公膳,而这也正是“官大爷”们的特权。《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就有记载:“公膳,日双鸡。”杜预对此有注:“谓公家供卿大夫之常膳。”这与春秋战国时民众的生活水准相对照,无疑有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之巨大差别;《孟子·梁惠王上》中,孟老夫子描述符合王道的理想社会,也不过是在丰收年成,年纪达到“七十者可以食肉矣”,而那时候的公膳常例,就已经是“日双鸡”,这是何等的奢侈,何等的不公平啊!当然,与今天我们天朝的管理者们相比,那还真是小巫见大巫,没有一点的可比性;君不见,灯火阑珊处,华灯初上时;豪车进酒店,冠盖满包厢;那又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胸襟气度?你说人家的用餐标准高了,没准“官大爷”们还在肚子里嘀咕,哼!现在哪个老百姓家里少了鸡鸭鱼肉?还让我“日双鸡”?这可能吗?我吃点山珍海味,喝点茅台五粮液的有什么不对?不就是万儿八千块钱的事儿嘛,自古就有,这算什么稀奇?我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些屁民,好端端的,我还得搭上我弱不禁风的胃,个中苦楚,又有谁能理解?看看,人家还抱怨上了不是,也是,你得理解,这当官呀,和当年打江山一样一样的,还真是不容易,那么多人脑袋掖在裤腰带上杀人放火,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费劲巴力的往上挤,他没有在这架独木桥上中途掉下去,他能坐到现在的这个位子上来,看起来好像是挺幸运,实际上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他的能力和不同凡响的素质;如此说来,都是你们这些屁民不懂事,你们不去主动奖赏一下人家也就罢了,还在这里对人家给自己的一点自我犒劳说三道四,指桑骂槐;扪心自问,现在所有的幸福生活,不都是我给你们创造的?

    是的,现在的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不过,我又想了,要是当初没有你,地球会停转吗?太阳会趴窝吗?没准,别人弄得比你还要好,老百姓的日子也不会与欧美等国家拉开如此大的距离呢,不是吗?别穿件羔羊皮,就当自己是大救星,这世界,离了谁不成?唯有大家认可的道德与良知,实践检验过没有瑕疵的制度和法律,才是我们应该追随的东西。

 

 

 

 

 

                                      2011.03.04.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