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大车  

2011-03-15 15:24:55|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大车槛槛,(1)                 (车声轰轰隆隆的驶来,)

毳衣如菼。(2)                 (上坐细毛绿服的官员。)

岂不尔思?                     (难道会不将你来思念?)

畏子不敢。                     (就怕你做事不够果敢。)

 

大车啍啍,                      (车声铿铿锵锵地驶来,)

毳衣如璊。(3)                  (上坐细毛红服的官员。)

岂不尔思?                      (难道会不将你来思念?)

畏子不奔。                      (就怕你没有私奔的胆。)

 

榖则异室,(4)                 (活着的时候不能同房,)

死则同穴。                      (死了后也要和你同葬。)

谓予不信,                      (你要还是说我在撒谎,)

有如皦日。(5)                 (就叫大白天没有太阳。)

 

 

(1)毛亨:“槛槛,车行声也。”

(2)吴闿生:“毳衣,大夫之服。毳,兽细毛也。菼,芦之初生者。”

(3)朱熹:“璊,玉赤色。”

(4)毛亨:“榖,生。”

(5)毛亨:“皦,白也。”

 

 

槛(kan)砍    毳(cui)粹    菼(tan)坦    啍(tun)吞    璊(men)门    皦(jiao)皎

 

 

    诗出《诗经》《国风》之《王风》。读这首诗,我的心情比较复杂,甚至有将“毳衣如菼”、“毳衣如璊”二句翻译成别样意思的意思,最终没有动,还是将它安在一个官员的头上,是因为生活的确就是诗中描述的这样,任你有千般能耐,做万般努力,腰缠万贯也好,学识渊博也罢,终究无法改变大家的共识:一个优秀的人,最能证明自己的方式,只有做官这一条途径。“学而优则仕”嘛,孔老二定的调子,虽说《诗经》在前,但谁能否认,这不是老家伙经过反复调查,找到的群众基础呢?在咱中国,生活于几千年前的老祖宗也无法免俗,诗中的那位女主人公更是如此,一样会对有一官半职的男士青眼有加。而你要真是穿上了细毛绿服、或是细毛红服的大夫服装,即便你是东郭先生,你也一样是优秀的、出类拔萃的,简直就是万绿丛中的红,千顷地里的苗,金贵的无以复加;最要命的是,现代几乎所有的女士也都这样认为,使我这个经常是蓬头垢面,衣冠不整,不修边幅,既无钱也无才,更与社会地位没有一丝瓜葛的“小眼睛男人”,不得不心生惭愧,立刻觉得低人一等;黯然无言,默默的退到焦点之外。

    有些醋,不好意思,看来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残存着非常深重、非常可怕的做官情结,虽然百般掩饰,将之深藏于心底,口中也一贯的不予承认,但一不小心,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毛诗正义》会怎么说呢?我们一起来看看。“《大车》,刺周大夫也。礼仪凌迟,男女淫奔,故陈古以刺今,大夫不能听男女之讼焉。”意思是说:《大车》这首诗,是讽刺周大夫的。礼仪纲常被乱刀凌迟肢解,男人女人淫乱私奔,所以举古代的例子以讽刺当今的事情,而周大夫们却没本事处理男女之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毛老人家讨厌得很,明明人家是在模拟一个女孩子,用激将的口吻,向自己倾慕的官员情人表明心迹,鼓励自己看中的那个有着一定职位的官员兼情人,大胆一点,再大胆一点的来追求自己,哪怕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艳约私奔,她作为一个女孩子也会在所不惜,何况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一个雄性激素高涨的雄性动物。说实话,作为男人,我在有些地方也很不了解男人,男人这玩意挺奇怪,无论受到什么样的轻视或侮辱,只要没有别人在场,咬咬牙,跺跺脚,过去也就过去了,一句话而已,又不伤筋动骨;怕就怕有人在场,尤其是女人在场,而对方如果恰巧又是自己心仪已久的美人儿,这时候,在外人看来,即便当时不过是轻微的触动,些许的冒犯,也会激起轩然大波,再懦弱的男人,也会为了自己的面子挺身而出,血战到底。经不起激将,这是男人的优点,也是男人的弱点,女士们一定要谨慎使用,弄不好就会出事,多少犯罪,多少血案,最初的起因大概都与此有一点牵连。

    但如果将其作为一首爱情的誓诗,一首爱情誓诗的个案来看,诗中的男主人公就太幸福了,一生中,能有如此大胆、如此痴情、“榖则异室,死则同穴”的红颜知己相随,别人咱不敢打包票,我自己,那是一定会放下一切去私奔的。当然,这只是文学作品,而文学作品中的男男女女,一般都怀抱一份浓烈的爱情不食人间烟火,尤其是那些信奉爱情至上主义的女主角,仿佛一有了爱情,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去管了,亲情让路,世俗的道德与社会约定俗成的公序良俗,又凭什么来干扰人家相爱?锅碗瓢盆走开,柴米油盐退后,我有爱情,喝西北风我都不会饥饿,我还有什么好怕?岂不知,当炽热的爱情跌落尘埃以后,当轰轰烈烈的爱情经过时间的检验以后,蓦然回首,原来被自己奉若圭臬的爱情,和别人的爱情并无二致,甚至还多了一点懵懂与无知。此情此景,不知道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长夜难眠,直面自己的心灵深处,进行自我拷问之时,是否会惭然苦笑?是否会将一切荒唐都推给年少无知去负责呢?

    爱情不过如此,这会儿你可能还恨不能让两具躯体彻底融化在一块堆,没准几天以后,几年以后,顶多几十年以后,就算是孝顺的儿女们勉强将你俩埋在一个坟窟窿里,你怕又恨不能翻过身去,与那个死磕了一生的冤家,背靠背,再也不愿看他那张讨厌的老脸呢。此一时彼一时,爱情,一样会腐烂,尽管恶心,但这是实话。

 

 

 

 

 

                                        2011.03.15.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