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猗嗟  

2011-03-18 13:47:13|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猗嗟昌兮!(1)                    (你呀真是又精又壮!)

颀而长兮!                         (身材也是又高又长!)

抑若扬兮!(2)                    (年轻的容貌真漂亮!)

美目扬兮!                        (眼睛有神放着光芒!)

巧趋跄兮!(3)                    (矫健的步伐多刚强!)

射则臧兮!                        (好箭法是当仁不让!)

 

猗嗟名兮!(4)                    (你呀真是名传四方!)

美目清兮!                         (目光炯炯清晰明朗!)

仪既成兮!                        (比赛仪式已经完成!)

终日射侯,(5)                    (你却还在终日练功,)

不出正兮!(6)                    (箭箭中的不脱靶心!)

展我甥兮!(7)                    (如此女婿多么称心!)

 

猗嗟娈兮!(8)                     (你呀真是又壮又好!)

清扬婉兮!(9)                     (清爽眉目俊朗面貌!)

舞则选兮!(10)                    (舞姿美妙出类拔萃!)

射则贯兮!                         (射箭功夫非常了得!

四矢反兮!(11)                    (四只箭簇射在一点!)

以御乱兮!                         (抵御外侮不算什么!)

 

 

(1)毛亨:“猗嗟,叹辞。昌,盛也。”

    马瑞辰:“昌之本义为美言,引申为凡美盛之称。”

(2)毛亨:“抑,美色。扬,广扬。”

    孔颖达:“扬是颡之别名,抑为扬之貌。故知抑为美色。颡贵阔,故言扬,广扬。”

(3)朱熹:“跄,趋,翼如也。”

(4)马瑞辰:“名、明古通用,名当读明。明亦昌盛之义。”

(5)朱熹:“侯,张布而射之者也。”

(6)朱熹:“正,设的于侯中而射之者也。”

(7)王夫之:“古者盖呼妹婿为甥。其云甥者,指鲁庄娶哀姜而言之也。......展,诚也。齐人夸其

     诚足为我之婿,终许其昏之辞也。”

(8)毛亨:“娈,壮好貌。”

(9)毛亨:“婉,好眉目也。”

(10)朱熹:“选,异于众也。”

(11)郑玄:“反,复也。......每射四矢皆得其故处,此之谓复。”

 

 

颀(qi)其    跄(qiang)枪    娈(luan)銮

 

 

    诗出《诗经》《国风》之《齐风》。一个齐文姜,几千年了,还让齐国背着肮脏的名声,因此,一直以来,有关《猗嗟》一诗,就一直有主刺与主美二说并存。主刺说由来已久,背景还是源于齐襄公兄妹乱伦一事。周庄王三年(也就是公元前694年)春正月,齐襄公向周王室求婚,周天子怎好拒绝?慨然允诺,同意王姬下嫁于齐襄公,并命鲁桓公前往主持婚礼大事。齐国与鲁国本来就是姻戚之邦,于是,鲁桓公奉周天子之命到齐国商议这次的婚娶大事,而鲁桓公夫人齐文姜(也就是齐襄公的妹妹)当然要一同前往。文姜归国之后,兄妹重逢,旧情萌发,继续乱伦,被其夫鲁桓公获悉。为掩盖二人丑行,齐襄公命人于饯行之际,乘醉将鲁桓公杀死,伪称暴疾而亡。桓公死后,其子同继位,史称鲁庄公。《毛诗正义》将此诗附会于这个历史故事,认为:“《猗嗟》,刺鲁庄公也。齐人伤鲁庄公有威仪技艺,然而不能以礼防闲其母,失子之道,人以为齐侯之子焉。”意思是说:《猗嗟》这首诗,是讽刺鲁庄公的。齐国的老百姓可怜鲁庄公虽然有威严的仪容,不错的能力,但没法按照传统的“礼”的要求,阻止或防备母亲的这种行为,也无法阻止和防备人们说三道四,没有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职责,让大家都以为他是齐襄公的儿子。这种解释的确非常牵强。

    诗中第二章“展我甥兮”一语中的“甥”,大概是主刺说附会齐襄公与鲁庄公之间舅甥关系最为有利的证据之一;其余内容,几乎与文姜兄妹间的故事毫不相涉。而这个“甥”字,按照古人的解释歧义颇多,古代的老祖先,有人将妹妹的丈夫就称为“甥”;不少的人还将和自己不是一个家族的亲戚统称为“甥”;似乎同辈与否都不是这一称呼的前提条件,所以我认为将此诗描写的故事,与齐襄公兄妹乱伦故事扯在一起,本身就缺乏依据。就诗论诗,这不过是赞美一位少年射手的诗作,没有别的意思。

    诗分三章,除了赞美主角“帅呆了”、“酷毙了”的形象,便是赞美主角高超的射箭技巧。诗的每章都以“猗嗟”发端。“猗嗟”当为当时当地的叹美之词,基本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用于赞叹的“啊”“哦”或是“啊呀”一类。叹美词语打头,本身就具有先声夺人的艺术效果,充分提醒读者注意诗人所要赞美的人或事,在描写少年射手的形象和技艺时,也起到了一种渲染或烘托的作用。“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昌”,粗壮结实之谓也;“颀”和“长”乃高大之谓。这位少年不仅长得又高又大、粗壮结实,而且“美目扬兮”、“美目清兮”、“清扬婉兮”,在赞颂少年形象的同时,还突出其面部特征,尤其是对眼睛细致入微的细部描写,更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扬”“清”“婉”三个字眼,都是刻画他目光明亮清澈,炯炯有神;而要想成为一名优秀射手,眼神好当为第一要件,也是一位优秀射手所必不可少的生理基础。除此之外,诗人还赞美他“巧趋跄兮”,“舞则选兮”,也就是在夸他步履矫健,走起路来,跳起舞来,不仅速度非常之快,而且身体灵活,动作优美;而这一切,恐怕也是一位优秀射手所不可或缺的基本素质。

    诗中并没有按照一般习惯和顺序,先分后总,而是在第一章就以“射则臧兮”一句,总括小伙子的射技之精;第二章才以“终日射侯”一句,来告诉小伙子射箭技艺为何如此高明,勤学苦练,才会有“不出正兮”,每射则必中的成果。最后,更进一步以“射则贯兮”赞美他的连射连中,而这种连射不是两箭、三箭的重复,而是“四矢反兮”,也就是连续四箭都射在一个地方,这就不是百发百中所能比拟了,无形中就要比百步穿杨更高一筹。至此,少年射手的形象和技艺均生动再现于我们的眼前;而具有如此高超射技的年轻人,自然是国家求之不得的栋梁之材。“以御乱兮”一语,是全诗的结束之句,当然也是对小伙子的总体评价,叫读者都看不出整首诗有什么过分溢美的痕迹。 姚际恒诗经通论》评此诗:“三章皆言射,极有条理,而叙法错综入妙”,颇有见地。文章写到此地步,也就出神入化了。

 

 

 

 

 

                                           2011.03.18.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