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麟之趾  

2011-03-26 12:10:59|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麟之趾,(1)                 (麒麟有蹄子却不会踢人,)

振振公子,(2)               (就像诚信的公子不骗人,)

于嗟麟兮!(3)               (嘿,他如麒麟一样仁厚!)

 

麟之定,(4)                 (麒麟有额头却不会抵人,)

振振公姓,(5)               (就像诚信的子孙不损人,)

于嗟麟兮!                    (嘿,他如麒麟一样仁厚!)

 

麟之角,                     (麒麟有犄角却不会顶人,)

振振公族,                   (就像诚信的后代不害人,)

于嗟麟兮!                    (嘿,他如麒麟一样仁厚!)

 

 

(1)严粲:“有足者宜踢,唯麟之足,可以踢而不踢。”“有额者宜抵,唯麟之额,可以抵而不

    抵。”“有角者宜触,唯麟之角,可以触而不触。”

(2)毛亨:“振振,信厚也。”

(3)朱熹:“于嗟,叹辞。”

(4)朱熹:“定,额也。”

(5)王引之《经义述闻》:“公姓、公族,皆谓子孙也。”

 

 

振(zhen)真    于(xu)吁

 

 

    诗出《诗经》《国风》之《周南》。所谓麒麟,其说各别,是古代人们心目中一种祥瑞的灵兽;近似于糜,或者就是糜,鹿之一种而已。不过古代诗文与传说中的麒麟,却非同寻常。据汉刘向《说苑》称:“麒麟,麕身牛尾,圜头一角,含信怀义,音中律吕,步中规矩,择土而践,彬彬然,动则有容仪”。意思是说:麒麟,鹿的身体牛的尾巴,头顶一角环绕,胸怀诚信仁义,鸣声合乎音律节拍,脚下中规中矩,选择适合的地方生存,彬彬有礼,动作形容不但潇洒而且合乎礼仪。荀子更是说:“古之王者,其政好生恶杀,麟在郊野。”意思是说:古代为王的人,推行的仁政以好生恶杀为德,能做到这一点,麒麟就出于郊外荒野之中。从而将麒麟推向至高无上的地位,使之成为一种兆示“天下太平”的仁义之兽。后代儒者据此,凡赞为政者之圣明,动辄眉飞色舞的鼓吹“麒麟在圃,鸾凤来仪”,取悦于当局,谋个人前途,常令如我等一般不会溜须之语者汗颜。孔老夫子生于春秋乱世,同时代的鲁哀公曾有“获麟”之说,老夫子以为麟出非时,还至于泪流满面,此公真正可谓是大异其趣了。

    《麟之趾》一诗,按朱熹《诗集传》的考证,乃“文王后妃德修于身,而子孙宗族皆化于善,故诗人以‘麟之趾’兴公之子”,似乎有确指周文王子孙的意思;但《毛诗正义》则不然,评点本诗说“《麟之趾》,《关雎》之应也。关雎之化行,则天下无犯非礼,虽衰世之公子,皆信厚如麟趾之时也”。意思是说:《麟之趾》这首诗,是呼应《关雎》这首诗的。合乎关雎所歌颂的教化行于世间,可以使天下没有犯罪,非礼勿行,就算是生逢末世之乱的公子们,其诚信敦厚也犹如麒麟出世时一般无二。如果毛公之说成立,且有“衰世”之说,那么这里所指的“公子”,一口咬定是周文王或周公之子也就失去了依据。

    但可以肯定无疑的是,这绝对是一首赞美一位或几位公子的诗篇。至于诗中的“公子”,究竟是文王之子,还是周公旦的后代,抑或是一般般的贵族公子,其实也没什么追究的必要。倒是赞美一个“公子”,以“麟”来起兴,可以多说几句。今天的人们,对麒麟喻人,可能会感到有一点奇怪,但这在古代却是一桩异常严肃的事情,绝对是很高的赞誉。那时候的老祖先,对自然界的了解和研究,还停留在初步的认识阶段,如麒麟(鹿之一种》一般比较少见,长得又比较可人心意,形容动作更是合乎人们心目中的规矩礼仪,最重要的是这种不与人争食,不主动攻击人类的动物,可能还比较少见,恰恰好的是,它的出现还经常鬼使神差的给人们带来一些好事情,久而久之,麒麟的地位就可想而之了。而明白了麒麟在古人心目中的尊崇地位,这首有如符号、有如电脑乱码般难以理解的诗篇,就变得容易理解起来。

    各章用“麟之趾”、“麟之定”、“麟之角”起兴,引出“振振公子”、“振振公姓”、“振振公族”,就像电影蒙太奇镜头的不断叠加,眼前刚刚还是那“不践生草、不履生虫”的仁瑞之兽麒麟,悠然自得地行走在绿野翠林之间,转瞬就被一位昂首挺胸的、仁厚的(“振振”)公子所替代,于麒麟的幻影中,他带着自信的微笑向我们走来。麒麟,公子;公子,麒麟;二者相辅相成,交相辉映,令读者油然而生赞叹之情;这时候,“于嗟麟兮”的慨叹,也就带着满腔热情冲口而出,使一首短诗在顷刻间便开始铮铮作响。其实,正如马瑞辰先生在他的《毛诗传笺通释》所说,“此诗公姓犹言公子,特变文以协韵耳。公族与公姓亦同义。”;“趾”、“定”、“角”几个字眼,也不是很重要,作者只是要通过一种意象,通过一种视觉和听觉的交汇转换,来强化我们对“公子”的认识,“公子”、“公姓”、“公族”的作用,其实也大同而小异。如此三章回旋往复,就可以营造出作者期待的那种效果。

    生活中,一些酸腐的儒生前往新生了儿子(一定要是儿子才成哦)的贵族之家贺喜,多有“获麟”的赞誉,用来满足那些王公大人可悲的虚荣,好话谁不爱听?由此,“获麟”也渐渐的成为一个典故。然而,当陈胜吴广者流揭竿而起,振臂一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尤其是到了今天,我们这些凡俗之家便也有了“获麟”的希冀与期盼,希冀也好,期盼也罢,造就一个“麟子”需要多种因素的配合,很难单纯由学校的教育来完成,刘邦行三,识得几个字,但绝对没上过几天学,说到底就是街上一个喜欢惹是生非的“小混混”罢了,但两汉前后几百年的江山,因他而定。蒋介石先生,没听说受过什么高等教育,一度还在上海的黑社会里混吃混喝,虽然坐江山的时间是短了一点,但就他个人来说,你敢说他不成功吗?同样的例子简直多如牛毛,在你身边没准就有许多;尽人事听天命,“天命”是什么?是教育,是环境,是自身的努力,是一点点的运气,是个人与社会共同作用的集大成。

    梦可以继续,努力也不可少,运气是调料,时不时来一包,多好!

 

 

 

 

 

                                        2011.03.26.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