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有女同车  

2011-04-03 15:42:45|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有女同车,                        (和我同车那女郎,)

颜如舜华。(1)                    (木槿花样的脸庞。)

将翱将翔,(2)                    (下车走来如翱翔,)

佩玉琼琚。(3)                    (所佩玉件多花样。)

彼美孟姜,                         (美丽的孟姜姑娘,)

洵美且都。(4)                    (娴静甜美又大方。)

 

有女同行,                         (和我同行那女郎)

颜如舜英。(5)                     (木槿花样的脸庞。)

将翱将翔,                         (下车走来如翱翔,)

佩玉将将。(6)                     (所佩玉件响叮当。)

彼美孟姜,                         (美丽的孟姜姑娘,)

德音不忘。                         (名声美好无法忘。)

 

(1)朱熹:“舜,木槿也。树如李,其华朝生暮落。”

(2)姚际恒:“以其下车而行,始闻其佩玉之声,故以将翱将翔先之,善其摹神者。翱翔字从羽,故

    上诗言凫、雁,此则借以言美人,亦如羽族之翱翔也。《神女赋》:‘婉若游龙乘云翔’,《洛

    神赋》:‘若将飞而未翔’。又‘翩若惊鸿’,又‘体迅飞凫’,又‘或翔神渚’,皆从此脱出。”

(3)孔颖达:“然其将翱将翔之时,所佩之玉是琼琚之玉。”

(4)朱熹:“都,闲雅也。”

(5)朱熹:“英,犹华也。”

(6)朱熹:“将将,声也。”

 

 

行(hang)杭    英(ying)央    将(qiang)锵

 

 

    诗出《诗经》《国风》之《郑风》。《毛诗正义》说:“《有女同车》,刺忽也。郑人刺忽之不昏于齐;太子忽尝有功于齐,齐侯请妻之;齐女贤而不娶,卒以无大国之助,至于见逐,故国人刺之。”意思是说:《有女同车》这首诗,是讽刺郑国太子忽的。郑国老百姓讽刺太子忽不愿意与齐国公主结婚联姻;太子忽曾经有功于齐,齐国国王欲以其女婚配;因为齐女非常贤惠而不敢婚娶,导致了郑国缺乏大国的帮助,最后落得了一个被放逐的结果,所以国内的老百姓讽刺他。朱熹的诗集传》以为是“淫奔之诗”;后人更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一而足。我想他们都弄复杂了,说到底,这不过是一首青年人的恋歌,诗中借男子的语气,赞美一个女子容貌的美丽和其品德的美好,叙述了一对男女青年同车出游的快乐罢了,司空见惯,没什么稀奇。
  夏秋之交,木槿盛开,朝生暮落,一派缤纷,如此美好的时节,出游踏青,正当其时也。人间男女,有意情侣,闲暇之余,一同出外游览,借以加深彼此之间的感情,应该是再自然也不过的事情了。从诗中描述来看,能够驾车,不会是一般人家的小儿女,不是贵族,也绝对是有一定身份、一定地位人家的公子和小姐。他们同乘一辆车子,在乡间道路上愉快地奔驰;从诗的字里行间,我们似乎都可以听到小伙子的高声大嗓,听到姑娘家银铃一般的流连笑声;总是在车上,当然不会多么的有情调,于是,先是女孩子下得车来,穿行于木槿花海当中,健步如飞,轻盈快捷,仿佛仙女翱翔一般,时而在花前驻足,时而在林间徜徉,时而扶花伫立,时而俯身嗅闻,让男孩子情不自禁,追随其后,来到大自然的图画之中,兴奋过度,当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就很有可能,再加上他本身可能受过不错的教育,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又恰逢心仪的女孩子兴致勃勃,大美当前,你叫这位男主人公如何能压抑得了澎湃于心中的激情?人说恋爱中的男孩子都是诗人,此时不显摆一番更待何时?此时不乘机赞美一下意中人出众的美貌,不夸奖一下女孩良好的品德,岂不大煞风景。

    “情人眼里出西施”咱就不用说了;世间任何一个男友眼中的女朋友,哪一个不是粗看去风摆杨柳,细打量诸般美好?诗人着力描写的这位女子姓姜,在家排行第几并不重要,在外有怎样的评价也没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他在我们的诗人眼中,面颊有如木槿花又红又白,身段有如飞鸟翱翔轻盈矫健,而她身上那些琐细的环佩,随着女主人的行动,轻轻摇荡,铿锵作响;如此的美丽外貌,如此的高尚品德,如此的娴雅风度,怎么能不让咱们的诗人如醉如痴,情不自禁。一首诗,一首饱含着男女暧昧的情诗,喷薄而出,就此诞生,生动的刻画出了一个窈窕淑女之形象,摹形传神,可谓达到了极致,对后世为文者写作的影响,也可谓无法估量。宋玉的神女赋》中有“婉若游龙乘云翔”一句;曹植的洛神赋》中有“翩若惊鸿”、“若将飞而未翔”等句,谁敢说不都是滥觞于此呢?

    良好的传统,怎么就没有在我这里得到传承呢?我年轻那会儿,写文章虽不敢说倚马可待,不也曾号称出口成章的嘛,怎么就不知道以如此的大胆,如此的忘乎所以,去赞美一个自己心目中美轮美奂的女孩子呢?年轻不风流,枉在世上走,后悔呀,可后悔又有什么用?趁现在还未老去,补上这一课?所谓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却不知半老于公,此时补课是否赶趟?未知而犹豫,犹豫而一事无成,一般人,谁不是这样的结局呢?

 

 

 

 

 

                                            2011.04.03.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