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葛生  

2011-04-05 15:30:27|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葛生蒙楚,                       (葛藤依靠着荆树为生,)

蔹蔓于野。(1)                   (蔹草只能蔓延在野地。)

予美亡此。                       (我爱的那个人儿去了,)

谁与独处!(2)                   (谁来伴他呀住在这里!)
  

葛生蒙棘,                       (葛藤依靠着枣树为生,)

蔹蔓于域。(3)                   (蔹草只能蔓延在坟地。)

予美亡此。                       (我爱的那个人儿去了,)

谁与独息!                       (谁来伴他呀在这休息!)

 

角枕粲兮,(4)                   (华美鲜明的角枕呀,)

锦衾烂兮。                        (灿烂夺目的寝帐。)

予美亡此,                        (我爱的那个人儿去了,)

谁与独旦!(5)                   (谁来伴他呀睡到天亮!)

 

夏之日,                         (夏天有长长的白昼,)

冬之夜。                         (冬天是漫漫的长夜。)

百岁之后,                        (我只有在百年之后,)

归於其居。 (6)                  (才能与他在阴间会合。)

 

冬之夜,                         (冬天是漫漫的长夜。)

夏之日。                         (夏天有长长的白昼,)

百岁之后,                       (我只有在百年之后,)

归於其室。(7)                   (才能与他在墓中相守。)

 

 

(1)朱熹:“蔹,草名,似括楼。”

(2)严粲:“我其谁与乎?独处而已。茕然无所依矣!”

(3)朱熹:“域,茔域也。”

(4)朱熹:“粲、烂,华美鲜明之貌。”

(5)严粲:“独旦,独宿至旦也。”

(6)郑玄:“居,坟墓也。”

(7)郑玄:“室,冢圹也。”

 

 

蔹(lian)脸    衾(qin)侵

 

 

    诗出《诗经》《国风》之《唐风》。“《葛生》,刺晋献公也。好攻战,则国人多丧矣。”《毛诗正义》的意思是说:《葛生》这首诗,是讽刺晋献公的。晋献公喜欢征战,致使国内的老百姓丧乱非常之多。所指是否如此确切,我们似乎没必要弄得很清楚,但这无疑是一首悼亡诗,歌者以葛藤攀援树木为生,蔹草却只能匍匐于野地起兴,悼念那个死去的亡人,从而引出苟活人世者的凄苦与辛酸;至于所悼者究竟是亡夫还是亡妻,倒不必要认真;一般来说,认为是悼念亡夫者居多,从诗的口气上来判断,我认为也应该是悼亡夫的可能性较大。

    死亡这件事,一般与战争紧密相连,只是战争中的死亡更集中一点;和平时期的死亡,其实不见得就比战争中的死亡更少,只是没有战争那样残酷,不像战争中的死亡,首先就披上了一件血淋淋的外衣,触目惊心。所谓生老病死,乃人生不变的规律,死亡终究会来到,而生命个体的死亡总是有先有后,尚在人世者,就多了一份责任,也可以说是义务——在特定的时间里追悼或是怀念亡者。

    今天是清明,连续几天来,城市里并没有因为人气的旺盛,就让死去的亡魂无处可依。天黑时分,小区的边缘,马路的两侧,犄角旮旯处,时不时就会冒出一堆熊熊燃烧的火来,尤其是临近郊区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火堆不但会相互连属,而且彼伏此起,火光中,那些或淡漠、或凄恻、或怅然的人脸清晰可见,而比平常一定会复杂了许多的心里,应该都有着无法估量的悲痛或是思念,在这一刻,聚集升腾,追随着袅袅的烟云,前往天国地狱,与久违的亲人,做一年一度的亲密接触。

    死者长已矣,生者当自励。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听起来是消极了一点,实际上,“活着”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充分的理由。虽然“予美亡此”,你爱的那个人儿去了,“谁与独处”、“谁与独息”、“谁与独旦”,没有人来陪伴他或是她,也没有人来陪伴你自己,而且亡者再也无法与你共享“角枕粲兮”,“锦衾烂兮”的现实生活,你也还要在长长的夏日,漫漫的冬夜继续独自煎熬,有情人重逢,有缘人再会,仍无疑是你百年以后的事情。尽管生的苦难,活的艰辛,种种不如意,样样不舒心,让你时常有生不如死的感觉,你还是要在命运安排好的荆棘丛中,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勇敢地走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点。

    活共枕,死同穴,这是细腻的女人惯用的口吻,粗粗拉拉的男人多没有如此的情怀。这个情商颇高,智商不低的女诗人,在失去了丈夫,孤独悲伤的难熬岁月里,有着怎样的人生体验?她真的期待着、渴望着去拥抱死亡吗?爱情的沿革,不会以复杂的文字诞生与否为标志,当然也不会因个体生命的消亡而消亡;人们不间断的歌颂它,赞美它,讴歌它,怕是与爱情的与生俱来有关吧。

 

 

 

 

 

                                      2011.04.05.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