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何彼秾矣  

2011-04-18 22:31:17|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何彼秾矣?(1)                   (怎么会那样的堂皇?)

唐棣之华。(2)                   (就像那棠棣花一样。)

曷不肃雍,(3)                   (无一处不庄严大方,)

王姬之车。                       (诸侯王姬妾的车辆。)

 

何彼秾矣?                        (怎么会那样的堂皇?)

华如桃李。                        (就像那桃李般漂亮。)

平王之孙,                        (她可是平王的外孙,)

齐侯之子。                        (她可是齐侯的姑娘。)

 

其钓维何?(4)                    (咱拿什么来钓鱼呢?)

维丝伊缗。(5)                    (丝线合起来做钓纶。)

齐侯之子,                        (她可是齐侯的姑娘,)

平王之孙。(6)                    (她可是平王的外孙。)

 

 

(1)朱熹:“秾,盛也,犹曰戎戎也。”

(2)毛亨:“唐棣,栘(yi)也。”

    孔颖达:“栘音移。......今白栘也,似白杨。”

    郑玄:“何乎彼戎戎者,乃栘之华。”

(3)毛亨:“肃,敬。雍,和。”

(4)陈奂:“维,语词。维何,何也。”

(5)朱熹:“伊,亦维也。缗,纶也。丝之合而为纶”

(6)朱熹:“或曰 ,平王,即平王宜臼。齐侯,即襄公诸儿。”

 

 

秾(nong)浓    缗(min)民

 

 

    诗出《诗经》《国风》之《召南》。《毛诗正义》说:“《何彼秾矣》,美王姬也。虽则王姬,亦下嫁于诸侯;车服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犹执妇道以成肃雝之德也。”意思是说:《何彼秾矣》这首诗,是赞美周天子爱女的。虽然贵为周天子爱女,也要下嫁于诸侯王;所乘车辆与所穿服饰不能与其夫相比,与王后相比也要低上一等,就算是这样他也能遵从妇人之道,成就为王之姬妾的美好品德。说实话,我是怎么也看不出这层意思来。也有人说,这与贵族妇女出行,赞叹其车辆的富丽堂皇有关;还有人说,这可能与古代的某种政治活动有联系,种种不一,都是云里雾里,以推想来敲定这首诗所要表达的意思,而不从诗的字面上去理解,不从歌唱者的口气上去体会。

    首章好理解,用“何彼秾矣”?也就是“怎么会那样的堂皇?”这样的问句打头,引起读者与听者注意,用“唐棣之华”作比,告诉读者和听者其富丽的程度,最后又用了“曷不肃雝,王姬之车”两句,无非是赞叹车辆的豪华,无非是告诉你,贵为诸侯王的姬妾所乘之车辆,当然不会等而下之,引起路人或是诗人的注意,也在情理之中。二章用桃李再次渲染,更进一步点出人物的高贵身份,乃“平王之孙,齐侯之子”,她,可是平王的外孙,齐侯的闺女,至少也是有相当身份和地位的、公主一类级别的贵人哦。到了第三章,笔锋突兀一转,竟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其钓维何?”(咱拿什么来钓鱼呢?)并回答说:“维丝伊缗。”(丝线合起来做钓纶。)实在是叫人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感,紧接着却只是颠倒了一下顺序,重复了第二章的后面两句,更是叫人无从理解;诗人究竟是在说什么呢?究竟要告诉读者和听者一些什么样的信息呢?揣摩良久,我不得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根据诗的字面意思和歌唱者的口气,大胆的做出这样的推断:歌者一定是一个男人,一个有些幽默感、有些傻大胆的男人,面对当前美女,他当然会心有所动,当然有娶之为妻的想法,而人家又有如此高贵的身份,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追求,他又不敢明说,只好用钓鱼打了一个比方,隐晦的告诉读者和听者,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试一下自己的运气,至于能不能追得到手,能不能有此艳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但诗歌无法告诉你,就是神明也无法告诉你。

    生活在底层的老百姓,无缘富贵,无缘享受,无缘弄权,但你剥夺不了他幻想的权利,剥夺不了他幽自己一默的权利,这种对上层社会人物的奚落和冒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读之者,听之者都知道他要表达的意思,都能会心一笑,但绝对不会说破,因为大家都知道,说破以后,可能会让歌者吃不了兜着走,也很有可能让点破言外之意者身陷囹圄,严重者,让你一命呜呼,这在早年间似乎也不稀奇。即便是到了现代,类似《何彼秾矣》歌者的人物,仍旧大有人在,想法可能更直接,话说得可能更露骨,语言有可能更肮脏。美国的新闻媒体,虽不敢拿一个智障的平民说三道四,但谁都敢于拿政客们开刀,逗电视面前的观众开心,里根,布什父子,克林顿,奥巴马概莫能外,没办法,谁叫你是公众人物呢?诗中的这位与美国人眼中的总统大约相当,当然也可以拿来开涮,只是咱中国人一贯的为尊者讳,即便是开涮,也不会像美国人那样赤裸裸,如今更是这样。含蓄,含蓄有时候更锋利,不是吗?

    这样的胡乱解读,与可爱的毛公有得一比了。但话又说回来了,将全文联系起来看,这样的解读也不是没有道理哦,聊备一说吧。

 

 

 

 

 

                                      2011.04.18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