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旄丘  

2011-04-21 11:31:45|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旄丘之葛兮!(1)                   (那高坡上的葛藤!)

何诞之节兮!(2)                   (怎么长的一节节!)

叔兮伯兮,(3)                     (我的兄弟和叔伯,)

何多日也?                         (为何多日不看我?)

 

何其处也?(4)                     (你们究竟住何处?)

必有与也!(5)                     (肯定找到了庇护!)

何其久也?                          (为何许久不相见?)

必有以也!(6)                     (一定是别有缘故!)

 

狐裘蒙戎,(7)                     (蒙车狐皮乱哄哄,)

匪车不东?(8)                     (那车为何不向东?)

叔兮伯兮!                          (我的兄弟和叔伯!)

靡所与同。(9)                     (你们不与我心同。)

 

琐兮尾兮!(10)                     (我是低微又下贱!)

流离之子。(11)                     (流离失所讨人厌。)

叔兮伯兮!                          (我的兄弟和叔伯!)

褎如充耳。(12)                     (自乐装作听不见。)

 

 

(1)毛亨:“前高后下曰旄丘。”

(2)马瑞辰:“何诞之节,犹云何延其节也。延,长也。”

(3)魏源《诗古微》:“言叔伯者,疑使人告卫兄弟,故望兄弟之来问。”

(4)朱熹:“处,安处也。”

(5)朱熹:“与,与国也。”

(6)朱熹:“以,他故也。”

(7)陈奂:“蒙戎,犹尨茸。杜预注云,乱貌。”

(8)朱熹:“岂我之车不东告于汝乎?”

(9)吴闿生:“不与我同心。”

(10)朱熹:“琐,细。尾,末也。”

(11)朱熹:“流离,漂散也。”

(12)朱熹:“褎,多笑貌。充耳,塞耳也。”

 

 

旄(mao)毛    褎(xiu)袖

 

 

    诗出《诗经》《国风》之《邶风》。《旄丘》一诗主旨,历来歧见颇多。《毛诗正义》有言:“《旄丘》,责卫伯也。狄人追逐黎侯,黎侯寓于卫,卫不能修方伯连率之职,黎之臣子以责于卫也。”意思是说:《旄丘》这首诗,是责备卫伯的。黎与北面的狄人开战,黎侯战败,北狄追杀黎侯,黎侯寓居于卫国,而卫国却不能遵守两国兄弟之约,履行相互守望相助的职责,黎国的臣子因此责备卫国。此外,有人认为是黎臣劝君归国之作;有人认为是黎臣责晋之作;有人认为是黎庄夫人所作;有人又认为是弃妇诗、或是女子思念爱人之作;还有人认为是兵士登高怀乡之作。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我的看法没有如此复杂,我认为这首诗,其作者可男可女,可大臣亦可小民。怎么说呢?重点还是要从口气上去琢磨,起兴之“旄丘之葛兮!何诞之节兮!”说的无非是长在山坡上的葛藤,除了看上去一节一节的,还应该有许多的分叉,这与一个家族繁衍后的分支有什么区别?起兴之后,马上转入要表达的核心,“叔兮伯兮!何多日也?”,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那些亲人,为何好多天了不见照面?第二章即给出答案:你们住在哪里呢?肯定是找到了庇护;为何好多天不见照面?肯定是别有缘故;这里面的原因在诗中没有说出来的必要,读者完全可以自己去揣摩;作为人,都有自私的一面,自己有了好去处,怎么还可能想到兄弟姐妹,甚至是堂兄弟姐妹?第三章用“狐裘蒙戎,匪车不东?”,也就是坐在蒙着乱哄哄的、狐狸毛皮的车里面,不知道该选择哪个方向行驶来再次起兴,说出了“叔兮伯兮!靡所与同。”也就是叔伯兄弟,怎么可能与我同心、同行的结论。有了上面的铺垫,尾章就对此流露出深切的抱怨责怪之意;对,我是低微,是下贱,我是已经沦落到流离失所,但你们作为我的叔伯兄弟,总不能站得远远地看笑话吧?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事实却就是这样的无情,那些叔伯兄弟,不但不伸出援手,还自顾自笑着,对我发出的求救之声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整首诗从人情的角度,借用了叔伯兄弟之间的的关系,告诉我们一个千古不变的真理,凡事要靠自己,危难时候,指望别人来伸出援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叔伯兄弟,也不可能!

    对我这样的解读,可能会有人质疑,且慢,你应该也会有类似的叔伯兄弟,你可以认真的回顾一下你们家庭既往的许多恩怨,你一定可以发现,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尤其是在有利益纷争的情况下,不少的叔伯兄弟之间,为了几个小钱打得头破血流、反目为仇者还在少数吗?在你深陷困境而不能自拔之时,那些血脉同源的叔伯兄弟,若能不去落井下石,就已经算是不错了,你想得到他们慷慨的救助,恐怕是有些痴人说梦了。

    允许自己善良,你可能会不允许别人无耻;允许自己高尚,你可能会不允许别人下流;但这怎么可能呢?今人的行为好坏参半,古人何尝不是呢?人性的复杂之处,可能就在于此吧。

   

 

 

 

 

 

                                           2011.04.21.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