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简兮  

2011-04-27 11:54:57|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简兮简兮,(1)                      (咚咚的鼓儿先敲响,)

方将万舞。(2)                      (众多的舞蹈才开场。)

日之方中,                          (太阳还照在正中央,)

在前上处。                          (他排在舞队第一行。)

 

硕人俣俣,(3)                      (强壮的舞师身长长,)

公庭万舞。                          (舞师舞蹈在公庭上。)

有力如虎,                          (虎一般孔武有力量,)

执辔如组。(4)                      (手拿着丝组若织缰。)

 

左手执籥,(5)                      (左手将六孔笛吹响,)

右手秉翟。(6)                      (右手把野鸡羽毛扬。)

赫如渥赭,(7)                      (他自己面庞发红光,)

公言锡爵。                          (官爷令为他把酒赏。)

 

山有榛,(8)                        (高山之上榛树茁壮,)

隰有苓。(9)                        (洼地里面好多大黄。)

云谁之思?                          (我心里究竟在想谁?)

西方美人。                          (那西方翩翩少年郎。)

彼美人兮!                          (那健壮的美男子呀,)

西方之人兮!                         (是来自西方的舞郎!)

 

 

(1)闻一多《风诗类钞》:“简简、鼓声。未奏舞前,必先鸣鼓以警众。”

(2)毛亨:“将,行也。”

    朱熹:“万者,舞之总名。武用干戚,文用羽籥也。”

(3)朱熹:“硕,大也。俣俣,大貌。”

(4)朱熹:“辔,今之韁也。组,织丝为之。”

(5)朱熹:“籥,如笛而六孔。”

(6)朱熹:“翟,雉羽也。”

    陈奂:“执籥秉翟,谓吹籥持羽以为舞。”

(7)陈奂:“赭为赤,故云赫,赤貌。赫如,犹赫然也。厚赤曰渥赭,则训渥为厚。”

    朱熹:“言其颜色之充盛也。”

(8)毛亨:“榛,木名。”

    毛亨:“下湿曰隰。”

(9)陈奂:“苓,大苦。......沈括《笔谈》云:‘此乃黄药也,其味极苦。’”

 

 

俣(yu)语    籥(yue)跃    翟(di)的    渥(wo)握    榛(zhen)真   

隰(xi)习    苓(ling)零

 

 

    诗出《诗经》《国风》之《邶风》。人类的演变,不知道经过了几千万年,几千万年当中,不知从何时何地何人开始,作为个体的人,开始有了站在舞台中央,突出自己的意识?我无从得知;但从《诗经》所反映的那个时代看,通过舞蹈与歌唱来充分展示自己,吸引异性的注意力,在那时候绝对已经驾轻就熟;或许,作为动物之一种,我们与那些低级动物并无多大的区别,通过种种可能的媒介,放大自己的形象成为一种本能,与生俱来。《简兮》一诗,应该就是在描写巨星与追星族之间的微妙关系,诗中的“舞师”就是当今的刘德华,诗的作者就是追星族成员之一,说的极端一点,有些像前几年被炒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兰州女孩”。从诗句的字里行间,我仿佛都可以看到“兰州女孩”眸子里闪烁的点点星光。

    《毛诗正义》太不地道,总喜欢上纲上线,对这样明显的诗意也要曲解一番说:“《简兮》,刺不用贤也。卫之贤者仕于伶官,皆可以承事王者也。”意思是说:《简兮》这首诗,是讽刺天子诸侯作为国家领袖却不用贤士的。使卫国一些贤能的人,只能沦落在一个戏子的岗位上,而他们都是有本事、有能力辅佐辅助天子诸侯的贤能之士。对《毛诗》的解读,后世多不认可,于是,就有了更多的别出心裁者,但就我的感觉来说,这首诗无非是一个女子在赞美舞师,私心里还有些爱慕的意味而已;作者则无疑是一位女性,至于她究竟是宫廷女子,还是民间女子,究竟是已婚还是未婚,这重要吗?

    诗有四章,首章写卫国宫廷举行大型舞蹈联欢,可能是封闭的宫内演出,但也有可能是在公开场合的与民同乐;与民同乐,常常作为官方与百姓拉近关系的手段被频繁使用。可能是正式演出,也有可能是在彩排,“日之方中”,一般是寻找食物的工作时间,似乎不太适合召开舞会,但不管怎样,“舞师”都很投入,都“在前上处”,站在第一排,很吸引眼球,让人有众星捧月,万众瞩目之感。第二章,很自然的转换到对“舞师”本身的描写,身材健美自不用说,动作勇猛如虎,充分展示了男性的力量之美,而在表达“执辔如组”这个舞蹈细节的时候,又是那样的细腻、形象、生动,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形象。夸也夸够了,捧也捧够了,本该收笔的作者意犹未尽,三章细写“舞师”“左手执龠,右手秉翟”,将舞蹈更近一步的细化,而这些铺垫,最终都是为了说明“赫如渥赭”的“舞师”,不但得到了全体观众的追捧,得到了作者暗许的芳心,还得到了观赏歌舞的大人物的认可,“公言锡爵”,可不是随便哪个人都可以享受的至高荣誉。至此,有关“舞师”的内容完全结束,该作者自己登场了,第四章,先用“山有榛,隰有苓”起兴,创造出一个男欢女爱的环境和氛围,然后大胆的问出了那句“云谁之思?”并在后面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大家,我爱的,就是那个来自西方的翩翩少年郎;生怕大家还对不上号,不惜多费口舌,多费笔墨,详细的告诉你:“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将这位女性情感发展的脉络推向高潮。

    所有这些情景都是那样熟悉,其疯狂的程度和那些身穿迷你裙,手挥荧光棒,山呼郭富城,海啸刘德华的追星美眉如出一辙,有什么区别?爱他,喜欢他,就要嫁给他,可能是不少人心中的信念;不能嫁给他,无缘嫁给他,那就在心底里幻想一下,在内心深处让心灵小小的出一次轨,不犯法的,这可能才是更多追星族正常的心理轨迹;只要别像那个“兰州女孩”,追星追到走向极端,追到家破人亡就可以了,而你非要一意孤行,正常人,谁看了恐怕都会嗤之以鼻的。

 

 

 

 

 

                                       2011.04.27.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