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北门  

2011-05-11 21:07:59|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出自北门,                        (出差走出城北门,)

忧心殷殷。(1)                    (我这里忧心忡忡。)

终窭且贫,(2)                    (咱又穷来又贫困,)

莫知我艰。                        (谁人知道我艰辛。)

已焉哉!                          (算了吧,算了吧!)

天实为之,                        (既然是老天安排,)

谓之何哉。(3)                    (对此我只能无奈。)

 

王事适我,(4)                    (王差都给我安排,)

政事一埤益我。(5)                (公事也都推过来。)

我入自外,                        (忙完公事我回家,)

室人交徧讁我。(6)                (家人都将我责怪。)

已焉哉!                          (算了吧,算了吧!)

天实为之,                        (既然是老天安排,)

谓之何哉。                        (对此我只能无奈。)

 

王事敦我,(7)                    (王差都将我敦促,)

政事一埤遗我。(8)                 (公事都向我一推。)

我入自外,                         (忙完公事我回家,)

室人交徧摧我。(9)                 (家人也将我挤兑。)

已焉哉!                          (算了吧,算了吧!)

天实为之,                         (既然是老天安排,)

谓之何哉。                         (对此我只能无奈。)

 

 

(1)陈奂:“《尔雅》:殷殷,忧也。本意作殷殷。”

(2)陈奂:“终,犹既也。......《尔雅》:‘窭,贫也。’是窭亦贫也。传释窭为无礼者,言无以

    为礼也。”

(3)马瑞辰:“按谓,犹奈也。”

(4)朱熹:“王事,王命使为之事也。适,之也。”

(5)朱熹:“政事,其国之政事也。一,犹皆也。”

    焦循:“一即专一之义。言有政事则专厚益我。”

    陈奂:“《说文》:‘埤,增也。”

(6)毛亨:“讁,责也。”

(7)姚际恒:“敦,敦迫也。”

(8)毛亨:“遗,加也。”

(9)姚际恒:“摧,《说文》:‘挤也。’犹云排挤。”

 

 

窭(ju)据    哉(zi)兹    埤(pi)琵    讁(zhe)哲    敦(dui)堆

 

 

    诗出《诗经》《国风》之《邶风》。《毛诗正义》说:“《北门》,刺仕不得志也。言卫之忠臣不得其志尔。”意思是说:《北门》这首诗,是诉说一个小官僚郁郁不得志的。卫国忠贞之臣子,得不到国王和上级领导的重视,无法实现其理想和抱负。有一定道理,但按照我的理解,不一定要局限于“忠臣”,其实,奸臣也有抱怨的权利,何况那些既算不上忠臣,也算不上奸臣,整天吃着皇粮的小官僚,他们似乎更有理由说三道四。从诗的本意来看,也并没有“忠臣不得其志”或安贫乐道之意,所以我感觉毛公之旧说,未免还是有一点迂曲。而当今学者认为是“怨诉”的解读,我认为较为圆满;诗中主人公,应该是一个谨小慎微,亦步亦趋的小官僚,而且应该至少是一个人到中年,渐渐失去人生追求的小官僚;面对繁重苛细的公务,他虽竭尽所能,辛勤应付,希望拿到足够的俸禄养活家小,生活却依然清贫如洗;而那个可恨的上司,非但不体谅他的艰辛,反而一味给他分派任务,使他常有不堪重负之感。辛苦劳作换来的依旧是位卑禄薄,你让他怎么可能不牢骚满腹?家人的不理解和责备,就更是雪上加霜,让他格外难堪;仕途坎坷,人情浇薄,痛苦难禁之余,他只能仰天长叹,将一腔悲愤情绪,发之于诗,归之于天。

    人是无法满足的动物。像我,当年随爷爷生活在陇中一个小小的山村,所有的理想不过是离开那个封闭落后的地方而已;到了县城读书,换成了若能如人家一样在某个单位上班,也就心满意足了;后来,鬼使神差的到了玉门上技校、当工人、提干部,该塌下心来为单位和组织效劳了吧;不然,我还想活的更滋润,活的更有尊严,活的更符合自己的理想,于是继续折腾,买断工龄,下海经商,人到中年以后,突然发现所有这些都不是自己追求的目标;文字,打小就喜欢的文字,实际上才是我的最爱。诗中的小官僚不可能比我更高尚,他可能也是经过了一番甘苦自知的拼搏以后,才到了现在的这个地位,当站在目前的台阶上以后,难免会这山看着那山高,难免会在繁琐的事务性工作中迷失自己,将可能令好多人羡慕,好多人难以企及的这份工作视为“鸡肋”,也就不奇怪了。前路茫茫,往上走,道路越来越窄,但挤在独木桥上的过客却非但不见减少,相反是越来越多了;多少人为了一个位置,一点利益,手抓脚踹,打得头破血流,抢的命悬一线,死的面目全非。然而,这仍然不是退下来的理由,就像没有倒档的车,你只能一往直前。

    能让一个人刹车停下来,安分守己,换一个角度去享受生活的理由不是没有;年纪渐长,阅历渐丰,会让你感觉当时的争斗,原来并没有多大意义;现在得到的位置和利益,原来也不像当时想象的那样重要。奋斗至此,年纪不饶人,一切随缘,听天由命之感顿生,看似消极,实则超脱,这也就是我臆测主人公应该已人到中年的唯一理由。

    停下来,审视一下,我们是否也会有一样的慨叹?是否也会发出“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的一声叹息呢?

 

 

 

 

 

                                         2011.05.11.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