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泽陂  

2011-04-07 16:20:54|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彼泽之陂,(1)                  (在那池塘岸边上,)

有蒲与荷。                      (蒲草荷叶长得旺。)

有美一人,                      (一个美丽的姑娘,)

伤如之何。                      (心系情郎该怎样。)

寤寐无为,(2)                  (睡中梦里无聊赖,)

涕泗滂沱。(3)                  (鼻涕眼泪一起淌。)
  

彼泽之陂,                      (在那池塘岸边上,)

有蒲与蕑。(4)                  (蒲草莲花长得旺。)

有美一人,                      (一个美丽的姑娘,)

硕大且卷。(5)                  (身材壮硕卷发长。)

寤寐无为,                      (睡中梦里无聊赖,)

中心悁悁。                      (心中只将他思量。)

 

彼泽之陂,                      (在那池塘岸边上,)

有蒲菡萏。                      (蒲草花苞长得旺。)

有美一人,                      (一个美丽的姑娘,)

硕大且俨。(6)                  (身材壮硕下巴双。)

寤寐无为,                      (睡中梦里无聊赖,)

辗转伏枕。(7)                  (翻来覆去在枕上。)

 

 

(1)陈奂:“《车邻》《传》:‘陂者曰阪。’陂与阪同义。”

(2)郑玄:“寤,觉也。”

    孔颖达:“觉寝之中更无所为。”

(3)毛亨:“自目曰涕,自鼻曰泗。”

(4)马瑞辰:“古连、阑同声,故蕑可借作蘭,亦可作莲耳。”

(5)朱熹:“卷,鬓发之美也。”

(6)陈奂:“俨,《御览  人事部》九:‘......重颐也’”

(7)朱熹:“辗转伏枕,卧而不寐,思之深且久也。”

 

 

滂(pang)乓    沱(tuo)陀    蕑(jian)间    悁(juan)娟    菡(han)颔   

萏(dan)旦    俨(yan)眼

 

 

    诗出《诗经》《国风》之《陈风》。不知道是为什么,好多人都认为这首诗中的“有美一人”指的是男子,也就是诗人思念的情郎,原因大概与二章之中的“硕大且卷”、三章中的“硕大且俨”不无关系;传统习惯里,“硕大”只能与男子有关,壮硕的身体也似乎是男人的专利,岂不知,在远古社会当中,身体健康,孔武有力,未必就不是一个女子追求的目标,未必就不可以用来夸赞一个女子,头发卷曲,可男可女,下巴成双,男女皆宜吧,再说了,进入父系氏族社会以后,虽然女子的地位渐渐式微,但在传宗接代方面,至今仍旧有着无可替代的关键作用,试想,女子如果没有一个壮硕的身体,她怎样来完成生儿育女这个在古代最为重要的使命呢?历朝历代,帝王将相看重的第一是人口,第二是食盐,然后才是国土、粮食之类,没有较大的人口基数,就算你有广大的国土,又有什么用呢?没有食盐,所有人整天都无精打采,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你又靠谁来打天下?而女子达不到壮硕的标准,就很难生得出壮硕的后代,基于此,我认为咱不能以今天的标准来衡量古代的社会取向,将诗中的“有美一人”翻译成我理解的这个意思,只有这样才更符合情理,也更符合诗意。

    那时候的诗人,总是习惯于拿一件具体的事物或是现成的物件来起兴,表达自己内心深处要传达的意思,《泽陂》也不例外。池塘岸边,蒲草与荷叶伴生,香蒲与兰草共荣,莲花含苞待放,不久就会籽实饱满,隐含着男女成双配对,女子期待着男子来追求,期待着意中人与自己同成百年好合,期待着两人会有一个多子多孙的美好未来。莲子圆润饱满,数量众多,很早以前就被用来暗喻男女结合后的生活追求。我们现在实行计划生育,经过几十年的高压、教育和艰苦卓绝的努力,独生子女或是少生优生已经成为多数人的共识,但你无法否认几十年前咱中国人的生育理念,那时候之前的几千年时间里,咱中国人都以数量取胜,而质量是可以不去考虑的。一个家庭,如果子孙多了,没准就会有一两个出息的,光宗耀祖,靠的是一两个人的崭露头角,有了这个冒尖的人物,依靠他的传帮带,家族兴旺,也就指日可待了。

    其后的意思,直译过来即可理解,多说也没什么意思。当然,这首诗所要表达的意思,还有许多种可能存在,诸如:池塘之岸是否有两岸相隔,可望而不可即,暗示有情人之间无法相见,所以“伤如之何,涕泗滂沱”;所以“寤寐无为,中心悁悁”;所以“寤寐无为,辗转伏枕”。是否多愁善感的诗人,只是面对池塘岸边的香蒲、兰草、莲花等等那些蓬蓬勃勃的植物,以及波光潋滟的绿水,就目睹心感,自然而然地想起所爱恋的男子,是不是两情相悦?男子对她的情有独钟,有没有明确的认可?诗人有没有单相思的可能?都是无关宏旨的诗外之意,如果真的都有明确的答案,我倒认为其没有了诗的韵味,甚至可以断言其没有流芳千古的魅力。

    《毛诗正义》说:“《泽陂》,刺时也。言灵公君臣淫于其国,男女相悦,忧思感伤也。”意思是说:《泽陂》这首诗,是讽刺当时当世的。说的是陈灵公他们君臣在国内淫乱,男女之间互相悦慕,产生了一些忧思感伤的情绪。这明显就是一首男悦女爱的情诗罢了,陷入爱河的男女,难免会有些眼泪鼻涕,这没什么奇怪,难道说这些都是王公贵族,文化青年才有的专利?一般老百姓就不会如此的细腻?你要说底层的人们没文化,所以不会如此高雅,那我也不能苟同,《诗经》产生时期,口耳相传者多,刀刻墨写者稀,各篇作者也很难说只有一人,传播过程中,添油加醋,篡改完善,什么样的可能不会存在呢?人说:东西越带越少,话越带越多,不会没有道理;毛公之说,过于牵强,权作一解,束之高阁即可。

 

 

 

 

 

                                    2011.04.07.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