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殷其靁  

2011-04-08 17:11:54|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殷其靁,(1)                    (轰隆隆的雷声响,)

在南山之阳。                     (响在那南山之阳。)

何斯违斯?(2)                  (为啥这时离开家?)

莫敢或遑。(3)                  (忙公事不得闲暇。)

振振君子,(4)                  (诚信忠厚的人呀,)

归哉归哉!                       (回来吧快回来吧!)

 

殷其靁,                         (轰隆隆的雷声响,)

在南山之侧。                     (响在那南山侧旁。)

何斯违斯?                       (为啥这时离开家?)       

莫敢遑息。                       (忙公事不敢停下。)

振振君子,                       (诚信忠厚的人呀,)

归哉归哉!                       (回来吧快回来吧!)

 

殷其雷,                         (轰隆隆的雷声响,)

在南山之下。                     (响在那南山之下。)

何斯违斯?                       (为啥这时离开家?)

莫或遑处。 (5)                  (忙公事哪敢停下。)

振振君子,                       (诚信忠厚的人呀,)

归哉归哉!                       (回来吧快回来吧!)

 

 

(1)毛亨:“殷,雷声也。”

     陈奂:“殷,犹殷殷也。”

(2)严粲:“言殷然之雷声,在彼南山之南。何为此时违去此所乎?盖以公家之事,而不敢遑暇也。”

(3)毛亨:“遑,暇也。”

(4)毛亨:“振振,信厚也。”

(5)毛亨:“处,居也。”

 

 

靁(lei)(雷的本字)    振(zhen)真    哉(zi)兹    下(hu)户

 

 

    诗出《诗经》《国风》之《召南》。《毛诗正义》说:“《殷其靁》,劝以义也。召南之大夫远行从政,不遑宁处。其室家能闵其勤劳,劝以义也”。意思是说:《殷其靁》这首诗,是劝人行义的诗篇。召南国的大夫因为政事繁忙而远行,不能安宁的在家生活。他的妻子能够体谅他的勤劳,劝他以公事为重。我觉得毛公除了强解诗人所担忧的对象,一定为召南国大夫这点有些拘泥之外,其余倒也没什么大问题。诗中所指的“君子”,也就是这位行役在外者,无疑是统治阶级中的一员,级别可能也不会很低。文学作品,尤其是古时候的作品,不会奢侈到来歌颂或是吟诵一个“屁民”;现在,若不是着眼于统治地位的维护,报章杂志、电影电视上,平民百姓主宰眼球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

    毛公如此解读,有他的道理在。古代诸侯国中,大夫一类,恐怕也只有大夫一类人物才能上得了台面,才可以入文入诗,一般的公务员,普通的老百姓,没有这样的资格,也享受不了类似的待遇,直到现在,似乎也还是遵从这样约定俗成的规矩,不敢越雷池一步者多,听天由命,安于现状的“屁民”,整天陷于填饱无底洞的奔波之中,犹自自顾不暇,哪还有功夫琢磨提升地位一类的问题?而像我一样总是对既得利益者大不敬的异类,恐怕啥时候都是少数。我大概是读书读愚了的类型,否则,怎么会放着安稳幸福的日子不过,放着满地的金钱不挣,老是在嘴上、在笔底下,跟人家手中有权,腰里有钱的上层人物过不去呢?

    诗分三章,开头均以雷声起兴。隆隆的雷声,忽而在山南,忽而在山旁,忽儿又到了山的脚下,震天雷声,不绝于耳,令人心惊肉跳,如此不详的雷声,怎能不勾起家居的妇人,对出门在外奔波的亲人的担心和忧虑?吃人家的饭,就得服人家的管;天气再恶劣,也无法阻挡履行公务的脚步,心再怎样的宽,体再怎样的胖,也无法改变一个妻子对忙于公务的当家人牵肠挂肚!这是人之常情,同时也是人的悲哀。有一种人,多数是女人罢,总是人闲心不闲,就算没什么事,她也会给自己找一点事情来想、来担忧,否则就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打发。

    诗以重章复叠的形式,唱出妻子对丈夫的思念之情,在反覆咏叹中加深了情感的表达。飘忽不定的雷声,引出对丈夫行踪无定、生活漂泊的挂念,“遑”、“息”、“居”三字,则层层深入地表现了丈夫忠于职守、不敢稍有懈怠的工作态度。每章虽只寥寥数语,却转折跌宕,极大限度的展示了女主人公几分抱怨、几分理解、几分赞叹、几分期望等多种情感交织的复杂心态,活现出这位思妇在雷雨天里忧喜参半的心理轨迹,堪称妙笔。诗,作为心灵的独白,不是非此即彼的逻辑推理,也不是毫无波澜的一潭死水,此诗之妙,正在于其跌宕起伏的语意转折,在否定、亦复肯定中呈现心灵的起起落落。语言简洁朴素,四字齐言中夹杂三字短语,有意模拟说话的口气,于一倡三叹中倾吐衷情,尤为传神。

    好女人,这样的女人,谁敢说不是一个好女人呢?

 

 

 

 

 

                                      2011.04.08.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