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东门之墠  

2011-05-12 11:19:03|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东门之墠,(1)                 (东门外面就是广场,)

茹藘在阪。(2)                 (茜草就长在那坡上。)

其室则迩,                     (他家就在我家近旁,)

其人甚远。                     (那人却好像在远方。)

 

东门之栗,                     (东门外面栗树之下,)

有践家室。(3)                 (那里有一个好人家。)

岂不尔思?                     (难道不愿把你思想?)

子不我即。(4)                 (你却不来陪我说话。)

 

 

(1)毛亨:“墠,除地町町者。”(陈乔枞:“町町,言除地使之平坦。”)

(2)朱熹:“茹藘,......一名茜。”

(3)王先谦:“《韩》:‘践,作靖。’靖,善也。”

(4)毛亨:“即,就也。”

 

 

墠(shan)善    茹(ru)如    藘(lv)闾    阪(ban)坂

 

 

    诗出《诗经》《国风》之《郑风》。此篇主旨,古今认识较为一致,《毛诗正义》说:“《东门之墠》,刺乱也。男女有不待礼而相奔者也。”意思是说:《东门之墠》这首诗,是讽刺乱象的。郑国男女,有一些人不遵守礼仪规定,私相奔逃。毛公虽为其冠上了“刺乱”的大帽子,却也不否认该诗写的是“男女有不待礼而相奔”的内容;今人则多以恋歌视之,不同的学者有说为男性唱词,有说是女性唱词,也有说应该是男女酬唱的,不一而足。我倒觉得郑笺说得更有道理,将此视作“女欲奔男之辞”,或许更符合作者的本意。更进一步说,将其视为一个女子的单相思,我看倒是恰如其分。

    单相思这种事情,虽然不敢说人人都有过体验,但有过这份情愫的人不在少数,不分男女,自然也不分古今。诗只两章,“东门之墠,茹藘在阪”,“东门之栗,有践家室”,交代的是地点和环境;爱屋及乌,由于自己的心上人住在那里,那块地方在诗人的心目中也变得格外优美、格外迷人起来。“墠”,你可以说它是一个小广场,也可以说它是一个小土坪,紧挨着土坪的地方有一座小山坡,山坡之上长满了茜草,与之相伴而生的还有几棵粟树,栗树之下就是心上人的小屋,那个可爱的人儿就住在那里;因为心上人的存在,那个人家也变成了一个好人家;两人之间虽然在地理意义上的距离并不遥远,但心灵上的距离似乎又非常遥远,正所谓“其室则迩,其人甚远。”即便是这样,我们痴情的主人公仍然心有所属,痴痴地凝望着、想念着,以至于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岂不尔思?”的问句,发出了“子不我即”的叹息;我是这样痴情的想念着你,你却无情的不搭理我,现实与幻想交织,希望与失落并存,这是多么的折磨人呀!也是,单相思的事情,似乎还没有一件不折磨人的哦。

    据考证,茜草根,大红,可染嫁衣;栗树枝,嫁娶道具,古人一直在用。两者在诗中同时出现,做起兴之用,触动了诗人那颗敏感的心,绝对不是巧合;《诗经》如此者,俯拾即是。

    单相思的滋味,简而言之,就是一种痛苦的甜蜜,甜蜜的痛苦,可惜到我这个年龄,再也找不到如此的美妙了。人的老去就是这样,无趣得很呀;想起年轻时候的种种,虽不至于潸然泪下,但还是有一点心酸,还能理解诗人的衷曲,心灵也就不算迟钝了吧。

 

 

 

 

 

                                         2011.05.12.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