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北风  

2011-05-14 11:01:54|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北风其凉,                       (北风吹过天气凉,)

雨雪其雱。(1)                   (纷纷雨雪在飘扬。)

惠而好我,(2)                   (有人关心照顾我,)

携手同行。                       (与我携手别故乡。)

其虚其邪,(3)                   (不敢缓呀不敢慢,)

既亟只且!(4)                   (我们得快点奔忙!)

 

北风其喈,(5)                   (北风渐紧呼呼响,)

雨雪其霏。(6)                   (漫天雨雪在飞扬。)

惠而好我,                        (有人关心照顾我,)

携手同归。                        (与我携手辞故乡。)

其虚其邪,                        (不敢缓呀不敢慢,)

既亟只且!                        (我们得快点奔忙!)

 

莫赤匪狐,(7)                    (再红比不上狐狸,)

莫黑匪乌。                        (再黑比不上乌鸦。)

惠而好我,                        (有人关心照顾我,)

携手同车。                        (携手一起登车驾。)

其虚其邪,                        (不敢缓呀不敢慢,)

既亟只且!                        (我们就快点走吧!)

 

(1)毛亨:“雱,雪盛貌。”

    郑玄:“寒凉之风,病害万物。兴者,喻君政教酷暴,使民散乱。”

(2)毛亨:“惠,爱。”

    欧阳修《诗本义》:“虽风雪如此,有与我相惠好者,当与相携手冲风冒雪而去尔。言无暇宽徐,

    当急去也。”

(3)朱熹:“虚,宽貌,邪一作徐,缓也。”

(4)朱熹:“亟,急也。只且,语助辞。......彼其祸乱之迫已甚,而去不可不速也。”

(5)毛亨:“喈,急貌。”

(6)陈奂:“霏,甚貌。甚与盛同。小笺曰:霏,《说文》无此字。古当作非。非,犹飞也。”

(7)严粲:“莫赤莫黑,言无有赤黑于此者,谓最赤最黑也。最赤者,非狐乎?最黑者,非乌乎?”

 

雱(pang)滂    行(hang)杭    邪(xu)徐    且(ju)居    喈(jie)皆

 

    诗出《诗经》《国风》之《邶风》。古代的车子,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坐得,一般老百姓,相关法律规定,是没有坐车资格的;能坐得起又有资格者非贵族莫属。看来这首诗毛公的解读不是没有道理:“《北风》,刺虐也。卫国并为威虐,百姓不亲,莫不相携持而去焉。”意思是说:《北风》这首诗,是讽刺暴虐的。卫国的统治者上下都逞威暴虐,导致百姓无法与官府亲密合作,没有一家人不相互召唤、相互携持而去的。当然,毛公眼中的“百姓”,不能理解成现代意义上的百姓,应该是特指那些曾经有权有势的贵族。

    贵族逃亡,不是什么稀奇事,历朝历代可能都有过;世事风云变幻,此起彼伏,有得势者必然有失势者。秦始皇统一中国,六国的贵族就遭殃了;刘邦建立了汉朝,秦王朝的子孙后代不可能仍旧安富尊荣;一直到新中国诞生,除了个别几个有不倒翁属性的好命人,谁又见过国民党内的功臣干将,得到了组织的信任,国家的重托?政见不同,不可相与为谋,你又没能力左右局势,仅凭本能,在这样的局面下,你也只好明哲保身,退而求其次,远远地逃离了。这首诗,说的恐怕就是这样一批人。“北风其凉,雨雪其雱。”、“北风其喈,雨雪其霏”,从表面上看,无非是极力渲染风霜雨雪的盛大与密集,在诗中作为起兴之用,实际上还隐含着比喻虐政如风霜雨雪肆虐的意思;“莫赤匪狐,莫黑匪乌。”两句,反其道而行之,明面上是在说眼前习见的两种动物,实际上是在比喻得势的执政者为恶不改,用咱们常说的俗语来概括,“天下乌鸦一般黑”便是最好的翻版。得势的一方,不会是孤家寡人;失势的一方,当然也不会是单枪匹马,要逃亡了,有几个伴儿也热闹些不是,于是,“惠而好我”者,呼朋引伴,“携手同行”、“携手同归”、“携手同车”,大家七嘴八舌,你说“其虚其邪”,他也说“既亟只且”,总之一句话,咱赶快走吧,若慢一点,肯定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朱熹老夫子在他的《诗集传》中说:此诗“气象愁惨”;可谓指出了该诗的基本风格。想想,当年的蒋介石之流,离开大陆的时候,恐怕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诗三章展示的逃亡情景:风紧雪盛,狐奔鸦乱,一群过气的贵族官僚落荒而逃,局势紧急,环境凄凉之情景跃然纸上,怎能不让人悚然心惊呢?

    朝代更替,世事变迁,施暴者,逃亡者,一代又一代交替上演,人家好赖还有看得见的权力与利益,看得见的好处与未来鼓舞,咱老百姓有什么?苦就苦了咱老百姓呀,作为生活中的配角,绝对的配角,被这些争权夺利者所裹挟,也要承受看不到头的腥风血雨,苦难伤痛,怎能不让人黯然神伤?

 

 

 

 

 

                                       2011.05.14.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