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扬之水  

2011-05-17 11:14:14|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扬之水,                       (清浅的水呀慢慢流,)

不流束楚。                     (连捆荆条也飘不走。)

终鲜兄弟,(1)                 (没姐妹兄弟做帮手,)

维予与女。                     (只有你我相守白头。)

无信人之言,                    (千万别信那些流言,)

人实迋女。(2)                 (他骗你是别有所求。)

 

扬之水,                        (清浅的水呀慢慢流,)

不流束薪。                      (连捆柴草也飘不走。)

终鲜兄弟,                      (没姐妹兄弟做帮手,)

维予二人。                      (只有我俩相守白头。)

无信人之言,                    (千万别信那些流言,)

人实不信。                      (他没信誉实在丑陋。)

 

 

(1)郑玄:“鲜,寡也。”

(2)毛亨:“迋,诳也。”

    段玉裁:“言迋,为诳之假借。”

 

 

鲜(xian)藓    迋(kuang)诳

 

 

    诗出《诗经》《国风》之《郑风》。从口气上揣摩,这应该是一个妻子对丈夫的表白。古代的男人在家中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这从他们可以娶妻,也可以纳妾上可见一斑;理论上说,男子纳妾,几乎没有太多的限制,而作为一家之主的男主人,因为要养家糊口,肩负的责任当然相应的也有所扩大,他得离家去做官,他得出门去经商,也就是说,他得去创收;更多的男人当然可以守着三十亩地一头牛,但那也就意味着他只能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千万别做三妻四妾的美梦。丈夫出门去做官经商,与外界多有接触,建立外室,改善自己在外的生活质量,老婆管不着,即便是进青楼,逛窑子,花天酒地,老婆恐怕也无法得知;但妻子不一样,她只能固守在深宅大院当中,如果她只能算是一个小家碧玉,那她也走不出家门跟前的地界,熟门熟路,活动在周围的人不是三姑六婆,就是七大姑八大姨,要见到一个中意男人的机会都稀缺的很,遑论红杏出墙?若有,那也多在墙内开花。何况自古以来的礼教传统,对女子的贞洁可是看得非常之重,男人一别经年,甚至是一去好多年了无音信,期间,女人难道不会在经意不经意之间得罪任何人吗?再说了,人群当中,总有那么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多嘴多舌者,说长道短,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在男主人回家后添油加醋,学老婆舌者不在少数;而闲言碎语一旦进入耳朵,很少有人能抵御得了它对信任的侵蚀,两人感情非常之好,都不敢说自己心无所动;两人之间若有一点点的裂隙,男人如何不苦恼?女人又如何取得信任?在此情况下,分辨大概也属于无奈之举吧。本诗当属此列。

    《毛诗正义》说:“《扬之水》,闵无臣也。君子闵忽之无忠臣良士,终以死亡,而作是诗也。”意思是说:《扬之水》这首诗,是怜悯郑国缺乏忠臣的。国内的一些正人君子,怜悯公子忽身边没有忠臣贤良之士来辅佐,最终导致了他的死亡,所以做了这首诗。如果引申一下,似乎也可以这样去理解,但诗人的本意,我想绝对不可能如此宏大,说夫妻关系的可能性,应该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束楚”、“束薪”,在《诗经》的许多作品中都暗示夫妻关系。《王风》同名的《扬之水》中的“不流束薪”、“不流束楚”、“不流束蒲”;《唐风》《绸缪》中的“绸缪束薪”、“绸缪束刍”、“绸缪束楚”;《周南》《汉广》中的“翘翘错薪,言刈其楚”、“翘翘错薪,言刈其蒌”;没问题,都用来刻画夫妻关系。那么,《郑风》《扬之水》自然也不可能例外。“束楚”、“束薪”有捆绑的意思,男女结为夫妻,也就等于将二人的命运捆在了一起;两者如出一辙,当无异议。

    大家应该都有这样的体会,一般来说,有意去冤枉人的一方,很难得到什么惩处;被冤枉的一方,却往往有口难辩。此诗当中的女主人公,面临的应该就是这样的困局。分辨不好,不分辨更不好,两害相权取其轻,为了自己的清白,总得说几句吧,于是,诗人用“扬之水,不流束楚。”、“扬之水,不流束薪。”来起兴,用形象的比喻告诉丈夫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道理;而缺少兄弟姐妹帮衬的我俩,只能靠我们自己,只能互相信任;至于那些小人编造的流言蜚语,怎么可以相信呢?“无信人之言,人实迋女。”、“无信人之言,人实不信。”这两句,不但应该引起老祖先足够的重视,一样应该引起我们这些后代的重视。多少美好的夫妻关系,倒在了流言蜚语面前;多少夫妻的恩爱,因为怀疑而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爱一个人,就相信他(她),即便曾经有过背叛,也不代表互相之间已经恩断义绝。犯错,是人性固有的缺陷;改正错误,也是上帝赋予人的神圣权利;给犯错者一次机会,也就是给自己一条活路。

 

 

 

 

 

                                   2011.05.17.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