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溱洧  

2011-05-30 10:34:11|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溱与洧方涣涣兮,(1)               (溱水洧水哗哗流淌,)

士与女方秉蕑兮。(2)               (少男少女手拿兰草。)

女曰:“观乎!”                   (女孩说:“快来看呀!”)

士曰:“既且。”(3)               (男孩答:“已看过了。”)

“且往观乎!”                     (“那就再去看一看吧!”)

洧之外洵訏且乐。 (4)              (洧水岸边宽敞又热闹。)

维士与女,                         (这些年轻的男男女女,)

伊其相谑,                         (在一起相互逗乐玩笑,)

赠之以勺药。(5)                   (互赠传情达意的芍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6)                (溱水洧水幽深清亮,)

士与女殷其盈兮。(7)                (少男少女挤满河槽。)

女曰:“观乎!”                    (女孩说:“快来看呀!”)

士曰:“既且。”                    (男孩答:“已看过了。”)

“且往观乎!”                      (“那就再去看一看吧!”)

洧之外洵訏且乐。                    (洧水岸边宽敞又热闹。)

维士与女,                          (这些年轻的男男女女,)

伊其将谑,                          (在一起相互逗乐玩笑,)

赠之以勺药。                        (互赠传情达意的芍药。)

 

 

(1)毛亨:“溱、洧,郑两水名。”

    朱熹:“涣涣,春水盛貌。”

(2)毛亨:“蕑,兰也。”

(3)郑玄:“既,已也。士曰:已观矣。”

(4)毛亨:“訏,大也。”

(5)焦循:“勺药之华,鲜艳外著,其称勺药,犹灼烁也。勺药又为调和之名。......古人枣取于早,

    栗取于慄,多假声音以为义,取勺药为结约,与取勺药为调和,其假借一也。”

(6)毛亨:“浏,深貌。”

(7)毛亨:“殷,众也。”

 

 

溱(zhen)臻    洧(wei)伟    涣(huan)奂    蕑(jian)肩   浏(liu)留

 

 

    诗出《诗经》《国风》之《郑风》。有几个关键字需要解释一下。溱、洧,均为古河水之名。溱水,源出河南省密县东北,东南流,与洧水相汇双洎河,东流贾鲁河;洧水,源出河南登封县阳城山。蕑,乃香草名,生在水边,又名泽兰;当地当时习俗,认为手持兰草,可祓除不祥。《诗·陈风·泽陂》中:“彼泽之陂,有蒲与蕑,”两者当为一物,这里则用为兰草之意。勺药,中药名辛夷,这里说的应该是草芍药,不是花如牡丹的木芍药,别名“江蓠”,古时候情人取其谐音,在“将离”,也就是即将离别时互赠此草,寄托别离情怀;而古时候人们发音,“勺”与“约”同,同理,“勺药”也就有了“约邀”的意思,情人之间借此表达相互爱慕和相约结伴之意。

    在今天看来,情人节似乎是来自西方的洋节日,其实,相同意义上的情人节,咱这里古已有之。农历三月三日,被称为上巳节,又称女儿节;早些时候的年轻男女,在这样的一个特殊日子里,须相约河边聚会,采兰水上,手持兰草,男女共游,以祓除不祥,同时还要祭祀于水滨求子的高媒和祓契两夫妇。《诗经》中的许多恋歌,可能就是在这个节日里唱出并流行一时;《论语》有载:“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七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记录的恐怕就是当时的盛况。而到了两晋时期,王羲之《兰亭序》所言:“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大概已经演变成文人墨客的曲水流觞,渐渐变得风雅起来。更接近于上巳本色的情况,应是杜甫《丽人行》诗中描写的:“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了。时至今日,一些地方在农历三月三时,记得古俗,有良好传承的家庭还会采来荠菜煮上鸡蛋,使我们朦朦胧胧记起“春在溪头荠菜花”等一些反映古俗的诗句,但最可惜的是,我们再也无法明了这个节日的本来寓意,再也无法将其推而广之。一个有着美好寄托的节日,连同它纯真无邪的内涵,竟然一并湮没在时间长流中,无迹可寻,未尝不是一大遗憾,难免令人唏嘘不已。

    “溱与洧方涣涣兮”、“溱与洧浏其清矣”,简简单单的七个字,随口而出;“士与女方秉蕳兮”、“士与女殷其盈矣”,可能在现代人看来,书袋气十足,但这在古代恐怕也是一般人的口语;交代了时间、地点、环境、主角、道具的两句诗,一并传递给我们多少欣喜、兴奋和欢乐的气息!鸟鸣虫唱,点醒无限春光;芽胞微露,点亮有限日夜;爱情,懵懂的爱情,就在懵懂的青春里滋长,就在漫漫的冬眠之后苏醒。男女邂逅,情愫暗生,女孩子含羞相邀:“快来看吧!”男孩子憨憨作答,“已看过了。”我的傻哥哥也,你也太不解风情了吧?“那就再去看一看吧!”,这有什么关系呢?以对话的形式入诗,历史上不是绝无仅有,但在《诗经》当中还真不多见。此时此刻,溱洧河边没有灯火阑珊的辉煌,没有月色朦胧的渲染,一切都在光天化日之下,“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统用白描手法,就像一篇客观的新闻报道,告诉我们,同样不缺乏爱情的老祖先,那一份从容与全情忘我的投入,是多么的令人心生羡慕啊!

    然而,文人之尖酸刻薄流传至今,将如此美好的一首诗,竟然生生的给戴上了一个“淫乱”的帽子,《毛诗正义》说:“《溱洧》,刺乱也。兵革不息,男女相弃,淫风大行,莫之能救也。”意思是说:《溱洧》这首诗,是讽刺淫乱的。战火连绵不断,导致男女相互抛弃,淫乱之风盛行,达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本是人之天性,毛公和以他为代表的一班封建卫道士,你们难道是中性人?你们难道不娶媳妇?你们难道就没有产生过性的冲动?作为人类发展的原动力,至少也是重要的原动力之一吧,性欲,我不敢说他是多么美好,但应该不能说它是肮脏的吧;粗人有粗话:你爸不那个你妈,你从哪里来?此言不差,话糙理不糙不是。

 

 

 

 

 

                                         2011.05.30.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