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皇皇者华  

2011-06-14 11:54:29|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译文:

 

皇皇者华,(1)                    (红红火火开放的花朵,)

于彼原隰。(2)                    (在高原湿地之上蓬勃。)

駪駪征夫,(3)                    (一行使臣们匆忙走过,)

每怀靡及。(4)                    (总怕事办的不够利索。)
  

我马维驹,(5)                    (我赶着我的高头大马,)

六辔如濡。(6)                    (六组马缰绳柔软光滑。)

载驰载驱,                        (驾起车我们东奔西走,)

周爰咨诹。(7)                    (只为听取大家的看法。)
  

我马维骐,(8)                    (我赶着我的斑纹花马,)

六辔如丝。(9)                    (六组缰绳丝一般光滑。)

载驰载驱,                         (驾起车我们东奔西走,)

周爰咨谋。                         (只为征求大家的看法。)
  

我马维骆,                        (我赶着我的黑鬃大马,)

六辔沃若。(10)                   (六组缰绳润泽又光滑。)

载驰载驱,                        (驾起车我们东奔西走,)

周爰咨度。                        (只为斟酌最好的办法。)
  

我马维骃,(11)                   (我赶着我的杂色大马,)

六辔既均。(12)                   (六组缰绳均匀而光滑。)

载驰载驱,                        (驾起车我们东奔西走,)

周爰咨询。                        (只为探究各人的想法。)

 

 

(1)毛亨:“皇皇,犹煌煌也。”

(2)毛亨:“高平曰原,下湿曰隰。”

(3)朱熹:“駪駪,众多疾行之貌。征夫,使臣与其属也。”

(4)严粲:“每念不及于事,唯恐不逮也。”

(5)马瑞辰:“我马维驹,《释文》:‘驹音俱,本亦作骄。’”

(6)郑玄:“如濡,言鲜泽也。”

(7)朱熹:“周,遍。爰,于。”

    严粲:“诹、谋、度、询,皆访问之意。”

    姚际恒:“大抵诹为聚议之意。谋为计画之意。度为酌量之意。询为究问之意。”

(8)陈奂:“《小戎》《传》:‘骐,綦纹也。”

(9)陈奂:“高注《淮南》云:’如丝,言调匀也。”

(10)严粲:“《补传》曰:‘沃,润泽也。’今曰:犹如濡也。”

(11)毛亨:“阴白杂毛曰骃。”

(12)陈奂:“均读为匀。故《传》云:‘均,调也。’”

 

 

駪(shen)身    诹(zou)邹    度(duo)夺    骃(yin)因    询(xun)荀

 

 

    诗出《诗经》之《小雅》。对于产生于民间的《诗经》,我一直不愿拔高它的境界,但在读了《皇皇者华》之后,我改变了想法。民主这玩意,是近现代的产物,在封建皇帝与君王那里找不到它的踪影,在奴役与被奴役的奴隶社会中,更是不该有的事情,再往上推,倒是原始气息浓厚的远古时期,还有一点民主的萌芽和原生态。我们都知道,《诗经》所反映的历史年代,为公元前十一世纪到公元前六世纪左右,也就是咱们古代的西周初期到春秋中叶,前后五百年上下;那个时代,历史断代正好将其定位在奴隶社会时期,按理说,绝对不可能与民主有什么牵连,但这首诗是个例外;从作者的角色来看,地位的高低咱先别管,但肯定是一个官员,只要是官员,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眼前的一点俸禄,为了显示自己的重要性,无论是从等级贵贱的制度来看,还是从人性的角度来看,都难免会有为主子脸上贴金的嫌疑,有为统治者歌功颂德换取好处的嫌疑,但你要是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不管人家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那怕只是在做表面文章,你也得承认,这位哥们在诗中进行的工作,履行的公务,还真与民主有关。

    “皇皇者华,于彼原隰。”当然是用来起兴,只要是起兴,就有言外之意,表面上看,它只是客观的描写高原湿地上红红火火开放的花朵,但这难道没有隐喻深藏于社会底层的人才的意思吗?难道没有隐喻那些来自民间的真知灼见的意思吗?“駪駪征夫,每怀靡及。”就立刻转入了现实,交代了为统治者提供直接服务的那些人,作为工具奔波在执行使命的路途中,且时刻心怀办事力度不够的忧惧。进入第二章以后,用了四章的篇幅,反复描写他们是怎样进行工作的具体情况,如果说“我马维驹,六辔如濡”、“我马维骐,六辔如丝”、“我马维骆,六辔沃若”、“我马维骃,六辔既均”四句,在告诉你作者身份,地位,使命的同时,多少还有一些炫耀的成分的话,那么,“载驰载驱,周爰咨诹。周爰咨谋。周爰咨度。周爰咨询。”四句,可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们这一次下来到民间,东奔西走,可不是做表面文章来了,就某一件涉及公众的事情,他们不辞辛苦,就是为了听取大家的意见来了,就是来征询大家的看法来了,就是来斟酌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来了,就是来探究一下各人的想法来了。虽然诗中并没有告诉我们最后的结果,单就这一份态度,我们也不得不佩服古人的勇气、智慧和胸怀;再想想今天的统治者,居高临下,时刻都想提醒被统治的我等,俺可是不得了了不得的人物,你们作为没什么智商,没什么能力,更没什么发言权的“屁民”,说难听一点,都属驴,只有听喝的份;听话,努力工作,主动纳税就是你们最大的本份,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干,哪那么多废话?想参政议政,你有那资格吗?按照宪法规定,我应该享有多的说不清的权力,但鄙人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呢?买断十多年了,一个最应该普及的选举与被选举权都从未行使过,更别说其它了;倒是一大堆的义务,时不时就来打扰我平静的生活,凭什么呢?

    “《皇皇者华》,君遣使臣也。送之以礼乐,言远而有光华也。”意思是说:《皇皇者华》这首诗,描写的是君主派遣使臣的诗篇。他们带着君主那些言简旨远,闪耀光华的“礼乐”,来到民间,送给老百姓。《毛诗正义》的解读或许没有错,都已经过去了几千年,作者当年的想法,谁揣摩得准呢?相比较俺而言,毕竟毛公离那个时代更接近一些,舛误错漏可能也更少一些吧。但读书千万不可将书读死了,知识是为人服务的,书更不可能例外;我这样来解读,其实更多的是为了发泄后面的那些牢骚,那些怨气;谁叫我只是一个“屁民”呢,“屁民”自然只能按照“屁民”的方式生存,“屁民”也只能按照“屁民”的方式说话,借古人酒杯,浇胸中块垒,有些可悲,有些无奈,没别的办法,不得已而为之。

 

 

 

 

 

                                       2011.06.14.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