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矛盾  

2011-06-15 14:28:58|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有朋友夫妻相邀,散步至广场。天气越来越热的缘故吧,油田广场的中心地带,虽说不上人山人海,但比平时明显增加了不少,放风筝的各自扯了一根线,自个儿伸长了脖子,追寻高高在上的感觉;投入游戏的孩子,难得的放飞了一份心情,在各自的娱乐项目里沉醉;不同年纪的夫妻多没有牵手,但一样让你能看出来他们的温存,尽管时不时的也会心不在焉;谈对象的不一样,那束炽热的目光不离对方左右,浑身上下都散发出甜蜜与陶醉的神情;一切,所有这一切,无不显示出眼前世界的升平气象。

    而为数最多的,是那些花枝招展的居家女士,她们大多在2000年前后,跟风从企业买断工龄回归家庭,晚饭过后无所事事,挺着饱胀的肚腹,不出来消遣一下,多余的脂肪就会找上门来,于是自发组成好几个舞蹈的团队,跳锅庄,跳健身操,跳民族舞......不一而足;几位已有些年纪的民间歌唱家,拿着几张手抄的歌谱围成一簇,旁若无人的唱着中国特色的“红歌”,音调好像都吃不准,音色也有些令人作呕,但这份自娱自乐的精神,还是感染了不少的听众。我有些木然,私心里乱想,眼前的这道风景,如果让组织豢养的那些媒体,不期然撞在眼里,这又该是多好的一个题材呀,它一定又可以大肆的标榜一下,你看看,咱的人民多淳朴呀!咱的群众多可爱呀!咱的组织多伟大呀!只可惜我无法剥开那几位歌者的头脑,无法从那些复杂的大脑沟回里阅读,如果有机会,我真想问问他们:你们到底是真的热爱组织,还是就为了唱歌而唱歌愉悦自己呢?你们真的有那么高的思想境界吗?你们真的是打心眼儿里在歌颂那个自以为是的组织吗?

    继续向前去,更大的市政广场豁然开朗。科技的神奇,这些年逐渐走近了寻常百姓的生活,喷泉花样翻新着的水柱,射灯光怪陆离着的色彩,为城市居民的夜生活,增添了不少的亮丽;池边舞姿蹁跹着的雕塑,脚下舒缓流淌着的音乐,为出门乘凉度夏的男女老少,营造了一个轻松愉悦的氛围;我们行经此处,不由得也将脚步放慢,自然不自然的,就将身体向水的方向挪动过去;西北缺水,没有水的风景,缺少了几分阴柔,缺少了几分从容,缺少了几分淡定;近几年来,这一切仿佛突然之间都从天而降,作为纳税人,你知道这都是咱们自己的血汗垒成,享受这一切可谓名正言顺,那你怎么可能按捺得住与它亲近的渴望?于是,我们也不约而同的向那一份清凉靠近,直到长久站立造成腿部不适以后,才有些恋恋不舍的绕过一片葳蕤的绿地,踏上回程的方向。

    没走几步,爬墙虎搭成的一道绿色植物墙壁旁边,另一个“水”世界挡住了我们的脚步。好几百米长的啤酒与烧烤摊档,依次排列,攒动的人头塞满了棚下的多数座位,像我一样花白了头发的中老年辈不是没有,一些人也正兴高采烈的投入追逐狂欢的队伍,“老夫聊发少年狂”,将大杯大杯的啤酒灌进发福的肚皮;年轻人自然是主力军,许多孩子的模样,让你一看就知道,这是刚刚参加完高考的轻松一族,青春在这里找到了最佳的舞台,面红耳赤者有之,高谈阔论者有之,尽情挥洒者有之,恣肆绽放者亦有之,低声交谈中浅斟慢饮者有之,高声大嗓中猜枚行令者亦有之;热情的摊主练就了一副好眼力,怎么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为他们贡献营业额、贡献利润的潜在消费者,一双双敏锐的眼睛,早就盯上了我们的脚步,只要稍有迟疑,马上就有几个声音在不停的、热切的招呼。坐下来,要了一瓶果啤,两瓶“黄河大浪”,在人声嘈杂处,说闲话,吹凉风,东家长,李家短,没有话题的时候,穿插着还会想一点自己的心事,好不惬意。突然,我就搭上了前一阵子活跃的那根电线,在脑海中先行设置了一个别样的场景;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我们有偷天换日的能耐,将现在的这些人统统送回到六十多年以前,放置在国共交战的战场,这些年轻人会踊跃报名参军上战场吗?这些大嫂大妈会熬夜为战士们做军装衲鞋垫吗?步入中老年的我们,会冒着枪林弹雨推上独轮车去支前吗?半大的小子和丫头片子们,会神奇的拈了一杆红缨枪,去村口站岗放哨查路条吗?

    还可以有许多的问号,还可以不停地追问,如果没有时间的惊扰,我可能会继续这个一文不值的思绪;但现实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将你拉回眼前。真是的,咸吃萝卜淡操心,有时间多琢磨琢磨钱,多琢磨琢磨怎样过好自己的生活多好,实在是还有精力,在网上吊一两个红颜,在现实生活中踅摸一点风花与雪月也成,瞎想什么呢?却终归绕不出喜欢瞎寻思的泥潭,一次次掉进同样的漩涡之中。

    矛盾呀,我把自己当成了谁?儒墨道法的孔孟、墨翟、老庄、还是荀韩?古希腊哲学先贤柏拉图,还是苏格拉底?佛众崇拜的释迦牟尼,还是穆斯林眼中的哈里发穆罕默德?

    你什么也不是,你有什么好矛盾?你怎么敢矛盾呢?喝!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何况天并没有塌下来的意思,杞人忧天,自作多情,就你有思想呀?整个一不开窍的榆木疙瘩,你还自以为是的沾沾自喜呢,喝高了睡你的大头觉去吧。

 

 

 

 

 

                                         2011.06.15.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