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差距  

2011-06-18 11:35:15|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亮的越来越早,对每一个人,每一种生物或植物,每一个时区,每一个星球或星云,简直都公平的无以复加。

    5点钟,夜色半褪。此时的我还在半醒半梦之间,下意识当中,感觉向阳的那面窗户上,已有几缕发白的光线,在厚厚的窗帘之外跳跃。

    5点半,晨光熹微。起早锻炼的人声,脚步声,音乐声,声声入耳,我不得不起床了。出门抬头,挂在高天上的月亮,如一枚篆刻的图章,绵延不绝的蝌蚪文,轮廓清晰地拓印在巨幅的蓝天之上,像极了一位巨匠的作品;远山则披了一件暗白的纱衣,瘦骨嶙峋的蹲踞于靠南的天边,向北俯视,仿佛很有思想的模样;晨练的多是老人,睡不着,可能是他们早起最重要的原因;一位巨胖的中年女性,越过了雍容华贵的界限,像一个肉球从广场的一角滚进来,叫人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而两个清洁工正机械的挥动扫帚,搅起一团一团的土雾,掺合在沁凉如水的晨岚之中,为昨夜没几个人注意到的几星雨点,做了最好的注脚。不错的夏日,你能感觉到温度如看不见的波浪,轻柔的袭来,逐级上升。

    6点钟,还有些早。一个司机揉着惺忪的睡眼,站在伸缩大门的外面,沙哑着他的嗓子在叫门。没有休息好的我,懒得回话,只是默默地为他打开,默默地看着他走向他的车子。按常理推断,他一定是去接机或是去接站,领导带着上级的指示,带着会议的精神,风尘仆仆的归来了,不派辆专车去接一下实在说不过去,这是领导应该享受的待遇,你总不能让领导挺没面子的去打车,去搭公交吧。

    6点半,这段时间正在车场中搭建一溜彩板房的几位民工,挤坐在一辆很有性格的农用三轮车上,高声大嗓的现身城市的画面之中,乍看上去一点也不协调,细味一下又觉得没什么不可以;民工们的脸上,残留着昨天的疲惫,个个都好像无精打采,连那个包工头模样的老板,也好像没有什么好情绪,不愿意说一句话;但他们干活却没得说,工程即将竣工,仅用了几分钟时间吧,他们已将工具和铁锹什么的,连同自己一起收拾进了车厢;没有一点遮掩的农用车,再一次提高嗓门,吼叫着逐尘而去。我想,那边的工地上,不知道还有多少活计等着他们去流汗去吃苦呢。

    7点了,远山染红,近处的建筑物顶部,带上了一顶顶相同颜色的“太阳帽”,像一个初次光临酒泉的旅游团队,三三两两的围拢在广场这个导游的身边,松散却不乏秩序;我的值班室,由于处在一个绝佳的角度,也已经有阳光不打招呼便撞了进来,昨晚泼洒在地面上的水份,早已经蒸发的一干二净,揉一揉发干发痒的鼻子,我不得不重复泼洒的动作,以期使值班室内重新湿润起来。专心致志洒水的空当,眼角的余光里,扫过一团令人眩晕的红色,起初我以为是水分子与阳光的杰作,还以为自己人为地制造了一道彩虹,正准备沾沾自喜一番,风门响动,穿着一身红,胸前镶一枚中国石油醒目徽标的师傅走进来,器宇轩昂。

    我问:打扮得这么精神,有喜事呀?

    他答:什么呀,党员突击!靠玉兰苑那边的场地,好多草,得铲铲。

    那一块地方我知道,巴掌大的一块,百十来平米吧,丛生的杂草,时不时有风吹过,带去几张废纸,一点垃圾,有些脏,是得收拾收拾。劳动党员同志们挥汗如雨,实在是有些不应该,但没办法,我们要为党的脸上增光添彩,咱的支部,好几十名党员哩,总得干点什么才成吧?

    哦,我明白了。敬爱的组织的生日又到了,刚刚进入六月份的时候,无论电台电视,报章杂志,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有一句话,......2011年,正值建党九十周年......云云,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员,都闲在了大半年了,是该突击突击了。回想我上班那会儿,三月学习雷锋,六月向党献礼,十月为国报喜,元旦春节前铲冰铲雪,那可真是没少干呢,轮到要发展积极分子了,上榜的名单里,却总是没有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作罢。

    7点半左右,那些穿着一色红工作服的党员,以及积极追求进步的分子们,从城区的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先来的几位,在一位领导同志的指挥之下,拿出了一副红底白字的横幅,大张旗鼓的悬挂在靠东的那溜车棚之上。对如此神圣的活动,俺是发自内心的有些感动,有些敬仰,连上前去仔细瞅瞅横幅上内容的勇气也没有,只是远远地伸长脖子瞄了几眼,好在咱的视力还不算差,记性也不错,默念两遍,即可一字不差的告诉你,上面写着:“小车大队‘比安全  提素质  促和谐’党日活动”几个印刷体大字,古董级了,字虽已不太清楚,根据内容分析,顶多也就是五六年功夫,但绝对不是今年才有,绝对传承有序;想想,自从毛委员在上井冈山之前,首创了“将支部建在连上”这一旷世之举,如今90年过去了,我们的组织还能始终坚韧不拔,始终深深地植根于人民群众当中,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呀!可......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见手持采访笔记的记者呢?怎么还不见扛着摄像机的哥们出现呢?如此富有新闻素材的活动内容,少了美女记者的点缀,这不是太煞风景了吗?《石油工人报》上没文字没照片,行业电视台上没图像没声音,你可拿什么来糊弄老百姓呢?

    正当我沉浸在遐想之中不能自拔之时,车场大门之外,四辆清一色的“奥迪”,悄无声息的刹住了车轮,一位司机下车走进车场,不知从另外一辆车上取了一件什么东西,迅速离开,再次悄无声息的鱼贯而去。今天是周六,公历的6月18号,虽然是农历的十七,但仍然不失为一个结婚的绝佳日期,我感叹着说了一声:好排场!谁家又在娶媳妇吧?

    边上一位小领导模样的师傅,有口无心的答了一句:不是,YZC嫁女儿。

    YZC其人,虽说不上熟悉,但我还是知道的,中石油玉门油田一个二级单位的一把手,正处级。不小了吧,他嫁女儿,怎么会只有四辆“奥迪”?弄它几十辆的一个高级车队恐怕也不为过呀,这又不是我等小老百姓嫁女儿,怎么可以等闲视之?

    静静地等待,等待下班,等待接班的老兄翩翩而来。7点48分,蹬着一辆小三轮的那位仁兄,带着满身酒气,摇晃进值班室。本来,我还想亲眼目睹一下党员突击的热闹场面,好为我的这篇小文章增添一些流光溢彩的词句,但这似乎是不可能了;党员同志们尚未集齐,美女记者恐怕还在收拾打扮,活动的开始还不知在猴年或是马月,算了,咱还是去要一碗牛肉面,喂自己的脑袋去吧。

    面端上来,请旁边的一位吃客递过醋壶来,美美的浇了一股子,牙根的酸水便喷涌而出。

    “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这是谁说的?哦,对了,是范伟那小子说的吧,如此好的一句话,让他说了,只能成为人人会心的一句笑话,如果让锦涛同志说,家宝也成,会是个什么样子呢?能流行得起来吗?咱的党组织会因此而还原一下色彩吧?

    你还别说,这做人的差距呀,还真就这么大哩。不服?不服你去告呀,看谁来理你。

 

 

 

 

 

                                    2011.06.18.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