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蛀虫 001  

2011-06-30 09:30:50|  分类: 就算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只是想喝一杯酒,当然,如果有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婉约的女人相陪,那就再好也不过了。

    孩子上学走了,老婆回娘家多日,一个人的生活,在度过最初的几天新鲜期后,日益变得枯燥乏味起来。泡在网上,泡在觥筹交错之间,泡在办公室的琐碎当中,时不时的就会有一种恶心欲呕的感觉。冥冥之中,他产生了一个迫切的希望,希望自己这一段时间的生活能有所改变,却一直都是想一想罢了,从没有付诸实际行动。人到中年,烟云过往,该见的都见了,该体验的也都已经体验过了,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他似乎对身边的一切都没有了多少兴趣。他知道,这不是身懒,是心懒,终日无所事事,也不再会有什么犯罪的歉疚感,好像一切都非常的疲惫,非常的无力,格外的无所谓。

    他点击了她的头像,头像是一朵花,一朵肆意绽放的粉色莲花,柔情而高洁。在网络上,她是唯一一个他认识的女人,两家人虽说不是什么通好世家,但也算得有历久不衰的友情了。然而在此刻,长夜漫漫,无所事事,偶然袭来的失眠,打破了他原有的生活规律。他觉得,自己只是别无选择。

    他没有把握,她一定会呼应他的呼唤,因为她的头像从加了好友的那天起,似乎就一直不曾被点亮过,他知道网络上的一些人,一直都以隐身的方式存在。在敲击回车键的一刹那,他在心里小小的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决绝的敲击了下去。望着QQ对话框中,凭空跳出的“你好”两个汉字,他突然感觉这有一点唐突,恨不得立刻将它抹去。怎么会呢?昨天早上的晨练过程中,一身运动装精干打扮的她,还给过他一个淡淡的微笑;几天前一个多小时的羽毛球对打过程中,她和她的老公,他和他的老婆,还在捉对厮杀;他都不记得是在怎样的情况之下,在一年还是两年前的某个时间,大概是喝了几杯以后,他要了她的QQ号,互相将对方列入自己的好友名单,每天去对方的QQ农场偷菜,偷得天昏地暗。可能是因为太过于熟悉了吧,其实,从加为好友的那天起,他们就都很默契的在网上一言不发;也没有想过,通过这样现代化的工具,建立独立于生活之外的联系;而在今天这个没有一丝暧昧的午夜时分,会有这样的机缘凑巧吗?他想,她即便是没有进入睡乡,也应该已经上床。

    可随后出现在对话框中两手相握的图标,几乎让他吃了一惊,反应的速度之快,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仿佛她此生就一直在网络的另一端等他,等他这句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问候。他感觉手心里的汗水,湿漉漉的喷礴而出。

    顿了几秒钟,他似乎才想起来自己要干什么,于是颤抖着手指开始敲击键盘。

    “我想喝一杯,你呢?”

    “我也想啊。”

    他知道,对方虽说不至于滴酒不沾,但在酒场饭局当中,从来都保持着矜持的淑女形象。他一时之间仿佛短路了一般,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才好。

    “那......是去你家,还是来我家?”他惊诧于自己竟然还能冷静到在“那”字之后,敲上不多不少六个点的省略号。中年呀,老练的中年人,可怕的中年人。

    “你说吧。”简短的回话,既没有挑逗的暗示,也没有被挑逗的恼怒,一切都在平静之中缓缓向前。

    十多分钟后吧,门铃响起的刹那,他就摘下了听筒,按下了打开单元门的按钮,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似乎是下意识一般,他又将入户门虚掩起来,一切都顺理成章,一切都按部就班。不为别的,就怕这刺耳的铃声,打破了长夜如水的宁静;即便是开门时,那清脆的一声“啪嗒”,也恐怕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今夜开始,就从今夜开始,他和她,再也回不到从前。

    侧耳倾听,一串细微的脚步声,拾级而上。来不及说话,来不及打招呼,他只是将闪进门内的她,不由分说,一把圈入自己的怀抱,在她呵气如兰的喘息声中,他们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拥抱,有些急迫的寻找对方的嘴唇。当最初的慌乱和躲闪,很快被一浪又一浪潮涌而来的欲望紧紧抓住,很快只剩下柔软的嘴唇,强力的吮吸,俩人都自然不自然的发出那种特有的呻吟,夜色如一块半透明的玉石,闪烁着暗淡的光线,越发的若有若无;一只,也许是两只布谷鸟,躲在哪棵树的枝杈之间,或是哪蓬草的叶窠之下,无来由的发出一声呼唤,响亮而暧昧。

    凌晨五点左右,天光熹微。再次恋恋不舍的拥抱和亲吻之后,就要离去的她回眸一笑,灿烂而透明,甚至透出一丝与年龄不相称的阳光来,是他最欣赏,并为之陶醉的那种天真无邪的笑。

    她问有些疲惫的他:“你......醉了吗?”

    口气有些坏坏的调侃意味。从此之后,他固执的认为,自己心中一定有了一条正在蠕动着的蛀虫,一定;在每一个不经意的时刻,他清晰的感觉到,那来自木头的疼痛,来自生活的疼痛,在他的骨头缝里游走,让他欲罢不能,欲言又止,痛,并快乐着。(未完待续)

 

 

 

 

 

                                       2011.06.29.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