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再逢秋雨  

2011-08-17 16:17:12|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始下雨的那天,应该是12号。

    那天我当班,吝啬的老天终于想通了,打发轻风去召集四散的乌云,前往酒泉上演一场被命名为《秋雨》的连续剧。没有到过西北,你无法理解干旱是什么模样,每天早上一醒来,太阳始终都是那样的热情,一张熟到不能再熟的笑脸,红彤彤的,并不掩饰老朋友之间熟视无睹的赖皮模样,日复一日,火辣辣的从你头顶裸身而过;青草与绿树不是没有,但一般都多多少少起着装点或是遮饰的作用;草坪当然只能出现在城市,林带当然只能出现在道边,而且无不打上人工种植的烙印,尤其是国道的两侧;你要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面对车窗边一闪而过的依依杨柳,你多半还会以为,西北其实也不错嘛,夹道绿树成荫,间或还可以看到茁壮的庄稼,成群的牛羊,静默的远山,大美的夕阳,但你要是真的停下车来欣赏,你马上就会发现,无边无际的戈壁,终归只有无边无际的灰黄,无声无息的死寂,无声无息的挣扎,广袤和萧条才是这里独有的主色调,独有的主题曲。如果说承载了人类起源,亿万万年默默付出的非洲,打已知的人类始祖——古猿人“露西”小姐诞生的那天开始,经过了人类几百亿年无度的索取,现在已接近于油尽灯枯,气息奄奄,连“非洲之角”的黑人兄弟们,指望着它谋求一饱都已成为生活中的奢望,已经越来越难挤出甜美的乳汁的话,那么,比它更年轻,似乎也应该更健旺的西北大地,此时,恐怕也开始有一些日薄西山,无能为力,难以为继的感觉了。

    缺水,缺乏雨水的滋润,这一大片无垠的国土,年复一年,在旱魃的蹂躏和摧残之下,正一步一步无限接近着遥远的非洲。生活在这里,你可以无视政党和意识形态的种种,你可以漠视生命与理想抱负的存在,你可以什么都无所谓的得过且过,但你无法停止对雨水的渴求。贾平凹在他的《定西笔记》中这样描述:“掉了一颗雨星子,这话没夸张,确实是一颗雨星子,这颗雨星子最好能砸着自己的脑袋,或者,能让自己眼瞧着砸在地上,哧地冒出一股土烟。”就写的很到位;何止一个定西呀!一整个大西北,从甘肃到新疆,恐怕都有着同样的心态,同样的渴望。

    秋夜过半时分,近来很少酣梦沉沉的我,突然被值班室彩钢板房顶上开始的噼里啪啦吵醒,本该有一些迷迷糊糊的我,马上意识到天气预报这次很成功,这次没骗人,绝对没骗人,下雨了!真的下雨了!真真切切,龙王爷不屑一顾的大西北,这次是很难得的走风行雨了!

    起身拉开窗帘,夜幕深处,路灯肆无忌惮的光波,因为雨线的切割,一律变得破碎凌乱,晕黄且温馨起来;调整视线,光波行经的每一个横断面上,微微摇晃的雨帘,闪烁着幽暗的反光,七彩纷呈;城市的街头虽然看不见肥沃的土壤,一片片水泥与水泥方砖的冰凉,也因为雨水湿润以后的暗沉,瞬间赏心悦目起来;打在房顶的雨声,如果说多少还有一些刺耳,扑向地面的雨声,可就非同一般的销魂了;隔着窗户上的双层玻璃,一种天籁般的声音传入耳鼓,模模糊糊,隐隐约约,就像麦粒入仓,大米落地般叫人心地踏实;忍不住就打开了窗,让浑身张开的毛孔,贪婪地汲取那份凉快与清爽,在体温骤然下降之后,激灵灵打一个痛快的寒战,感觉上,皮肤在一寸一寸的收紧,肌肉在一点一点的攒聚,性灵在一束一束的贲张,属于少年专利的狂悖,不免潮起于老夫心底。没有犹豫,没有徘徊,整衣理衫,一头扎进无边的秋雨世界,在阒无人声,少有车行,人踪灭失的城市夜空间,任你怎样放肆,怎样张狂,怎样手舞足蹈,怎样心花怒放,都将无人问津;长期以来,压抑在心底无法释怀的种种不良情绪,通过狭窄的喉管,如雷鸣一般自胸腔喷礴而出,加入为秋雨呐喊助兴的阵容;自我放逐一般的身体沐浴和心灵洗涤,让肉身顿有超拔之感,冉冉升起,飘举若仙。

    去看看,洗衣浣纱的沉鱼西施,是否还在与陶朱公太湖泛舟?去看看,幽闭深宫的落雁昭君,是否还在和大单于草原牧马?去看看,任人宰割的闭月貂蝉,是否还在与董太师苑中周旋?去看看,霓裳羽衣的羞花贵妃,是否还在和唐明皇对天盟誓?当然也要去看看,那些个与我神交已久,与我缘深缘浅的饮食男女,他们活在我的思念里,我又在谁的梦乡中?

    雨一直下,一直下,一直下,多想就在这样的空旷轻灵中,落花独立;就在这样的水湿雨润中,微雨双飞;就在这样的夜深人静中,举杯把盏;却恨不能将李青莲之浪漫,杜少陵之沉郁,苏东坡之豪放,李易安之婉约尽入囊中,有朝一日,也好收放自如;学辛稼轩,作《水龙吟》,“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终究还是落得个“无人会、登临意”。

    再逢秋雨,怔忡良久;再逢秋雨,惆怅满地;再逢秋雨,缠绵断续。浸泡在连日以来的秋雨当中,酿制发酵一些词语,写在这里,给生活打上些微的印记,等我老去。

 

 

 

 

                                    2011.08.17.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