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一票难求  

2011-08-18 12:26:46|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件事儿好像很多人都知道,一票所指的“票”,自然非火车票莫属。

    即将到开学之期,给孩子买火车票的任务,再一次历史性的落在我宽厚的肩膀之上。早些天,茶余饭后就不止一次的提起这件事情,行前十天,又去代售点咨询,得到了提前五天售票的准确信息;昨天中午吃过饭,心想这时候去不会有多大问题吧,到了广场的火车票代售点,却见前面已经有三五个人、十几张凳子或是纸箱子一类的物体,在代售点前面代替主人排队;脑子当中麻溜的转了一圈,到邻近的商店花了五毛钱买了一个方便面纸箱子,赶快排在了第12位,并一再央求排在前面的一个小男孩和一位女士帮忙给看好了,千万别让俺的五毛钱打了水漂,要是那样,俺可真就亏大了;其后,在替班任务完成后,专程绕道又去看了一眼;吃过晚饭,照例去散步,再次来到那支小小的队伍面前时,我那可爱的替身,仍旧乖觉的站在一张黄色的塑料椅子身边,数数排序,忍不住心花怒放,我的排名竟然不知不觉向前挪动了一位,大概是前面的哪位撤出了战场,面对如此喜人的形势,我终于才敢心满意足的回家去睡觉。

    第二天早起有事,昨晚就不敢在网上流连,大约12点左右即上床去,先是睡不着,在床上一个劲的翻来覆去;好不容易睡着了,梦中的我又趴在那个小小的窗口,对着窗内一个冷若冰霜的面孔,极力的装出一副奴才相,讨好的问人家:多少钱?里面有些疲惫的职业装女士,头都不抬的告诉我:285!印象中,票价没有这么高呀!就在摸钱找钱的空挡,我突然醒了,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看,才四点多,有些早,还是再睡一会儿吧。躺在舒适的床上,熬到五点半,再也没法睡下去,于是起身洗漱,带好身份证等一应物件,急忙出门;赶到队伍前远远的一看,我的心里不由得凉了半截,我那可爱的替身竟然在几个小时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有一些忐忑,当然在心底对那个男孩和女士也颇有微词,一打探,他们都说不知道,可能是收破烂的给顺手牵羊了;无奈,我只好调动仅有的一点智慧和幽默,跟前后的几位频频套磁,希望能够得到各位的认可;嘴上虽然说着些无所谓的话,但有小男孩和那位女士为证,我想总不至于得不到我应有的位置吧。两个多小时,一直站着,一直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闲话,马上到八点时分了,坐着的,溜达的,匆匆赶来的各路人等,都去寻找自己的位置;我想站在第11名的位置上,刚才还跟我山南海北的老男人,马上翻脸不认人,摆出一副刁民像,出手推了我一把,理由只有一条:人家昨晚半夜到的时候,没见我的人影儿。大清早的,我才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争执了几句,一想自己所买的票不过是到兰州,而车有好几趟,始发站又在嘉峪关,我就不信,第二站的酒泉会买不到票?于是放弃,在旁边耐住性子等。

    窗口打开,八点准时出票,前面三个买好了票,一扫满脸的晦气,喜气洋洋的走了;第四个人到深圳,没票!第五个人到成都,没票!一个女孩子上大四,要去青岛,还是没票!要上深圳的那位可不好惹,一边恋恋不舍的把住窗口,一边就开始破口大骂:你们他妈干什么吃的?啊?干什么吃的!都五天时间了,第一个买不到,第二个也买不到,排在前五位都买不到,那票到底都卖给了谁?倒票的一要就是三张,咱们正经要买票的到跟前,没了!前面那几位,一看就知道是票贩子,连续多少天了,我排队,他们也排队,我就不信,他们家天天有人出门,你们呀,都他妈不是好东西......;我无心替人家着想,多了句嘴,那位仁兄却连理都不想理我,继续在那里喋喋不休;足有五分钟时间,见里面的保安与工作人员,仍没一个人打算来平息他的怒气,只好骂骂咧咧的摔门而去。好在兰州的票倒是没问题,但很快就传出前面几趟车的卧铺已经售罄的消息,我再也沉不住气了;心想这票如果买不到,或是让我再排一晚上的队,麻烦的确是不小,便赶快开动脑筋,搜集年轻那时候买票的所有经验,一转头,看见离窗口不远处的一位女士,刚刚好还有一点点面熟,索性不顾一切,豁上老脸去求一回人吧;一商量,还不错,车次虽不同,但方向却一致,而一个人可以买三张,她呢,又只有一张票的需求。谢天谢地!一张夜里11点半的中铺到手,怀揣着中了大奖一样的兴奋,乐得屁颠屁颠儿的回家来,如释重负。

    一张票,小小的一张火车票,如此多的困扰,如此多的麻烦,竟然要付出吵架、身体接触到甚至可能会闹出人命官司的地步,也就算天下奇谈了。一张票,小小的一张火车票,从中可以演绎出多少故事啊!首先,我不得不承认,我肯定有一些轻微的焦虑症了,一张票,就会让我吃不香睡不着,我这心理素质也太差了一点吧;其次,铁路相关部门,也太不将旅客这个他们嘴中的上帝当回事儿了吧,铺设了如此多如牛毛的铁轨,扩建了如此长的复线,提高了如此快的速度,对开了如此多的车次,增加了如此高科技的设施,怎么还会年复一年的一票难求?怎么还会让上帝在大露天地里苦苦守候?再次,国家如此之大,吃官饭的聪明人如此之众,难道就真没法出台一个可以一劳永逸解决这一难题的办法?是他们不愿去想,不愿去认真执行,还是独有中国的老百姓和票贩子太狡猾了,让我们的父母官防不胜防?最后,通过这件事完全可以看出,作为普通老百姓,尤其是作为一个没有任何社会地位的老百姓,我是没本事打一个电话,打一个招呼,更没本事给他人下达命令,轻而易举就弄到需要的那张票,由此,我实在是该反思一下自己的为人,更要反思一下自己几十年来的奋斗,究竟还有多少意义?火车票实名制,实施起来一定会有不小的作用,也一定会有新的问题出现,但怕出问题就不实行,只能让问题积累的越来越多。

    中国呀,有着庞大人群的中国呀,苦不堪言的中国呀,咱这里人也实在是有点太多了吧,每逢寒暑假,每逢过年过节,一张火车票都会难倒一群巾帼英雄,太多堂堂儿男,你叫人如何是好呢?多少有限的精力,就这样耗费在无限的扯皮拽筋之中,你怎么可能还有精力去放手一搏呢?那么,让谁下车好呢?不是你,不是他,凭啥要是我呢?咱就这样,死活凑一块得了?

    教人头疼的问题天天有,令人舒心的解决办法却怎么也不赶趟,你难我难,胡哥也难呀!

 

 

 

 

 

                                      2011.08.18.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