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奶酪  

2011-10-11 13:37:37|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奶酪 - 小眼睛男人 - 减速慢行

 

 

    有些轻微的失眠。这种现象,存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归咎于年纪的增长,归咎于中石油恩赐的那个破班,都是不错的理由;因为不严重,所以不在意,又死不了人,也就这样得过且过着。

    昨晚睡得并不晚,入睡却很可能在午夜一点以后了吧,睡到四点过,脑子里就开始出现种种乱象,似梦非梦,时而在自己熟悉的旧地徘徊,时而在从没有到达过的领域踟蹰;时而在东张西望,分明是在寻找失落了的一件宝贵物品,时而在四处逡巡,倒好像在等待一个可人儿的到来;断壁残垣,近似于废墟的建筑物里,仅能看得出形状的房间,一间套着一间,总也走不到尽头也似的;暗淡的光线背后,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柔弱且娇小,是妻,又好像不是妻;是同学,又好像没有这样的同学;是朋友,好像跟谁也对不上号;是情人,又好像嗅不出任何熟悉的气息;疑问中,我努力的想喊出声来,却又怕对方怀疑自己这样跟着她的动机,就一直在磕磕绊绊中,在疼痛与麻木中艰难地寻找出路。

    我不干扰你,你最好也不要干扰我。隐隐中,我时常有这样的认识,梦中,亦不例外。

    老婆在梦中发出一声奇怪的叹息,将我拉回到现实。起床,撒一泡尿,痛快淋漓。

    再也睡不着,随手摸了一本《读者》,抱了被窝去另一间卧室辗转反侧。信手翻开,是2011年第12期48页,一篇与托尔斯泰有关的文章,名字是《爱的另一种方式》。看过一遍,内容也都模糊记得,便不用认真,草草重过一遍,掩卷寻思。你说,鼎鼎大名如托尔斯泰伯爵者,在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人?1828年出生,2岁丧母,9岁丧父,当然令人唏嘘感叹,可他还有姑母,还有位于莫斯科不远处著名的雅斯纳亚·波良纳贵族庄园,别的不敢说,锦衣玉食,基础教育,还是可以保证的吧。16岁,考入喀山大学东方语系,可是在三年以后,他就中断了自己的学业,回家去经营自家的庄园。此后,参军参战,并在这段时间里,跟他后来作品中出现的沃伦斯基伯爵、聂赫留朵夫公爵一样放浪形骸,纵情声色。直到索菲亚·安德烈耶芙娜出现。那个比托翁小了足足16岁的隔代少女,有着怎样的惊心动魄,有着怎样的千娇百媚,我们可能无法想象,也无法从索菲亚留存至今,威风凛凛,身材如一艘小型航母般的照片上来推断,她当年究竟有怎样的万种风情,竟然使一个社会地位如此之高,个人素质如此之好,思想境界又如此让普通人难望其项背的未来大师,神魂颠倒。

    爱情这玩意,就是这样奇妙。婚前恐惧症也曾使伯爵发生怀疑,但那只是对新生活未知的担忧,只是“发昏章第十一”在每个人心中都曾有过的投影,谁又不曾在这样泥淖里陷落过呢?结婚成家,生儿育女,13个孩子呀!夫妇俩没有爱情,没有默契,没有自信,这些都怎么可能发生呢?也的确如他们自己所言,俩人的爱情“是天下无比的幸福”。伯爵创作,伯爵思想,在哲学,财富占有或是放弃等土地革命、解放农民的层面上进行思考,实践,身体力行;索菲亚则在操持家务,治理产业,誊抄手稿上,与伯爵夫唱妇随,简直就成为人世间难得一见的绝唱。可表面上的和谐,并不能掩盖爱情与生活的林林总总,生活上,索菲亚可以像一个母亲一样照顾伯爵;感情上,索菲亚可以像一个情人一样取悦伯爵;但在女人或多或少都有的占有欲方面,索菲亚更像一个警察,她其实一直都在监视着伯爵,控制着伯爵,世人可以宽容和崇敬托翁,她是妻子,她无法宽恕,无法给丈夫一个自由的空间,哪怕仅仅是一小块供伯爵自由呼吸的空间都没有留下。从1876年开始,索菲亚无法自拔的陷入了偷窥、抄录自己丈夫日记的愚蠢行为当中,让伯爵再也没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心灵家园,让伯爵再也找不到令自己平心静气的私人领地;他们之间这种无声或是有声的战争不断上演,伯爵的掩藏,在妻子一次又一次的窥探面前,被残酷的暴露无遗,伯爵无奈,伯爵浑身冰凉,伯爵也有绝望的时候。

    1910年11月10日,82岁高龄的托翁再次发现了妻子的可怕行为,隐私荡然无存的伯爵,盛怒之下,帽子没戴好,衣服没穿暖,匆匆写了最后的一封信留给索菲亚,这个“年轻时候我爱上你,然后虽因各种原因冷淡,但对你的爱从未终止,今日依然”的伯爵,举世无双的伯爵,就此离家出走。俄罗斯的严寒不认识伯爵,俄罗斯的白雪不认识伯爵,10天后,阿斯塔波沃车站,站长室中,“俄罗斯之魂”再也没有醒来,罹患急性肺炎的托翁,在身体与心灵共同构成的孤独中,与世长辞。

    托翁的成就,爱情功不可没;托翁的辞世,爱情无法卸责。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如果换成:幸福的阶段都是相似的,不幸的阶段各有各的不幸,是不是也一样有它的道理呢?

    安息吧伯爵,安息吧托翁!实际上,谁都无法走出自己和命运联手打造的怪圈。

    带着这样的思考,在晨光熹微时分,竟然难得的睡了一个回笼觉,几十分钟,香甜的令人难以置信。

    我无意与托翁相提并论,但我理解,一个无名的写手,都不愿对所有人(包括父母妻子)敞开心扉,无障碍交流,何况是托翁。原因无他,只因为他们有文字,文字是他们至高无上的情人。

    这是不习惯用文字来表达的读者们(包括父母妻子),永远都无法理解的怪现象,无理,但真实地存在着。

    奶酪,这是我仅有的奶酪,用来对抗全世界的奶酪,你不要动它,最好不要动它。

 

 

 

 

 

                                      2011.10.11.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