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老段的绣花鞋  

2012-04-17 16:53:44|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段的绣花鞋 - 小眼睛男人 - 减速慢行

 

 

老段的绣花鞋 - 小眼睛男人 - 减速慢行

 

 

    每天要骑车出去锻炼,选择路线也就成为一件麻烦事。

    做人总是会投机取巧的。没有目标的时候,我想也不想,就出园区东门,奔南面火车站的方向而去;大约10公里左右,便是以前博文里提到过的罗马村,休息几分钟,掉头西行8公里,就是嘉峪关到文殊乡的公路了;这时候回头往北去,一路下坡,没几分钟就到达了我们约定俗成的落脚点——冯家沟。

    冯家沟,是一个居民点。在到达冯家沟之前,我们的方向已逐渐转向东去;老段的小店开在路边,卖一些日用小百货,捎带着摆了一桌麻将,农闲时经常有几位麻友在这里聚会,农忙了便清淡的只有老两口;老两口人不错,常年在门口摆了几张椅子,方便来往顾客或是行人使用;车友当中的几位年事已高,年近半百的我,竟然还是其中的小不点儿;车友们不是退休,就是买断,工薪族或半工薪的一族,收入毕竟有限,抽烟的水平一般都局限在三五十块一条的档次,而当下这样档次的卷烟,在城里已成为缺货,只有在老段这样的乡间小店,才勉强可以买到。因为同行车友经常到店里自采,或是代人采购,一来二去,我们和老段老两口便熟稔起来。

    大约九点半时分,或快或慢的车友们陆续抵达;可能是听到了车子停靠的声音,已是满头华发的老段,摇晃着六十来岁的身体,将那颗布满了七十岁皱纹的脑袋,从铝合金的店门中探出,乐呵呵的跟我们打着招呼;随后迈出的一双脚上,就趿拉着上图中这样的一双拖鞋,令我略显惊讶的眼前一亮。

    “不错嘛老段,这么漂亮的绣花鞋(hai)。”我有意将鞋字念成当地的土话,算是跟主人打趣。先后撑起车子的车友们听到了我这句话,齐刷刷将目光和话题转向了老段的脚面,有说老段:今早一定是睡糊涂了?错穿了老婆子的拖鞋;有人则更有想象力,马上说:老段昨天一定是去看了小姨子,要不然怎么会穿如此漂亮的绣花鞋;老段则不紧不慢,接过车友递过去的烟卷儿,深深的吸了一口说:这是嫁出去的女儿的孝敬,小姨子人家是城里人,怎么会看得上我们这土老帽?前半句挺自豪,后半句就有一点沧桑了;那意思也不知是说鞋土,还是说人土;话里话外,隐隐的透出低人一等的慨叹。

    我不敢说,中国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过城乡差别,但据我所知,过往的城乡之间,还从来没有像上世纪下半叶以来这样的泾渭分明。解放之后,由于组织和政府大力推行城乡二元的户籍政策,人为地将生活在一块土地之上,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百姓,生生的割裂开来,使生活在城里,坐在凉房子里上班,拿着国家工资,吃着商品粮的那一部分,陡然高高在上起来;而留在乡下的那一部分,由于要成天面朝黄土背朝天,除了艰难的在土里刨食,往往自己都吃不饱肚子,还要勒紧裤腰带缴纳公粮,支援国家的工业建设,从而一度形象猥琐,地位低下,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没有个人样儿。

    改革开放几十年后,邓老爷子包产到户的一句话,终于让被绑架在土地之上的八亿农民,渐渐放开了手脚,昔日的乡下人,吃饱穿暖这些是不用说了,发财致富虽说还没有得到普及,但生活绝对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了,穿着名牌服装,吃着大鱼大肉,住着深宅大院,开着宝马良驹的农民,虽说还不是主流,但好像也早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然而,在城里人的眼中,在他们自己的潜意识深处,他们依旧与穷、与肮脏、与畏畏缩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尤其是像老段这样年纪的农村人,不管他们是不是腰缠万贯,不管他们有了怎样的身份,不管他们有了多高的地位,言谈之间,总还是要习惯地将自己俯身在厚厚的尘土当中,不敢直起腰身。

    让乡下人如此卑微,如此缺乏信心的究竟是谁?难道是他们自己吗?

    说好说歹,劝老段脱下鞋子,拍了几张照片。告诉他,我会将他的绣花鞋上传到网上,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但我既然说过了,当然不能食言。鞋子太普通了,除了鞋面上抢眼的绣花,几乎一无可取之处,一如那些生活在乡下的人们,憨厚中透着质朴,寒酸中透着智慧,结实中透着坚韧,亲情中透着温暖,依靠着这样的精神,负重前行的父老乡亲,有生之年,能否将压迫了他们心灵几十年的那些陈谷子烂芝麻,一股脑抛向九霄云外呢?

    所有这些,当然得靠他们自己;但造了几十年孽的组织和政府,前些年,终于施舍了免除农业税等一些所谓的惠民德政,而这,难道就可以洗得清你的罪责了吗?

    不怕天灾,就怕人祸,看得见的人祸好防,摸不着的人祸难弄呀。希望生来平等的各色人等,再也不会被人为地划分出三六九等来,永远不要。

 

 

 

 

 

 

                                          2012.04.17.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