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蓼萧  

2012-09-13 17:05:51|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蓼彼萧斯,(1)                 (青苍苍那些香蒿,)

零露湑兮。(2)                 (必须有露珠润燥。)

既见君子,                     (见到咱天子同僚,)

我心写兮。(3)                 (我心才没有烦恼。)

燕笑语兮,(4)                 (吃喝着说说笑笑,)

是以有誉处兮。(5)              (这才有安逸情调。)

蓼彼萧斯,                      (青苍苍那些香蒿,)

零露瀼瀼。(6)                 (露珠儿多么逍遥。)

既见君子,                      (见到咱天子同僚,)

为龙为光。(7)                 (接受您阳光照耀。)

其德不爽,(8)                 (您的恩德没偏倚,)

寿考不忘。(9)                 (长寿无人能忘掉。)

 

蓼彼萧斯,                     (青苍苍那些香蒿,)

零露泥泥。(10)                (露珠在叶间嬉闹。)

既见君子,                     (见到咱天子同僚,)

孔燕岂弟。(11)                (盛宴招待多谐调。)

宜兄宜弟,                     (哥们兄弟个个好,)

令德寿岂。(12)                (有德有福有寿考。)

蓼彼萧斯,                     (青苍苍那些香蒿,)

零露浓浓。                     (露珠儿浓重不少。)

既见君子,                     (见到那天子同僚,)

鞗革沖沖。(13)                (马笼头垂着皮条。)

和鸾雝雝,(14)                (车铃儿叮当招摇,)

万福攸同。(15)                 福禄将大家拥抱。)

 

 

(1)何楷:“蓼,戴侗云:草苍蒨貌。盖蓼本属菜名,故以苍蒨象其色。......斯,语辞。”

    严粲:“萧,香蒿也,荻也,牛尾蒿也。”

(2)严粲:“曹氏曰:湑,润泽也。”

(3)毛亨:“输写其心也。”

(4)朱熹:“燕,谓燕饮。”

(5)马瑞辰:“《集传》引苏氏曰:‘誉,豫通。’《尔雅 释诂》:‘豫,安也’《大戴礼 檀弓》

    :‘何以处我?’郑注:‘处,安也。誉处,犹言燕誉,皆安也’。”

6)毛亨:“瀼瀼,露蕃貌。”

(7)俞樾:“此龙字仍当读如本字。《广雅 释诂》:‘龙、日,君也。’为龙为光,犹云为龙为日,

    并君象也。......变日为光,以协韵也。......是日与光,义得相通。”

(8)吕祖谦:“四海诸侯,远近大小亲戚,亦不齐矣。而王者德施之普,各称其分,莫不满足,所谓

    其德不爽也。苟有心于其间,岂能无偏党差忒哉?”

(9)严粲:“愿其寿考而不忘于人,谓常爱戴之也。”

(10)毛亨:“泥泥,沾濡也。”

(11)毛亨:“岂,乐。弟,易也。”

    郑玄:“孔,甚。”

    严粲:“孔燕,犹言盛燕,谓其礼甚设也。”

(12)朱熹:“寿岂,寿而且乐也。”

(13)陈启源《毛诗稽古编》:“案鞗革,辔也。以丝曰辔,以革曰鞗。”

    何楷:“冲冲,辔垂貌。”

(14)严粲:“和鸾,皆铃也。”

    戴震:“按《韩诗》云:’鸾在衡,和在轼。‘《大戴礼》:’在衡为鸾,在轼为和。马东而鸾鸣

    鸾鸣而和应。’”

(15)郑玄:“攸,所也。”

    朱熹:“同,聚也。”

 

蓼(lu)陆  湑(xu)许  瀼(rang)攘  鞗(tiao)条  雝(yong)拥

 

    诗出《诗经》之《小雅》。这是一首典型的祝颂诗篇,但历来小有歧义,硕儒朱熹认为此乃“燕诸侯之诗”;学者吴闿生《诗义会通》说:“据词当是诸侯颂美天子之作”;《毛诗正义》的看法是:“《蓼萧》,泽及四海也。”意思是说:《蓼萧》这首诗,表达的就是君王恩泽被及四海之意。什么人才有这样的能耐?当然是周天子咯,毛公与吴闿生的意思很近,不过角度不同罢了,吴说自下而上,多有颂美;毛说自上而下,多有赐福;朱老先生折中,没有明显的尊卑贵贱之分。我一开始并不这样认为,尤其是“既见君子”一句,我的翻译是:见到我亲戚同僚,想将这首诗拉下来,希望它与平民百姓不要有太大距离,但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有些诗,与咱百姓无缘。

    诗四章,章六句,每章都以萧艾沾光受露起兴。萧艾,应该是一种可以在祭祀仪式上使用的香草,诸侯来朝,以萧艾自拟,没什么不妥;而花叶上的露水,惯常被用来比喻上位者对下位者赐予的恩泽;以此起兴,含蓄且形象,笔法也是非常的巧妙,点明了诗中人物的上下关系,同时也奠定了全诗基调:天子高高在上,诸侯感恩戴德,只能是一副媚态尽显,极尽颂赞的景仰口吻;和咱们现在那些地方大员们进京后的表现,绝对没什么两样。首章起兴后马上就转入正题,“既见君子,我心写兮”,一副日思夜想,朝念暮盼,今日终遂心愿的激动模样。也难怪,在诸侯(地方大员,封疆大吏)们的眼里,能够入朝面君,同时见到天子近臣,无疑是一件巨大的幸事,小小的一个“写”字,其实没有一点动词“写”的意思,在这里,这个“写”字是一个纯粹的形容词,就是高兴,就是惬意,一个字就形象地描画出诸侯(地方大员,封疆大吏)们无比兴奋、诚惶诚恐、激动得难以言表的嘴脸。而能与周天子共享宴乐,吃吃喝喝的,谁敢不争相表达仰慕钦敬之意?谁敢说这里不够安逸?二、三两章则进一步描写君臣绸缪,“为龙为光”有接受您阳光雨露照耀的意思,“孔燕岂弟”当然是说盛大的宴会上咱们君臣如何谐调,君臣之间如何一团和气,所有这些都是仰仗您“其德不爽”——恩德不偏不倚;都是仰仗您“宜兄宜弟”——拿各位诸侯当兄弟一样看待的结果,你是这样的伟大,你是这样的光荣,你是这样的正确,如此伟光正,当然会“寿考不忘”,当然会“令德寿岂”。末章笔锋一转,写周天子与近臣离宴,威风凛凛,“鞗革冲冲”的高头大马,叮当悦耳,“和鸾雝雝”的铿锵铃声,进一步衬托展示出周天子的不凡气度,一帮子诸侯(地方大员,封疆大吏)则毕恭毕敬,仿佛还在齐声念叨:谢主隆恩!还在诚惶诚恐的高喊:我主万岁!万岁!万万岁来着。

    全诗层次分明,有条不紊,逐章展开,叙事中杂糅抒情,带有明显的臣下语气,无论在内容还是形式上,都强烈的体现出雅诗的典型风格。由于表现的是诸侯(地方大员,封疆大吏)对天子的祝颂,所以难免多了些拘谨,多了些溢美,与健康活泼、擅长抒发真情实感的民间风诗相比,在艺术与情感上,都有了截然不同的取向,很难得到咱老百姓的认同,但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理解哦。

    当今,这样的表现,台前幕后,不是上演的更加淋漓尽致了吗?

 

 

 

 

 

 

                                        2012.09.13.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