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杕杜  

2012-09-05 11:14:06|  分类: 《诗经》我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杕之杜,                  (赤棠孤独的挺立,)

有睆其实。(1)              (都有圆满的果实。)

王事靡盬,                  (官家差事太费力,)

继嗣我日。(2)              (一天都不让休息。)

日月阳止,(3)              (日子已到十月期,)

女心伤止,                  (老婆思念心忧戚,)

征夫遑止。(4)              (征夫闲暇在何时?)
  

 

有杕之杜,                   (赤棠孤独的挺立,)

其叶萋萋。(5)               (叶子长得层层密。)

王事靡盬,                   (官家差事太费力,)

我心伤悲。                   (我心悲伤谁能及?)

卉木萋止,                   (花木凋零蕊满地,)

女心悲止,                   (老婆思念心悲泣,)

征夫归止。                   (征夫何时回家里?)
  

 

陟彼北山,                    (登上北山望远地,)

言采其杞。                    (说是采摘那枸杞。)

王事靡盬,                    (官家差事太费力,)

忧我父母。(6)                (担心父母的身体。)

檀车幝幝,(7)                (差车破烂又凋敝,)

四牡痯痯,(8)                (拉车四马病又疲,)

征夫不远。                     (征夫归程应在即。)
  

 

匪载匪来,(9)                 (不见车来人无迹,)

忧心孔疚。(10)                (我的心里好没底。)

斯逝不至,                     (逾期不见人车至,)

而多为恤。(11)                (教我如何不心急?)

卜筮偕止,(12)                (打卦占课算归期,)

会言近止,(13)                (都说就到不用急,)

征夫迩止。                      (征夫马上到家里。)

 

 

(1)毛亨:“睆,实貌。”

(2)郑玄:“嗣,续也。”

    严粲:“我征夫行役,以日继日,无有休息之期。”

(3)朱熹:“阳,十月也。”

(4)朱熹:“遑,遐也。”

(5)朱熹:“萋萋,盛貌。”

(6)严粲:“至贻我父母之忧。”

(7)毛亨:“檀车,役车也。幝幝,敝貌。”

(8)毛亨:“痯痯,罴貌。”

(9)严粲:“既而车则不装载,人则不来归。”

(10)朱熹:“疚,病。”

(11)俞樾:“祗,适也。......多与祗,古同声而通用。”

(12)何楷:“灼龟曰卜。”

(13)郑玄:“会,合也。”

 

 

杕(di)第  睆(huan)缓  幝(chan)产  痯(guan)管

 

    诗出《诗经》之《小雅》。这首诗,适合喜欢在外漂泊的男人来读一读,男人们总是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工作,或是应酬,总之是没法推辞,借此而理由充分的在外流连,通宵达旦的欢歌醉舞,而将老婆留在空床上;当然,诗中的主人公没有我说的这些人幸福,他是逼不得已,的确是为了公家的差事。前三章在相同的位置,一遍又一遍的强调“王事靡盬”,叫男人们很无奈,女人们也很无奈。

    “王事靡盬”这句,在整个《诗经》中出现的频率很高,说明无论何时,无论何地,“王事”都是一个屁民们无法推拒的理由,你父母身体不好?你老婆高龄孕产?你孩子无人照顾?你家的庄稼还没收割?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叫你出差就出差,叫你上阵就上阵,别说是让你出点子力气,就是让你去送死,你也决不能皱一下眉头;否则......就以国家的名义,以全体国民的名义,叫你吃不了兜着走;个人的一切都被深深地踩在脚下,自古如此,及今尤烈。还记得吗?曾几何时,共产风暴,公社运动,让生活在中国大陆上的每一个人敛气噤声,让几代人失去了自我,有多少无关紧要的事情,假“王事”之名,行干扰百姓生活之实,时至今日,一些惯于使用“王事”大棒的贪官与污吏,仍然挥动着这根大棒,不时敲向屁民的头顶,强拆,强征,哪一件没有达到横征暴敛的程度?

    文明社会的进步,应该是让老百姓的生活愈来愈好,越来越少的受到干扰,不然,你揭竿而起为了什么?你闹革命为了什么?你蛊惑起那些可怜的屁民,追随在你身后又是为了什么?你连一点最起码的安宁都不能提供给他们,他们又图个什么?一个女人,她才不管你那些宏大的主旨,高尚的目标,她只关心,白天自家的田间地头有没有老公劳作的身影,晚上的床头身边有没有老公的知冷知热,虽说谁都知道,男女之间,还不就是那一点子打情与骂俏,那一点子抚摸与温存,但咱是屁民,咱没理由把自己挂在远大的革命理想之上,一个劲的随风飘扬。

    一首妻子思念丈夫的诗歌,自《毛诗序》以来,古今没有什么异议。“有杕之杜,有睆其实”两句起兴,是《诗经》中的常用手法。独自挺立的赤棠,象征的就是夫妻分处,但孤独的赤棠尚能结出圆滚滚的果实,分离的夫妻却无法完成天性之乐,这样,能不让她睹物而兴叹!可恨的“王事”呀,你什么时候才能有个结束?都已经到了十月,花卉草木都在凋零,父母身体也不好,给你拉车的老马也是又病又疲,亲爱的老公呀,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的身边?没办法,我只能去烧个龟壳算一卦,看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卦象显示不错,可你还是没有敲响回家的大门,你知道吗?我渴望你来安慰,渴望被你抱着的感觉,如痴如醉,都已经到了精神恍惚的地步;这,就是女人吧。

    此诗的主诉者为谁,历来说法不一。《毛诗正义》说:“杕杜,劳还役也。”意思是说:《杕杜》这首诗,是差夫想尽快结束劳役归家的。认为全诗以戍役者的口吻,是男思女。我更倾向于女思男,“劳”字当按慰劳来讲,可不论是女思男还是男思女,在诠释的时候都会有麻烦,好在这是诗,而且是生成于民间,没有一定之规的民谣类诗篇,我们没必要认真地去计较,只需要知道这是表达男女相互思念之作,也就够了。

 

 

 

 

 

 

                                         2012.09.05.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