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有些爱 说不出来  

2013-11-28 13:18:43|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书落泪,总觉得有一点点荒唐,甚至可笑。
    《读者》是一本有相当知名度的杂志,挺小资的,这不用我说,就算是占据了中国人文类杂志的制高点,它的每一篇文章也不可能让所有人产生共鸣,相反这几年,许多人都感觉它有点强弩之末,我不会求全责备,也承认它的一些文章已经无法触动我的心弦,但有一些,还是可以在我的心灵深处,划上一道深深的印痕。
    2013年第23期的15页,莫小米(是男是女?无论从名字上看,还是从行文上看,都应该是一个女作家吧。她?的文章,看过的不算少,很有功力。),她?的的一篇短文——《我是你们的孩子》,平铺直叙,没用任何技巧,就几乎撬开了我的泪腺。这么说吧,之所以没有掉下泪来,完全归功于我几十年反复捶打的意志力;时至今日,终究见到了一些异于常人的效果,终究还能够控制自己,挺欣慰的;而你要是一位女士,没准早就独自在那里稀里哗啦了。稀里哗啦其实并不丢人,借别人身上故事,消自己心中块垒,无论怎么说,都是一件挺划算的买卖。
    简单陈述一下故事吧。
    女孩12,去外地就读,城市陌生,好在有父母的战友照顾。他们没有生育,将女孩子视如己出,这样的故事并不少见;女孩子跟他们肯定不是太熟悉,也不会有太深厚的感情;可文中被称为伯父伯母的老两口,一开始,每周都会邀请女孩子去他们家就餐,似乎看着女孩子吃饭都是一种享受。这样不掺假,近似或超越了亲情的呵护,当然难能可贵,可在女孩子的心中,这样的爱,无疑成为一种压力,于是,她开始逃避。老两口并没有因此而疏远,只是悄悄地换了一种方式——送;国庆假期的时候,伯父还陪女孩子去看戏,看能让自己睡着的戏,笨拙的让我看到了一个像我一样的老男人。而在女孩子偶然去家里看望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想让女孩子接受他们的疼爱,就想表达他们细腻到极致的疼爱,就想付出他们让接受者都不知所措的疼爱,似乎这一切天经地义。伯父甚至想用给女孩子洗脚的方式,拉近与女孩子之间的距离,渴望爱,渴望付出爱,即便是还没有到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恐怕也已经毫无保留了。三年付出,一朝分别,二老竟然大病一场;女孩子当然也没有淡忘,与二老保持着密切来往,照料他们得享天年。这爱,就不简单了。
    “她说,我在自己父母那里,从没得到过如此细腻到极致、爱到不知所措的感受,我一定是他们前世的孩子吧,”而让我几乎无法控制的,是女孩子刻在二老墓碑上的这一句:
     “我是你们的孩子。”这太简单的一句话,朴实的无以复加,华丽的无以复加。
     正是这七个字,一句话,差点就让我像一位女士,稀里哗啦。“虽然她从未对他们喊出过一声爸爸妈妈”,但这有什么要紧,女孩知道,二老也知道,有些爱,说不出来,感觉的到,就好。
    看书落泪,总觉得有一点点荒唐,甚至可笑。荒唐吗?在这样的文章面前,一点都不荒唐;可笑吗?在这样的爱面前,丝毫都不可笑。
    我想有一个女儿,12岁女孩这样的;我想做一个二老这样的父母,可我不是;这是我的命。爱我的家人,爱我的朋友,爱我朋友们的儿女,爱我朋友的朋友们的子女,爱朋友圈之外的那些陌生人以及他们的孩子,也不会错。
    爱,不一定要说出来,也不一定要写出来;存在过,就会传导,直达心田,蔓延无边。
    有一些爱情,好像也应该这样,是不是呢?





                                                2013.11.28.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