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北国之春  

2013-04-14 17:41:28|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记得那首曾经风靡一时的歌——《北国之春》吗?被蒋大为演绎到淋漓尽致,演绎到街巷尽知的老歌吗?被你和我唱到心里有一点难过,唱到脸上有一行热泪流过的老歌吗?
    那个年代,不堪回首的年代,刚刚从红歌和样板戏当中走出来的我们,刚刚知道邓丽君,知道张明敏,知道校园不光有口号,竟然也应该有歌曲不久的我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靡靡之音,仍旧抱着强烈的抵触之心,然而当那美妙的旋律,当那略带着一丝悲伤以及惆怅的沧桑曲调,走近我们的耳朵,走近我们干涸的心灵,有谁还能拒绝它清泉一般的诱惑呢?而最切近我们的还是那三段散发着古典中国气息的歌词,总觉得这样的词,这样的曲,只有我煌煌中华才配拥有,没问题,在心底里,我早就将它许配给了我们民族的某某先哲大师,于是,我和我那些同龄人都在尽情地唱着:
   “亭亭白桦,悠悠碧空,微微南来风,木兰花开山岗上,北国之春天,啊,北国之春已来临。城里不知季节已变换,不知季节已变换。妈妈犹在寄来包裹,送来寒衣御严冬。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能回你怀中。  
    残雪消融,溪流淙淙,独木桥自横,嫩芽初上落叶松,北国之春天,啊,北国之春已来临。虽然我们已内心相爱,至今尚未吐真情。分别已经五年整,我的姑娘可安宁。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能回你怀中。  
    棣棠丛丛,朝雾蒙蒙,水车小屋静,传来阵阵儿歌声,北国之春天,啊,北国之春已来临。家兄酷似老父亲,一对沉默寡言的人,可曾闲来愁沽酒,偶尔相对饮几盅。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能回你怀中。”
    投入的某一刻,我们忍不住把自己暗暗地想象成一个流浪的艺人,或是流浪的游子,或是流浪的情人,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就是没有想过,这首歌,其实是一个与我们有世仇,有着诸多过节的日本民族的创作。直到许多年以后,当我知道这竟然是小日本的原创,未免在心里疙疙瘩瘩了一些日子,但事实终归是事实,我只能酸溜溜的将它抛在脑后。今天,我本来想写一篇关于春天的博文,题目都敲上去了,就叫《写一篇春天给你》,但写着写着,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就成了对这首歌的考据,360百科上也明白无误的说:《北国之春》,作词  井出博正  作曲  远藤实  原唱  千昌夫。嘿,这几个小日本,你们,你们凭什么能弄出如此有情调的歌曲来呢?我们的大西北当然没有“亭亭白桦”,没有“棠棣丛丛”,没有“独木桥自横”,也没有“水车小屋静”,可我们的东北绝不会缺少这些,我们,也只有我们的妈妈,才会“犹在寄来包裹”;我们,也只有我们的姑娘,才会“至今尚未吐真情”;我们,也只有我们的父兄,才会“闲来愁沽酒”,“相对饮几盅”;不是吗?
    还真不是。天底下,许许多多的民族都会有这些,在一些程度上,许多民族还比我们更会表达,更会抒情,更有度量接纳外民族的长处和优点,铁血的小日本就是其中之一。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接受了西方的先进技术和政治理念,开始了漫长的改革和艰辛的努力,今天,除了咱中国的某些愤青,有谁还敢小瞧了这个在我们眼中,曾经有一点猥琐,有一点卑鄙的夷狄呢?一码归一码,血债归血债,现在是现在,远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不就已经在或明或暗的夸赞过我们的这个东邻吗?电视做得有模有样,汽车也弄得数一数二,还有好多,多到不计其数,都要比我们高出不止多少个档次。而这一切,究竟有什么样的秘诀或是诀窍呢?
    无他,就是把市场的归市场,只要市场能解决的,决不搞国家垄断;就是把人民的归人民,只要民主能决定的,决不让天皇说了算。追本溯源,其实这一切都来自于美利坚,来自于华盛顿。
    我们一贯标榜自己的天潢贵胄,标榜自己的从善如流,标榜自己的伟光正,但面对这个已经被事实一再证明,并且被许多国家复制成功的模式,被世界绝大多数民族与国民认可的普世价值,我们怎么就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呢?
    中国人民能接受《北国之春》,会小气到不接受,也没本事接受源自美国的日本民主?
    民主小贩杨恒均说过:什么是民主?一张选票而已。
    我加一句吧,一张能由自己做主的选票。
    你有八千万党徒,害怕什么?短期内,你的胜算肯定在五成以上;长期看,只要你好好干,把老百姓的事情真正放在心上,谁也没本事把你怎么样?
    那么,你怕什么?难道你不准备把老百姓放在心上?





                                             2013.04.14.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