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白云苍狗  

2013-10-05 15:43:48|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实话,我并不想仅仅记住那条黄狗;可我只能记住那条黄狗,长腿细腰,朗眉星眸,谄媚与刚猛并存,善良与凶恶共生,你都不知它已经杂交了多少代的小小黄狗。
    故乡,跟每个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些是抽象的,有些可就非常的具体了。今年的故乡,似乎记起了我这个在外漂泊多年的游子,一次又一次的呼喊着我的名字,运用不尽相同的方式,让我回到她的怀抱。先是侄子结婚,作为至亲的叔叔,我不能不出席吧;后是清明时节,作为后世血脉传承中的支流,我怎么好意思长时间的数典忘祖;又是伯母的逝世,作为受惠于她老人家的侄辈,生不能事孝,死总得致哀;然后就是家里的一个变故,不太好意思说出口的变故,必须我出面善后,义不容辞,情亦不容辞,主动也好,被动也罢,于是就有了今年的第六趟归乡之旅。
    事情当然很麻烦,但再麻烦的事情还是要让人喘口气的。等待的过程中,一人一骑,让一辆单车驮着我在故乡的旮旯拐角,去寻找一点当年的记忆,重温一下遗失的年少轻狂,便成为用来解压的高招,何况骑着自行车到处瞎溜达,本就是人到中年的我,最感惬意的嗜好。
    十多年了,故乡已不成其为故乡,山村也已不成其为山村。在叔伯兄弟,亲戚邻里,冤家仇敌们,相继搬离故土之后,一片废墟,夹在那一片大山的皱褶里,被时光的巨轮快速碾磨,几乎已找不到什么像样的轮廓,清晰的遗存。残垣断壁,勉强可以证明我那数千位的先祖,曾在这里活跃;柴灰蛛网,勉强可以传递它那几百年的历史,曾在这里书写。远山还是那些远山,只是在原有的荒芜上面,无情地增添了又一层的荒芜,让惯于不语的山脉,添加了更为深重的缄默。近水也已不再是原有的近水,一眼山泉,在经过分流以后,一部分被引流而下,直达十公里以外的新居民点,继续滋养着山村的后裔;一部分还留在原地,在片石垒砌,绿苔斑驳的泉眼里,有气无力地回忆着那些过去的光辉岁月。洗一把脸上的灰尘,掸一掸身上的泥土,起身,环顾,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一切又都是那样的陌生。三眼井啊三眼井,你怎么会成为这个模样?堡墙却还是记忆中的刚强,那些黄土,砂砾,碎石的混合物,在当年被填进模板夹筑的空间以后,一段一段成就,堡寨崛起;一段一段毁坏,村庄毁弃;思绪跳跃闪回,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四位彪形大汉,那是我的祖先,一定少不了我的祖先,他们赤膊上阵,他们汗流浃背,他们嘶哑的号子声中,一具千斤青岩打就的夯石,就在深重的苦难中被高高甩起,重重落下,巨大的回声,在远山与远山之间,在历史与现实之间,砰然作响;从每个人胸腔中发出的嗨嗨闷吼,似乎也还经久不息,一下又一下捶击着我的神经;尽管那段在童年记忆中高不可攀的堡墙,已经无限接近于匍匐在地面之上,再也不可能阻挡异族的入侵,土匪的袭击,甚至都不能提供一片阴凉,让远足之后的我歇一歇脚步,但那历史的沧桑与印记,仿佛还能在丰富的想象之中,顽强的站立起来。
    马号梁边,我的旧居,我曾经生活过十好几年的旧居,竟然还有几堵墙没有倒下,架梁起屋的石料散落一地;栽花种草的所在也还依稀可见;累极时放平了身体休憩的土炕,当然早已不见了踪影;饿绿了眼睛时最爱光顾的碗橱,因为薄薄的一层水泥垫底,意外的残存至今。我习惯的搜寻,希望在那里找到半块凉土豆,一截胡萝卜,或者,会有一个白面的大馒头吧......;我都要伸出手去了,都准备要满怀渴望的洗劫一番了,却被空空如也的现实,当头一声棒喝,让我马上回到了现实之中。环顾四周,当然,更多的是风雨剥蚀的痕迹,草泥土坯的墙面上,严重酥化后开始显露出千疮百孔的前兆,就是那个最坚强的碗橱上,除了水漫金山的蚯蚓纹,也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岁月的裂口,一天天张大了嘴巴,欲言又止的样子,令我在无言的颓废中,嗒然若失。一步跨上门前的短墙,向隔壁叔叔家曾经的院落张望,厚厚的羊粪,板结发酵成灰黑坚硬的页岩石,待价而沽,等待着被卖给农场的主人,果园的老板,变成小麦玉米的肥料,瓜果梨枣的养分。而早已经被抛进人山人海中的我,实在是搞不清自己,究竟是父母子女的肥料呢,还是什么人急需的养分?也在一天天板结,一天天发酵,成为灰黑坚硬的页岩石,待价而沽。
    没有恋恋不舍,更没有依依惜别,几分钟,大概也就几分钟而已,我推起车子,向村子的更深处走去,那里有一个被叫做圈台子的地方,才是我生命起步的原点。就在这个时候,小黄狗踊跃而来,风一样的速度,最初吓了我一大跳,腿肚子都不由得颤栗起来。我知道我曾经是这里的主人,但几经世事变迁,儿童相见不相识,现在上了一点年纪的人都不知道我是谁,更不要说狗,它怎么会知道这一点?它又没学过历史,没取得混迹世界所必备的一纸文凭,它也没听过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痛说革命家史,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可以彪炳史册的斑斑劣迹?想当年我也是一个见鸡追鸡,见狗打狗的红小兵,不久的以后,还荣升为批驳过师道尊严,斗争过地主老财的红卫兵,我什么世面没见过?还怕你一条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小小狗儿吗?我勇敢的横过车子,遮挡在身体的前面,等待它象箭一般地窜到我的面前,在它奔腾跳跃,摇尾乞怜的那一刻,恍然大悟。已经习惯了与人为伍的畜牲,在长久的寂寞以后,大概也有着和我一样的渴望,渴望与生命过从,渴望与生命交流,渴望在生命与生命的碰撞中找到存在的理由。
    两条寂寞的生命马上找到了前所未有的默契。小黄狗始终在我身体前后十几米的范围内,一半是亲近,一半是表演的前后奔忙,陪同我走过黄泥短墙,走过羊肠小道,走过颓街败巷,走过曾经矗立过戏台,矗立过母校身影,如今连基址都荡然无存的那片荒地之后,小黄狗让我顿生些微的感激之情。此时,一个骑着摩托的身影转瞬即至,见面,寒暄,拜访过这位当年的邻居,如今的羊倌,各自都有一点难言的惆怅,大概是各有各自要忙的事情和理由吧,我没有暂住的心,他没有留客的意,我决然侧身,匆匆跨上车子,向村西北的小碱沟疾驰而去,而小黄狗仍然不离不弃,无怨无悔的跟随在我身后,尽管明显的有一点力不从心,有一点精疲力竭,它还是没有放慢跟从的脚步,让我愈发的生出了许多钦佩之感。我很感激,我也非常的重情重义,但我总不能为了一条素不相识的狗停住脚步吧?一公里,两公里......也许还不到两公里,老天有眼,可能都已经看不惯我的残忍,看不惯我的无情,胯下一向矫健的“骏马”,异样强烈的向上传导来路面的颠簸,一下一下,就像石头与石头在对话,坚硬的无与伦比。我知道坏了,一根故乡的刺,当然是名不见经传的刺,泄掉了车轮胎里的气,也泄掉了我胸中的干云豪气。要知道,从这里起步,赶到最近的居民点,也有七八公里之遥,无尽的沟壑,崎岖的山路,可不是举手投足一般那样容易,上下嘴唇一碰那样简单。
    我有些沮丧,更多的是无奈。推着车子上路的刹那,我呵斥了一声小黄狗,希望它能够知趣一点,转身离去;可就在我垂头丧气的爬上一道漫坡以后,小黄狗依旧在十几米外,有些可怜巴巴的跟在我身后,要看我又不敢看我的神情,仿佛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我招了招手,它摇了摇尾,一步三颠,一摇三晃,看我已没有了排斥之意,它很快就恢复了顽皮的天性。脚下惊动了一只蝎虎子(家乡俗称,学名应该叫壁虎),它赶快去追;面前出现了一只大头狼子(也是家乡俗称,应该是蜥蜴之一种),它马上去赶;一纵,一跳,十几米的冲刺,几十米的迂回,几乎是变着方子的逗我开心,哄我高兴,让我这趟意料之外的寂寞行程,一瞬间变得稍为丰满了起来。走出连绵起伏的山谷沟壑,又是鹅卵石遍地的宽阔沙河;腹中的饥饿,嗓子眼儿里的渴;遥远的行程,脚底板儿上的磨,简直叫近些年来养尊处优的我,几乎就要崩溃了,几次掏出手机,准备让妹夫开车来接,但在按下呼叫键的一刹那,最终还是放弃了,不为什么,就为和自己的意志叫叫板,你要说是想和故乡的土地亲近一下,想和故乡的小黄狗多呆一会,我也不反对。去做一件事,只有一个理由,总让人感觉有一点单薄,有一点不稳当;而你要是有三个理由,那就更接近数学意义上的三角形结构,稳固,而且可靠,你就是在上面坐卧跳闹,恐怕也不会有多大的后顾之忧。
    长时间的徒步行走中,我不止一次的示意,不止一次的命令,希望小黄狗知难而退,可它始终没有服从,一直到了堂兄的家门口;在跟堂兄堂嫂说了几句淡话的间隙里,我回头想指着它夸奖几句,小黄狗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知道,它肯定是村子里的主人之一,肯定有自己的家,大约的,我都猜到了它应该是村里某某人的爱犬,心中也泛起过去找找它的念头,但我最终还是放弃了;缘分,可遇而不可求,强求,便近似于愚了。
    人不如狗,可不可以这样说呢?不是骂人,生命的历史长河里,类似的故事,比比皆是。
    没办法说,也提炼不出什么更深的主题意义,只有长叹一声,告诉你:白云苍狗啊!过去的就让它永远过去吧,你既然不能生活在过去,也不能生活在未来,那你就只有抓住现在;生活在当下,够了!





                                             2013.10.05.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