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两则新闻  

2014-04-18 12:20:44|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摔了一个多小时篮球,感觉酣畅淋漓,回家来打开电脑,登陆QQ,看到两则新闻。

    第一则,《伊朗杀人男子在刑场上被受害人母亲释放》,是一组图片。

    据《每日邮报》4月17日报道,4月15日,伊朗一名男子因谋杀罪被判死刑,在刑场上,受害人的母亲原谅了该男子,并将处以绞刑使用的绳圈从男子脖子上摘下。通常,在刑场上,受害人的父母会踢开绞刑架下面的椅子完成死刑的执行。图为死刑前几秒,被害人母亲选择了宽恕这名男子。

    受害人父母将谋杀自己儿子的男子从绞刑架上释放,两人松开套在男子脖子上的绳子。据悉,犯罪男子在2007年一次街头斗殴中用刀捅死被害人。

    随后看到第二则,《组图:珠海死刑犯临刑前与4岁女儿吻别》,还是一组图片。

    4月16日,被告人胡某程的家人来到法院,与他做最后的道别,家人穿着黑色礼服,在宣读死刑核定书之前,胡某程跟父母和年约4岁的女儿做了最后的道别。看到稚嫩的女儿和年迈的父母,年仅28岁的胡某程流泪满面,满是悔意。他亲了女儿一下,告诉女儿自己将离去。在法官宣读完毕后,胡某程被押赴刑场,年迈的父母当场大哭。

    经审理查明,2012年5月,因生活拮据,被告人胡某程伙同吴某梁抢劫珠海市某健康家居店经营者官某新并灭口。案发后两日内,民警分别抓获两人。

    我不知道,这样的两则新闻,是不是编辑大人有意为之,但他们放到一起的震撼效果,吸引眼球的效果,自然非同小可,至少就吸引了我的小眼睛,同时让我这颗孱弱的小心脏,也经受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伊朗人是阿拉伯人的后裔,胡某程是炎黄大帝的子孙;伊朗人难道不该死?杀人偿命,这在世界所有民族中,都应该是共识,甚至可以上升到普世价值的高度,但这位母亲选择了宽恕;毫无疑问,胡某程当然也该死,否则都好像有悖天理,甚至可以上升到罪无可恕,千刀万剐的高度,让我等看客叫两声好,喝一声彩的同时,彰显了法律的崇高与伟岸,也为受害人的父母出了一口恶气。两个民族,四个家庭,两个受害人家庭得到某种程度上的补偿,当然是法律应该做的;两个加害人家庭受到某种程度上的惩戒,道德上似乎也无可厚非。但转念一想,不对呀,那位伊朗母亲,把一件本来应该是单输,甚至是双输的局面,乾坤扭转,不仅仅是让那位加害人得到了苟延残喘的机会,也给了他一次赎罪的机会,两个家庭会不会冰释前嫌,落得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咱只能拭目以待;而胡某程就不一样了,他和他的家庭都不可能再有任何机会,受害人和加害人两个家庭,从此后,在法律的保护之下,虽不敢说一定会势同水火,但绝对是互相连正眼都不会瞧一下的仇人,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个结绾死了,再也不可能解得开。

    法律有它的局限性,道德一样有它柔性的力量,法律与道德之间,同样有不可调和的冲突和矛盾,考验着我们的执法者,也考验着每一个看客的智慧。

    法律是神圣的,不容亵渎,宽恕难道就是耻辱的?

    第一次认真思考废除死刑的必要性。一命还一命没有错,自作孽不可活,同归于尽,受害人的家庭得到了一时的痛快,终身的遗憾仍然将如影随形;加害人以命相抵,其家庭似乎应该得到解脱,但看着同样鲜活的另一条生命,以法律的名义被终结,他的父母子女会好受吗?两个家庭即便是有和解的动机,和解的愿望,和解的条件,和解的机遇,恐怕也不可能坐到一起了,而埋藏在心灵深处的仇恨,如果能随着岁月的消逝淡化,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谁还敢奢望一堂和气,阳关灿烂?

    但那位伊朗母亲做到了,至少她为和解开了一个好头,用宽恕的力量。

    犯罪男子获宽恕释放后,其母亲抱着被害人的母亲哭泣。

    犯罪男子的母亲下跪亲吻被害人母亲的脚面。

    两位母亲当时的感觉一定都很复杂,加害人母亲有庆幸的成份在,受害人母亲就没有吗?

    但可以肯定的是,胡某程和官某新俩人的母亲都在怒火中烧,都不可能获得宽恕带来的轻松和愉悦。

    而我们这些看客,除了嬉笑,除了引以为戒,似乎就是茶余饭后的谈资,饭前酒后的段子吧。

    两个民族,谁高谁低,孰优孰劣,没有结论,也不需要结论。何况法律一般都缺乏弹性,不会为宽恕留有适当的口子,即便你想宣泄一下自己的大度与宽容,那也必须建立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我们的民族文化,我们的国家法律都不尽完美;路漫漫其修远兮,谁将上下而求索呢?

    没有万能的东西,只有缺陷的美感,这位伊朗母亲,不敢说绝无仅有,但肯定是一个特例。

    在不完美的世界里,宽恕自己的不完美吧。

    基督教徒祈祷时,虔诚的念一声阿门;穆斯林做礼拜时,咕哝得好像是真主;儒家没有这个概念,叨唠最多的大概是这一句:呜呼哀哉吧。呜呼,是在问上天吗?,哀哉,又是在可怜谁呢?

    模糊艺术,被老祖先和咱们这些不肖子孙,运用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偏偏在冤冤相报方面,却毫不含糊,所以,中国现任政府禁止私人拥有枪支,不无道理,如果听任枪支在民间泛滥,没准真的会血流成河;但当局心里的小九九,谁能说得准呢?你要是邯郸学步,跟老毛一样上了井冈山,也挺吓人的哦。

    说不清,怎么会扯到这里呢?莫谈国是,莫谈国是,回头看,我还是愿意选择宽恕,那么你呢?






                                              2014.04.18.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