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鱼香肉丝”  

2014-05-10 16:03:30|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阴了,欲雨不雨的样子,让人焦躁;好多天积攒下来的沙尘,附着在地表,附着在建筑物和植物的表面,经不得一点风吹,快走,拍篮球,小狗撒欢,汽车起步,或轻或重,好像都能卷起来一点,让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烦人的干燥和皲裂,一点都不畅快。

    就想去约个会。也许某个女网友悦目的打扮,会稍微的改变一下目前的困境。

    拉下QQ的面板,好几十个都在线,这个“雨”,那个“花”什么的,要么湿润,要么鲜艳,似乎个个都跟国色与天香沾亲带故,跟倾城与倾国相去不远,倒叫我陷入了选择的僵局。那谁,据说是丰满的,颇有杨玉环的丰采;那谁,据说是窈窕的,颇具赵飞燕的轻盈;那谁,她的头像就很会挑逗,眉宇间藏满了说不尽的甜言蜜语;那谁,公开的相册就很是自恋,一张张的身体语言里,都有描绘不完的万种风情;而最重要的是那谁,往往在夜深人静时分,陪着我说几句淡话,挑几句浓情,聊一段家常,暧一下小昧,可人的柔情与蜜意,仿佛都让我看到了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偶像派新星,冉冉升起。

    香山居士,白居易,白乐天老先生,生于“世敦儒业”的中小官僚家庭说穿了,从小就是一个当官的胚子,就跟《红楼梦》中贾赦那老家伙说的一样,咱这种人家的孩子,没必要起五更,睡半夜,点灯耗油,长到一定时节,穿一身的制服,去干个公务员,那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果然,贞元十六年中了进士,到唐宪宗元和二年,就已经官居翰林学士;他老人家的一生,以诗闻名天下,这恐怕没有人不知道,自从44岁被贬江州司马,大概以此为界,可以被分为前后两期,前期兼济天下,在朝中写写材料,划拉划拉日常公文,挣着白花花的银子,那才叫一个自得呀;闲暇之余,则跟元稹、李绅他们倡导倡导新乐府运动,酒席谈笑间,就奠定了他老人家在中国文化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唐穆宗即位后,大概是看不惯尔虞我诈,自请外放,担任杭州刺史期间,更是史无前例的主导了西湖白堤的修缮,至今都还在被人们津津乐道。后期独善其身,多与一杆子同道中人诗酒唱和,家酿美酒足尽兴,家养童婢弄丝竹,每当良辰美景,或雪朝月夕,邀客来家,先拂酒坛,次开诗箧,后捧丝竹。于是一面喝酒,一面吟诗,一面操琴。旁边有家僮奏《霓裳羽衣》,小妓歌《杨柳枝》,真是不亦乐乎。直到大家酩酊大醉后才停止。白居易有时还会乘兴到野外游玩,此时,多在车中放一琴一枕,车两边的竹竿悬两只酒壶,抱琴引酌,兴尽而返,简直就是一神仙境界了。而歌舞伎中,尤其著名的当属樊素与小蛮,唐孟棨《本事诗·事感》中记载:“白尚书(居易)姬人樊素善歌,妓人小蛮善舞,尝为诗曰: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现代人形容美女说樱桃嘴、小蛮腰或杨柳腰,无疑自白老先生处而来。七十岁老先生致仕(也就是离退休)前后,他老人家比起前期来消极多了,向佛问道,连一向厚爱的骏马,以及樊素与小蛮都被他遣散归家。

    白居易还有一段香艳的故事流传,估计好多人都没有听说过,咱在这里不妨说道说道。白居易11岁时,家乡一带战乱频仍,便随母举家迁至父亲白季庚任官所在地——徐州符离(今安徽省宿县境内)。在那里,他与一个比他小4岁的邻家女子相识,她叫湘灵,不但长得活泼可爱,而且还略通音律,于是两人就成了朝夕不离、青梅竹马的玩伴。到白居易19岁、湘灵15岁时,各自情窦初开,两人便开始了初恋。白居易有一首诗名为《邻女》,就追叙了十五岁的湘灵,极尽所能的赞美了湘灵的美丽和她悦耳的嗓音。白居易27岁,为了家庭生活和自己的前程,他不得不离开符离去江南叔父处。一路上他写了三首怀念湘灵的诗。分别是《寄湘灵》、《寒闺夜》和《长相思》。由诗中可以看出,白居易与湘灵经过17年相处和8年相恋,感情已经很深了。离别后不但苦苦相思,而且已考虑过结婚问题。但是湘灵担心她家门第低,攀不上白居易家的门庭。29岁,白居易中进士,回符离住了近10个月,曾恳切的向母亲要求与湘灵成婚,但被爱子心切,门第观念极重的母亲拒绝。白居易无奈,便怀着极其痛苦的心情离开了家。贞元二十年(公元804年)秋,白居易在长安作了校书郎,需将家迁至长安,他回家再次苦求母亲允许他和湘灵结婚,但门第高于一切的母亲,不但再次拒绝了他的要求,且在全家迁离时,不让他们见面。他们的婚姻无望,但他们深厚的爱情并没从此结束。白居易以不与他人结婚来惩罚母亲爱的错误,并三次写就怀念湘灵的诗:即《冬至夜怀湘灵》、《感秋寄远》和《寄远》。在近8年里,母亲没让白居易和湘灵见面,也不允许他提起湘灵。37岁时,白乐天才在母亲以死相逼之下,经人介绍与同僚杨汝士的妹妹结婚,但直到元和七年,他还在写诗思念湘灵,《夜雨》、《感镜》等都是明证,这绝对是女士们倾慕的标准偶像。后来,香山居士蒙冤被贬,在去江州途中,和杨夫人一起遇见了正在漂泊的湘灵父女,白居易与湘灵抱头痛哭了一场,并写下了题为《逢旧》的诗。这时,湘灵已是40岁的中老年妇女,尚未结婚。这首诗里白居易再次用了恨字,此恨与《长恨歌》的恨不会毫无关系,所以说白居易亲身经历的这段悲剧般的爱情,也为《长恨歌》打下了成诗的基础。直到白居易53岁时,他在杭州刺史任满回洛京途中,看到村邻新颜换旧貌,而湘灵早已不知去向的时候,这段长达35年之久的恋爱悲剧,才划上了最后的句号。

    《长相思》一诗两首,一为樊素而作,一为湘灵而作,为湘灵作的恰是《长恨歌》的前身。如果说湘白二人的爱情,最后以湘灵的悄然离去,是因为白母在世,门不当户不对,白居易才未能和湘灵成亲;那么,在元和十年白母去世后,白居易被贬途中恰巧遇见了正在漂泊的湘灵父女,当时感情未灭而湘灵未嫁,白居易为什么就不能收留湘灵或是娶其为妾呢?有人会说是白居易妻子不同意,但在此之前,白居易侍妾成堆是众所周知的;也有人说是白居易很爱湘灵,不愿委屈他的初恋情人;可是,仅仅收留而已,虽白老先生当时被贬,是有点不得劲儿,但是白家一向荣华富贵,难道还养不起两个人吗?看来,没有缘分的爱情终归是只能天各一方呀。

    对此,我们也只能假装无视,假装无解,就像那个跟我竟夜手谈的小女子,可望,不可及,谁又能奈其何?“粉丝”一词,流行起来好多年了,湘灵、樊素与小蛮是白居易的粉丝,“兰州女孩”是刘德华的粉丝,“雨”呀“花”呀什么的,大概也可以被圈定在我的粉丝之列,只是人家都有点故事,而咱怎么就这样的悄无声息呢?不行,我得去经营一下;鄙人姓于,咱想好了,可以叫“鱼香肉丝”嘛。

    准备起身的时候,觉得还是翻开咱手头的《唐诗鉴赏辞典》来,找一找白老先生的这几首情诗,做个最起码的了解,但翻来覆去的好几遍,就是没找到上面提到的任何一首。编辑先生们也太古董了吧,好像咱中国人心目中的诗人与骚客,一个个全都是忧国忧民的典范,只会写一些《观刈麦》、《卖炭翁》、《长恨歌》之类的慷慨与激昂,绝不做怜香惜玉的伪君子,悲哀呀。面对此情此景,咱也只好《琵琶行》一下了,所谓“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俺连司马都不是,更该泣涕不成声?

    鱼香肉丝,终究只能是一道菜,过过嘴瘾没问题,真要认真起来,咱可不是一个好厨师;没有味道的私情,与爱情相去甚远,小女子们一个个都会唯恐避之不及,哪里还会送上门来?喝一杯吧,也就只能闭上眼睛,天马行空的想一想了,你以为你是谁?

    (文中相关白居易老先生的内容,来自于《360问答》,不敢掠美,特作说明。)






                                             2014.05.10.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