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雨一直下  

2014-05-17 13:53:07|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要去做些什么。

    蜗居在一方斗室里,不出去,除了吃饭。看完体育类新闻,财经类新闻,腐败类新闻,就是那几款不用动任何脑筋的游戏;博友们自撰的、转载的美文与心灵鸡汤,实在是一碗鸡精味道过浓的牛肉面,浓郁的让我有些恶心,绕不开,玩不转,但我可以躲一躲吧;于是“斗地主”,于是“消消宠”,于是“开心消消乐”,然而,真的开心吗?真能消消乐吗?

    没有雨,这才是西北的常态。前几天倒是下过一场,却是名副其实的衣锦夜行。右边的老残腿,向大脑传导来一个要下雨的信息之后不久,应该是夜半时分。一场春雨,不,是一场夏雨了,伴着今年迟迟不愿离去的轻寒,不知不觉的与梦同行,让我失去了一次极佳的矫情机会,一篇如“多少楼台烟雨中”一般,即将流芳千古的名篇,就这样胎死腹中。死就死了吧,可我却总是不甘心,顽固地抱着不做“老杜”,也要成为“小杜”的曼妙梦想,想在某些个女人傲岸的胸前,健硕的臀后,铺开一张八行笺,写下她们婉约的笑靥,豪放的壮语,拨弄别人的心弦,挑逗自己的神经。

    翌日凌晨是早班,骑在车子上,看那些残留在马路上的水印,蜷卧在树沟里的湿迹,就像看一个枯蒿的老太婆,打不开一丝幻想,激不起任何性趣。我漠然的前行,漠然的听着几个优越感极强的在职职工,各以自己的性情,各从自己的角度,解读评点这一场几乎无人得见的夏雨,悄悄地为他们打开了另一个话匣子。中石油呀中石油,一个有着数十年历史,忝居各大油田末席的老玉门,在职职工不过万把号人,年度产量也不过几十万吨,早已经现出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气象的二级法人企业,截至目前,就竟然财大气粗的养育了两位副厅局级的贪官,那么,贪官们就真是无处不在了吧。试想,没有上面的大老虎们撑腰,没有下面主管物资,主管财务,主管相关方面工作的处级、副处级,甚至是科级,副科级、一般科员的配合,那大笔的银子,该如何经由正当的渠道,落入这些肉食者的腰包呢?而这些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蟊贼,哪一个又是省油的灯呢?不见兔子不撒鹰,他自己没有好处,凭什么要替你效劳?你可以说官大一级压死人,那两个手握重权者,仅凭手中的权利,就可以让下面的小蟊贼乖乖听话,但贪腐绝对也不是一蹴而就,要长期的、稳定的,从国家、从国有企业的锅里揩油,虽说不用上升到百年大计的高度,你也绝不敢鼠目寸光吧?牛肉面馆里,遇见一个昔日的熟人,搞财务经年,几十载了,资历不可谓不老;副处级别,职务也不可谓不高了;印象中挺不错,遇人彬彬有礼,处事有板有眼;心想,这家伙,还没进去?不会被扥下水吧?到底是故人,还真为他捏着一把汗呢;风险高的,早已经不是职业而是职务了,他就能清汤挂面的幸免于难?领导感冒,群众吃药,这是中国社会的一朵奇葩,杨家女刚刚被双规进去,雷厉风行,玉门油田的每一个职工,就取消了至少四百块钱的一项津贴;现在,孙家娃子又进去了,不知道又该谁为他的贪腐买单?这不是为我儿子,和如我儿子一般的油田职工叫屈,只是感觉怪怪的,怎么就那么的不得劲儿呢?权力要关进法律和制度的笼子里,怎么在关键时刻,就总是被奇妙的打了太极,轻轻松松的就化解于无形了呢?难怪下面的职工要说:别再反腐,别再反腐了,再反,老百姓就该吃不上饭了!声调拖得很长,有一点痛恨,也有一些无奈。其实,你应该可以想得到,中石油作为一个垄断行业中的龙头老大,它的领导,它的各级管理人员,甚至是工程技术人员,都可能从中分一杯羹,但一般职工的收入,也就是仅够养家糊口的那么几万块钱,没有想象的那样高,经不起折腾。

    可受党教育多年的新老职工,多么的高风亮节啊;他们总是逆来顺受,尽管这四百块钱的一巴掌打得肉疼,他们也都还是忠心耿耿,响屁都不敢放一个;仅有的几个刺儿头,也不过是在私底下嘁嘁喳喳几句,微弱的音量,都不敢离开耳朵与耳朵之间的距离,又如何企望肉食者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更不要说稳坐钓鱼台的习大大之流了。悲哀,彻底的悲哀,彻头彻尾的悲哀;他们说了:选票?选票跟我有什么关系!谁执政,咱都是一个任人宰割的老百姓,听上去一点错都没有,如果站在我自己,以及我家庭的角度,我也会这么想,甚至凭借着自己的智力和素质,高高在上的俯瞰芸芸众生,笑看大家一窝蜂地熙来攘往,但我还是选择说出来,选择贴上来;我知道,在网络的大海里,我的声音太小太小,微不足道,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我还是义无反顾,不为别的,就算是让自己痛快一时吧。你又能怎么样呢?

    雨一直下。前几任不是没有动作,只是稀疏一些罢了,似乎都是为了自己能够坐稳宝座;上一任就有点软呀,他俩都有在咱西北混过的经历,少雨是正常现象,不过,也还是偶尔打过一两声霹雷的;这一任根正苗红,大雨小雨毛毛雨,间或来一场雷阵雨,让我等一般看客,看得不由得如痴如醉,都忍不住要叫一声好了;你看,人家走路那姿势,肩膀一横一横的,就是一个你惹不起的主儿,可他这场雨,又能下得了多久呢?早就有名人说过: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敢情人家都知道呀?重点其实不在亡国,亡国?那是人家的国,跟咱们手头连一张选票都没有的普通百姓的国,不是一回事情;人家其实是怕亡党哦,没有了人家的党,没有了人家表演的平台,没有了那几十个家族的利益,人家会管你洪水滔天吗?而咱们的国,不要说几十年,就是上溯几千几万年,它不一直都在吗?三皇五帝那时候在,秦皇汉武那时候在,唐宗宋祖那时候还是在,蒙元与满清那时候也没消失呀,日本人进来了,还不得让老百姓吃饭?且属于也只属于你的那片土地与资产,不都还在所谓的地主和资本家手里吗?你买他卖,不都是你说了算吗?而如今,你敢说什么是你的?农民的土地是承包到户了,但人家说征用,你敢不给吗?人家一亩地撂给你几万块钱,拿去卖几十万上百万,你只能看着眼馋吧?城里人的优越感一直很强,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的,咱是公家人,谁敢小看?但我劝你摸摸屁股底下,那套房可只有七十年产权呀,七十年后,人家可以再抢一次,还有法律依据,你能拿人家怎么样?当然你也可以说,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你要这样说,那我觉得还不如回到日本人烧杀抢掠的那个阶段,至少那时候,我知道,我家的私人属地,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能进。日本人进来了,人家拿着枪,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精神,我不敢说什么,但他总会有走的时候,走了,一切都还是我的。现在不同,今天是你的,明天保不定是谁的,最终都是国家的,全民所有,不就等同于全民没有吗?长远看,这个理还真能说得通,这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可你只有几十年呀,这几十年里,公有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都悬停在你的头顶,让他们给你当管家,管理你辛苦得来的财产,你能睡得安稳吗?听天由命,天是什么?难道就是手握重宝的肉食者吗?不对!它其实就是一张小小的选票,我选了你,一任不过四五年功夫,顶多两届;你干得好,继续留任一届,你干得不好,对不起,请你走人。这就是小小一张选票无穷无尽的魅力,你难道不想拥有?四年一度,布什、奥巴马、陈水扁、马英九之流,为什么跟个孙子也似的,要跟这个平民握手,跟那个百姓拥抱?因为这一刻,咱平民就是大爷,咱百姓就是主人。1949之后,据说咱是翻身当家做主人了,可有几个人见过老人家弯下腰来,向他的人民卑躬屈膝?有几个人民公仆会慨当以慷,真的去为你共产主义的幸福生活舍生忘死?天,其实就是一张选票,握在自己手里,凭自己的意愿行事,我们就无惧无畏。他们不给,那是他们龌龊,你不争取,那是你自己下贱。

    雨一直下。可谁都装作不知道,谁都觉得事不关己,包括我。不要想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就睡吧,但愿那些个心灵鸡汤,能麻醉得了你一世,而不是一时。

    写的有点多,让你耐着性子看下来,得说一声谢谢。遗憾的是,今年的酒泉仍没有见过雷阵雨,不过,我想它终归还是要来的吧,就让暴风雨来得再猛烈一些吧,下来一张选票,也算是意外之喜了。如果没有,你也大可不必感到沮丧,雨下着,总是好事。

    可别像我,一个劲的叨咕这些个劳什子;几天没出去,美女们美得都有点疲惫了,不能辜负啊。






                                           2014.05.17.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