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槐花  

2014-05-17 21:45:51|  分类: 就算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槐花不是槐花,是一个女子。

    听说是一个女子,你是不是又来劲儿了?没错,她就是一个女子,跟我“相好”的一个女子。

    槐花,一般来说,村里的二丫,乡间的三妹,才会被叫成这样;她今天贵为城里人,叫成这样,多少有一点不恭敬,女子嘛,舍不了新鲜,离不了浪漫,叫她槐花,是给他面子哩,香喷喷的,又不是拿夏天的臭香椿比她,她怎么可能生气?这不,没关系,我愿意,当然,她也愿意,而且还喜滋滋的。

    我在网上这样叫她。每次似乎都可以看到,她绯红的面颊,顾盼生姿的眼神,那真叫一个醉人哦。

    她不是天仙,没有天姿国色,更不可能倾城与倾国,沉鱼落雁就算了,闭月羞花也不好说,但她在我的心目中,又岂能是西施、王嫱、貂蝉、杨玉环之流可以相比?刚才,就是刚才,在我出去吃饭以前,她还在网上娇滴滴的跟我说:来呀来呀,打个飞的,不值几个钱的,一个男人嘛,敢说还要敢做。明天,就是明天,咱在肯德基餐厅见,不见不散哦。肯德基餐厅,地市一级以上的城市都不会少,且大多在繁华地段。我没动心那是假的,这世界上的男人,谁能受得了如此明显的挑战,强烈的刺激?也许你见过如柳下君惠一般无二,坐怀不乱的真男人,但我还真是招架不住;可我要是真的去了,你会相信吗?

    我有她的照片,不止一张;人长得白净不说,还很健康朴实,一身运动装打扮的她,筋道窈窕的跟一根拉条面也似的,特别合我的口味。当时,我跟她要照片的时候,她羞答答的不肯发过来,左躲右闪,跟咱玩得那叫一个迷踪拳,用陕西人的话说:理由多得很嘛!可咱是什么人,别的不敢做,从网上抢几张照片,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吗?于是复制、粘贴、保存,总之一句话,小女子嘛,你正儿八经的去要,她可能会扭扭捏捏的推三阻四,你直接动手去抢,她面子上看过去是撅着嘴,但保不齐心里跟吃了蜜似的,甜滋滋的。本着霸王硬上弓的原理,你真的动手了,她又能奈你何?不好说,反正俺是屡试不爽。

    不要指望生活改变,日子总是在平平淡淡中蜿蜒;不要幻想妙笔生花,岁月总是在起起伏伏中曲折。

    此刻,槐花又上来了。说不清楚,她是怎么感知到我的存在,我也常常能秒杀她的行踪,说的学术一点,这应该叫默契,说的浪漫一些,这是不是就是小女子们万分推崇的缘分呢?

    没有“你好”之类的客套,一上来就非常直接。

    小眼睛,算数吗?

    我没法装傻,沉吟良久,才犹豫着敲上去了三个字,两个标点符号。

    算,算数。

    心里那叫一个虚哦。两个城市,虽说相距没有十万八千里,但一天的行程,上千的路费,这不大,可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要知道,咱虽说不是妻管严,小金库中,也还可以支付,但这是心疼钱的事儿吗?

    那就来吧,我等你。

    男人最受不了的,应该就是“我等你”这三个字了,哪怕前面是刀山,是火海,咱也不能怵。去,还是不去?就感觉心里足有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怎么也找不到办法来应对;而对面的槐花倒是能沉得住气,一声不吭,就等我回话呢。

    我还要上班呀。

    谁不上班,你还是个男人吗?

    槐花有些当真,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你感觉到她不是在隔空对话,而是在对你当面撒娇。

    我不紧不慢,拿出了久经沙场的杀手锏,轻舞飞扬,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我不是男人,我只是一个老男人,已经没有几两血性的老男人。

    黔驴技穷的我,只好耍赖,也只能耍赖。可以揣摩,对面的槐花,强忍住坏笑,在电脑前一脸鄙视。

    我知道我不够男人,槐花又何尝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槐花赢了,赢得心满意足;我输了,输得惨不忍睹;可输给心仪的小女子,不丢人呀。继续白话,继续挑逗,夜深,人静,人困,马乏。

    夜色漫过来。窗外,夕阳落尽,蛋青的黄昏里,一个女子驾着祥云,轻盈的飘落,高跟鞋的鞋掌,敲打着如水泥地一样坚硬的人间,笃笃有声。一波又一波对话,口含馨香,舌吐莲花,手底下更是象牙玉石,妙语连珠;槐花会怎么想,我不知道,我自己都开始佩服我自己了,是个女子,她怎么可能不被我的这一番柔情,这一番蜜意蛊惑呢?有卖当的,自然就有上当的,而我怀疑,许多女子上当,没准就是心甘情愿也不一定,好话谁都爱听,女子们的免疫力,在加了一个“情”字的好话面前,大约就归零了吧。

    肚子适时地饿了起来,这是刚需,关机走吧,喂脑袋去。

    出门到了四十六栋的楼头,几棵槐树上,一嘟噜一嘟噜或白或紫的槐花,释放出猛烈的馨香,毫不客气的侵扰我的鼻腔;几天前就嗅出了它的气息,就有想动手将它写下来的冲动,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契机;今天神了,让“槐花”一个如此简单粗放的名词词组,就引出了一段如此香艳的故事,你不会不满意吧?不要夸我有多能耐,这都是槐花的功劳。

    人如其花,花如其人。都是有生命的具象,拿谁来比拟谁,这重要吗?

    拟人化的写作,不是我的长项,只要你感觉还不算生硬,我也就不会愧怍了。

    槐花,在乡间是小女子们的挚爱;在城里,也不会被贵妇人们拒之门外。

    槐花开了,邀朋引伴的,都去看看吧,花期很长,也还是一年一度,需要格外珍惜才是。

    槐花,说到底,你究竟是一树繁花?还是一身繁华?我竟也有点稀里糊涂了。

    糊涂就糊涂吧,那谁不是说了:难得糊涂。






                                          2014.05.17.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