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母亲的流年  

2014-05-19 19:25:58|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是母亲节,好多人在网上贴出了自己的祝福,我没有。

    如今,民族固有的,西方泊来的,国家设立的,草民杜撰的,这节那节,多到几乎不可胜数,多到令人丝毫没有了很久以前对一个节日的热爱和期盼,甚至有一点点麻木;究其原因,不稀罕,绝对是罪魁祸首之一。那天,我翻看着大家的深情表白,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想想,再想想,每一个人,都无一例外热爱自己的母亲,而我,又该以怎样的方式,来与母亲的灵魂娓娓而谈?难道我也要引经据典,或者是复制粘贴?半文盲的母亲,绝不会接受这样的方式。

    我妈走的那时候,偌大一个中国,还没几个人知道这世界上竟然会有一个母亲节,我母亲更是无从得知。我要跟着那些多情男女们去起哄,也去说上几句有一些肉麻的祝福语,我怕我母亲沉睡了三十多年快四十年的灵魂,会不安的。她是一个老式的农家妇女,骨子里接受的都是儒家忠孝节义的家庭传统教育,掺和了一点佛与道的因果报应之类,也还是改变不了流淌在她血液中母性的光辉;付出,不求回报的甘心付出,只为孩子们健康成长,你说或是不说,祝福或是不祝福,都不会改变一个母亲的选择;足有几万年了吧,所有中国人的母亲,基本都没有像现代西方国家的母亲,收到过康乃馨,听到过“妈妈,我爱你”之类发嗲的情感表达,也没有郑重其事的期待过一个成年子女的亲吻,然而她们的形象,依然和西方母亲一样的崇高,一样的伟大。她们倚着门框,拨开花白的刘海,向远方送目的经典形象,凝固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犹如雕像,从没有风化,也没有坍塌,反而越来越清晰的矗立在子女们的心中,万古长青。我妈她老人家走了,不可逆转;有好心人来接力,呵护她的儿女们长大,过得也都还好,母亲应该感到欣慰。而作为至亲的母子之间,可以在某一个特殊或是并不特殊的时刻,在心里相互思念一番,可以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段或是并不特定的时间段,去坟头相互诉说一次;至于那些祝福,我看还是就算了吧,这早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尤其是在我母亲一无所知的这个节日,更没有必要为了感激母亲,刻意去抑扬顿挫。毕竟是阴阳两界,虽说有生死一理作为铺垫,但寄信你没有地址吧,打电话你没有号码吧,发伊妹儿你没有邮箱吧,你就算是绞尽脑汁,又能怎么样呢?过好自己的生活,你快乐,母亲就会很安慰了。

    现实生活中,多数人跟我不同,母亲就在身边,陪老母亲去吃一顿饭,带老母亲去逛一趟街,和老母亲去说几句话,都是不错的选择,在这里,在虚拟的网络上表情达意,你不觉得有虚张声势或是矫情的嫌疑吗?

    仅活了三十多年,母亲的生命在那天早晨戛然而止,对她与她的亲人们来说,都是莫大的痛苦与遗憾,但站在我母亲的角度,或许并不需要痛不欲生。老天爷既然已经安排了,无论是谁,都只好逆来顺受。结婚成家十来年,生育子女好几个,含辛茹苦,都不足以概括母亲快乐成长或苦难生活的全部;而父亲为了养家,远在西藏,一两年了,还不一定可以见到一次,为数不多的几次省亲,少言寡语的父亲,又能为母亲带来怎样的慰藉?那个年月里,紧张的政治空气,沉重的糊口负担,烦乱的家务琐事,伤心的亲友纷争,难以抵挡的身心疲惫,哪一件破事是能让你歇一歇的理由?哪一件破事又是能让你松一松劲儿的借口?在我的想象当中,当时,那个基本相当于露天开采的煤窑坍塌,灾难来临的那一刻,只要母亲想站起来,不应该是一件多么难以办到的事情,仅凭条件反射,就完全可以逃生。要知道,那个煤窑的顶部,不过是薄薄一层黄土的覆盖,根本不大可能造成灭顶之灾,但事实上,我的母亲没有站起来,就是没有站起来。或者,母亲的人生当中,也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难言之隐,导致她当时就没有想站起来?放弃生命,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非常难以抉择的一个命题,但在经过了许许多多的人生波折以后,我常常这样想,疲惫,从表象上看,也许只局限于身体,但在某一个瞬间,也许就直达心灵;心灵深处要放弃了,一切恐怕就都无可挽回。然而是什么,让我的母亲选择了放弃?是什么让我的母亲痛不欲生?终究是一个谜,再也不会有答案,不管合理还是不合理,都没办法推倒重来。

    俗世的生活,在苦难中煎熬,快乐只是一个点缀;阴界的岁月,会有多大的不同呢?母亲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不可逆转。以我现有的知识,我知道人死如灯灭,没有知觉,就没有痛苦,没有生命作为依托,也就没有苦乐可言;入土为安,不过几十天,骨肉分解,人已经支离破碎,不过几十年,骨殖销匿,人已经归于尘土,不过几百年......,我是不是想得有点多了,我们会存在那么长的时间么?我们又不是马王堆里的辛追夫人。我只是想,尽管人世间可能有种种的不如意,可能有种种的挫折与陷阱,但这都不是我们放弃生命的理由,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坚强一点,都要尝尝命运端给我们的每一道大菜,尝试着跟命运掰掰手腕,然后潇洒的说:我来过,我不后悔!

    母亲们会很坚强,母亲们也会很脆弱。那一刻,我的母亲,是被动的选择了接受,还是主动的选择了了放弃,现在看来都是不重要的。生,一般都只有几十年;死,却毫无疑问是永恒的;既然终究要死,那又何必要生?这是哲学领域研究的课题,我的理解是:没有生,何谈死。

    生与死,都在未知里,都在流年里,空间上无边无际,时间上无始无终。去做一些具体的事情吧,苦由它,乐也由它,苦中作乐;生由它,死也由它,生死无惧。






                                         2014.05.19.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