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谝传子   

2016-02-26 18:19:56|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春,天气一天一天转暖,盘踞在夜晚深处的寒冷,已经无法撼动早晨即告莅临的温和;骑上车子,即便是脚下加点劲,扑面而来的西北风,也没有了针扎一般的尖利和刺痛。 简单收拾了一下卫生,坐下来,扫一眼身体左侧的远山,连绵西去的十数座雪顶,剪影如凌乱残缺的锯齿,叠压在蓝色的天穹边缘,寒光闪灼,岿然不动;一瞬之间,旭日升起,比金色还要宜人的朝暾,打在山顶的积雪之上,明亮里带一点沉稳的金黄,有了深邃幽暗山体的衬托,仿佛神佛出世般的神圣与庄严,一簇簇的瑞气氤氲,一轮轮的祥光缭绕。 来得疾,去得也快。也就几秒种吧,瑞气四散,祥光隐遁,一切都重回俗世的纷扰和庸常。 可以想象,山脚下的农家,鸡下架,狗出窝,炊烟袅袅,华发两鬓的一家之主,收拾完了院落里的农机具,转身解开仓房一角的籽种袋,盘算着,十来亩的玉米之外,向来必不可少的小麦,还有没有种几亩的必要?现如今,一年也吃不了几袋面,存在加工厂的麦子,三两年之内都还消费不完,大可以推迟到明年再考虑;提炼精油的非州菊,前几年的收成不错,可惜太费人工,一茬茬的花开,一轮轮的收摘晾晒,着实费老鼻子劲了,还是制种玉米好一点吧,虽说传花授粉时节,一样要起早贪黑,但产量还算稳定,价格也不象洋葱那样起起落落,忽高忽低;咱一个乡里人,老实巴交,做好手头能干的活就好,用不着这山看着那山高,有一搭没一搭的。 现在的年轻人,却都被灯红酒绿忽悠进了城市,那些个有主意的,早早选定了经营方向,早早在市场上租了铺面,见天都有个麦儿黄;那些个没什么长远打算,推日头下山的,今天在这个工厂,明天又去了那家公司,总也定不下性子来。吃人家的饭,自然得听人家吆喝,挣人家的钱,自然得服人家管束,虽说断然赶不上那些个吃公家饭的城里大爷,但政策终归已经放开,再也没法收紧,市场终归已经搞活,再也不敢绑死,你有多大本事,多大能耐,尽管去扑腾就是。老天爷给了你一张嘴,自然也会给你一条填饱无底洞的活路,公平的很,只要你愿意动弹,不走邪门歪道,发财不好说,养家糊口,绝对小事一桩。只是没有了后续梯队,来继续咱这一日不可或缺的种地营生,那么,等这一代人老去,粮食让谁来种?蔬菜又让谁来打理?土坷垃里讨生活,是不太尊贵,但没了这行当,世人难道都要扎起嗓子眼儿来? 不会。咱大可不必杞人忧天,只要政府别再那么多事,只要明确私权不可侵犯,只要放开土地流转,一班子贪官污吏,别再看着有利可图,马上就去横插一杠子,抽筋扒皮,愿意投资农业,愿意做大做强农副业的投资人和私企老板,大有人在;欧州各国的农业补贴政策,美州发达的农业机械化大生产,都是成熟的农业发展方向,你跟着人家走就好,用不着摸石头过河,也用不着别出心裁,非要搞这个主义,搞那个特色,让从业个体去尽情施展,看市场需求下菜碟,订单式生产,谁都能找得到适合自己的路子,谁都能为自己的盈亏负责,何必要你来殚精竭虑? 你必须承认,作为个体的人,一定是自私和逐利的;盖茨、巴菲特的慈善,前无古人,但他们若没有自私作动力,就不会有今天行善的基础,若没有逐利作手段,就没法升华今天行善的行动;慈善,需要特雷莎修女的执着,也少不了资本实力的帮衬,某种程度上,资金的雄厚与否,才是慈善深度与广度的决定因素。农业也是一样的道理,需要"一家之主"的盘算和辛劳,但也少不了资本和集约的介入,只有达到一定的规模,边际成本会趋于下降,边际利润也会慢慢上升,有利可图,资本自会逐利而来。利润,本无所谓香臭,它只是它本身,为整个社会树立追逐的标杆,提供适度的润滑;资本,也并非人见人厌,追腥逐臭的苍蝇,当今时代,它强大而野蛮的力量,已非人力可比,正以摧枯拉朽,摧城拔寨之势,介入每个人的生活,所向披靡,所向无敌。 相熟的师傅停车进来接水,装出一脸滑稽的严肃,毕恭毕敬地说:于总好! 我顺口回了一句:没那么大,咱一个门岗处,副处长,副处长就够了。 两人会心一笑,各自分道扬镳。 我不是于总,更不是处长,一切都缘自于一个玩笑。到了这个年纪,地位和财富都近似于过眼烟云,吃饱穿暖的基础之上,能让身体听话,能让心情愉悦,就是大事。与心领神会者,解构一些原来眼中的严肃与崇高,鄙视一下伟光正,鄙视一下某总或是某级别的领导大人,以取得失落人生某种程度的平衡,也算一种乐趣。 写到一半,大门里晃晃悠悠进来一人,先是磕磕绊绊的趴在窗户上张望,随即深一脚浅一脚地登堂入室,声音不大,咕咕哝哝地叫了一声我的名字,让我大吃一惊,赶忙站起来,才认出来人竟是我以前同部门的工会老领导。几句寒暄过后,被脑梗后遗症困扰,前言不搭后语,已经弄不清时间概念,但曾经一脸官司,紧张严肃到不苟言笑,精爽利落到无以复加的企业老干部,此刻只能颤颤巍巍,缓缓起身离去。把他交待给陪他遛弯的老伴儿,望着他那缺失了灵与肉的背影,我禁不住在心底一声哀叹,人哪,人.....。 人,高与低,贵与贱,怎么划分?不去正视世俗中的等级差别,你就是个傻缺;但你如果太在意社会体系的评价,你就更是个棒槌。成功与失败,幸福与痛苦,都在一念之间,更在此一时彼一时的变化之中,胜王败寇固然很常见,但支撑这个橄榄形社会结构主体的,既非飞扬跋扈的各界成功人士,亦非失魂落魄的底层升斗小民,更多的还是活跃在两者之间,跌宕起伏,为自己,为家人,锱铢必较的平民百姓。很多人都说了: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即可,何苦要去动老虎的尾巴?老虎不发威,你当人家是病猫?其实我很清楚我的无能为力,也很清楚统治者的强大无敌,但本该属于你的权利,你不争取,绝没有人家给你送上门来的道理;我骂,我鞭挞,甚至诅咒,并不代表我不爱这个国家;它跟故乡,跟自己的母亲一样,即便丑陋,丑陋到极致,也不是我要抛弃她的理由。 断断续续,一上午的时间,竟然没能划拉完;吃过午饭,大风起兮尘飞扬,心情也随之一落千丈;回头去看,拉拉杂杂的,似乎也找不出个什么头绪;而今天要说的话,似乎意犹未尽,今天要码的字,已经意兴阑珊,继续捯饬下去,难免让你败兴,更会让我自己厌烦。 想想,弄个题目安上去,交差。 谝传子,土话,土得掉渣。 丑到极致,会成就不一样的美学;土到极致,或许便成就了另一层面上的艺术。 就它了,今天的传子,先谝到这里,回见。 2016.02.26.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