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民间高手   

2016-05-31 19:02:54|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有点乱,乱在心里。 三场酒,两场放纵,还有一场直接喝断片。喝断片很难受,唯一的好处,是一改每晚只有几十分钟深度睡眠的非正常状态,帮助我有了一次长达5个多小时的深度睡眠,叫我有些依恋。可随之而来的各种混沌,各种不清爽,就象高山缺氧一般的困扰,让肌体困乏无力,让身心无处安放。酒友却很厉害,三两时侃侃而谈,八两时夸夸其谈,一斤后还能字正腔圆,最令我难以置信的是次日,他竟然没事人一般的精神焕发,步履稳健,而我却萎靡不振,度日如年。 长途骑行,近似自虐。家里本来就没人支持,可思来想去,眼下也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全身心投入,而征服,哪怕是动物层面的体能征服,至少还有一丝快感让我心动,那么,不支持就不支持吧,咱明儿先行动起来再说。 早起,一场小雨悄然来过,地面上残留的湿渍,空气中弥漫的润泽,枝叶间氤氲的水汽,眼面前扑鼻的舒爽,终于唤醒了蛰伏已久的激情,恨不得这就放开胯下铁骑,风驰电掣,却不得不去那间简陋的彩板房里,度过又一个难熬的24小时。 没办法,生活就是一堆烦人的琐屑,一堆冰冷的现实,无论你有怎样的雄心,怎样的壮志,你都必须接受,必须一口一口消化。不加选择的接受,只能是芸芸众生,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消化,才算是民间高手。 高手在民间,这话说得不无道理。 我知道,仅从码字儿来说,咱虽还远未瑧化境,但在一般人的眼里,也算有两把刷子了,遣词造句,谋篇布局,虽不敢说下笔千言,手到擒来,但自圆其说,言之有物,于我来说,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即便近日心乱如麻,但只要踏上与方块字的约会之途,很快就可以静下心来;而这,怕也是鄙人坚持不辍的动力之所在吧。 没写几行,一位停车待工的司机师傅踱进值班房,一屁股坐在长条椅上,明显没有就走的迹象。无奈,只好合上手机,暂时打住,没话找话。跟师傅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有几年了,就算我有两耳不闻的定力,眼前耳畔,也还是有几句风言风语经过;这位师傅就颇为耐人寻味,最初是他的名字,跟一位大红的男丑星同音;其后是在一篇网文中看到,他竟然与小提琴关连;再后就有过一次浅聊,据他自己的说法,长项是我特别钟情的萨克斯。有共同喜好就不愁共同语言,肯尼基便是最好的媒介,未及寒暄,单刀直入,由弯萨到直萨,由高音管、中音管到次中音管,由《回家》、《莱莉花》到《梁祝》,由陈刚、何战豪到俞丽拿,由贝多芬、德彪西到勃拉姆斯,最终在理查德克莱德曼那里收住了话题。师傅貌不惊人,才不外露,开口一笑,气定神闲,说他是世外高人吧,似乎跟身边的你我也没多大区别,同样要为五斗米折腰;说他是音乐发烧友吧,人家不但可以配器配乐,上台演奏,带出来的学生和正在带的学生,也已经桃艳李浓,小有规模;仅从斥资将地下室改装成隔音的音乐工作室来看,此人的痴迷,便已经是高手的作派。 我于音乐,门外汉而已;简谱不识,五线谱在我眼里,也只能算是蝌蚪文,一窍不通。但咱有几十年的社会历练呀,说到施特劳斯,说到《蓝色多瑙河》,咱虽记不清它是老施还是小施的代表作,但咱有过耳闻呀,糊弄两句旋律呀节奏呀什么的,似乎并不为难,甚至可以硬着头皮,装出一幅不露怯的莫测高深来,挤出一两个专业词汇,可再要往深处去解读,音乐基础的浅薄,乐理知识的贫乏,就立刻让我漏洞百出,打回原形。 没事,不必自傲,可也用不着自卑。很久以前了,一位自诩在哲学法学领域小有造诣的同事,曾在我谈及黑格尔、孟德斯鸠时,面露讶异之色;咱是不能将逻辑学辩证法讲得头头是道,但开口说说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一类大家,咱至少知道他们生活在古希腊、普鲁士还是法兰西吧;有点底蕴的装逼犯,在强行装逼的冒牌货当中,就敢有鹤立鸡群的优越感,这是底气,没有几十年的积淀,肯定不行。 一路装过来,竟装得越来越自如,耳濡目染了半生的马哲与毛思,也终于经不起我的折腾,露出了它们反人性、反普世价值的底裤,我再也不可能盲信,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再也不可能轻信,斯毛自吹自擂的伟大、光荣与正确;再也不可能偏信,蒋蔡的渺小、可耻与反动。民主与专制,孰好孰坏,在欧美,在日本,在台湾,在越南,当然也在朝鲜和西朝鲜,一目了然,优劣毕见。 开写之前,就曾反复提醒自己,不能触及政治,不可涉嫌敏感,写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挟带了一点私货,惯性使然。要让我闭嘴也不难,何时我周围没有明珠埋没,物尽其用,没有圣贤沉沦,人尽其才,何时大私无公的公仆们,能将人当作人来看待,能做到公私分明,不欺不骗;能归还本属于每个人的选票,权由民赋,我大概才会收敛一些忧国忧民的锋芒,才会马放南山,刀枪入库。而现如今,只能绕着圈儿的骂,怕也是对言论自由的一种否定,所谓言论自由,就是允许多种思想与观点的自由碰撞,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你说一套做一套,禁锢思想,箝制言论,凭什么要求我闭嘴?有人愿意装神弄鬼,可我不喜欢装聋作哑。 我不是高手,我只是有啥说啥。 2016.05.31.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