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减速慢行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本博文字,均系原创;浏览随意,转载谢绝。)

 
 
 

日志

 
 

忆苦思甜   

2016-06-05 23:24:28|  分类: 随就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又有肉吃,又有酒喝,不说什么,才应该是对的;可今天是5月36日,当年的血渍都还没洗干净,不说两句,显得我没有骨头,如此,咱们还是从瓜州说起好了。 土地庙右侧,一条乡道,时而向东时而向南,挺顺溜地伸向玉门市;王门市,就是原来的玉门镇,由镇升为市,哪怕是县级市,它也自有不同的气概,令人敬仰。但其间150余公里的距离,绝对没含糊,碾过的乡镇太多,村庄更多,水库也有一个,叫双塔,双塔水字路口向石包城去,数公里的坡道,叫我一个骑行老江湖都要望而生畏,更别说咱的好运气,据说此地一年365天,360天是雷打不动的西风,跟在屁股后面助力,那酸爽,怎一个舒服了得;可今天硬是来了一天的东风,东风就东风吧,偏偏还要在你上坡的时候作祟,你说咱这运气,怎么就如此地风调雨顺? 好在过了白杨树见长的潘家庄以后,河东乡到三道沟镇之间,乡间高速着实很有档次,才让我忘却了迷路之苦,20公里,仅用了40来分钟,便已经坐在三道沟的凉亭下,与来自积石山、永靖的俩小媳妇,探讨移民的苦与乐,这不由让我想起双塔村老沙发上脑梗的男主人,断臂的女主人。我们只是赶路赶累了,想借人家一方宝地,抻抻胳膊踢踢腿,来自山南格尔木的女主人,便善解人意地拎了一瓶开水,让我们感动莫名;而凑过来聊几句家长里短的武威籍小媳妇,一段苍桑身世,让我对组织上的憎恶更加深了许多。1960年代,已经遥远地了无痕迹,但一些人,对当年的饥荒仍然记忆犹新,武威籍小媳妇的父母,为了活命背井离乡,和好多乡亲逃到肃北,才总算是拣到一线生机,才总算是有了武威籍小媳妇的今天,这样不胜枚举的辛酸,能不让人唏嘘再三?如今,她能守着几亩地惨淡经营,没有父母当年的英明,家族怕是早已经香火黯谈.,血脉断绝了。 血与泪的往事,咱还是少说为妙,毕竟不是旧社会,如果在蒋光头的治下,我们的1960年还会这样地生灵涂炭? ''大锅台",有鱼,有兔,有五花肉,几盘配菜,更是很有特色,凉菜四道:小萝卜是那样水灵,苦苦菜是那样合口,沙葱和刚掐的苜蓿尖,简直就是人间至味,仅就这几样,骑友朋辈们的为人即可见一斑。此刻,在他天摇地动的呼噜声中,我已经不至一次地默念:朋友,到此境界,还有什么好说? 忆苦,思甜,一张扑克牌的正反两面,苦乐参半。"梦幻拖拉机",肯定不是新玩法,但小能赢大,弱能胜强的道理,着实迷人。作为屁民一个,我似乎也不用绝望,凑成一付炸弹,我也能所向披靡。 喝酒喝酒,咱今天不谈政治。 明天,依旧苦一程乐一程,150多公里,不过人生一瞬,咱走着瞧好了。 2016.06.05. 于酒泉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